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明月入君怀/桑中契 作者:一度君华(下)

时间:2020-01-08 19:50标签: 强强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第六十五章 刨根问底 水空锈的话,天衢子想了一路。现在看来,寻回圣剑恐怕不是自己想得那么简单了。它有思想、有意愿,它不是失落,而是离开了弱水。 既然如此,它又为什么偏偏会在画城危难之时出现? 它跟项婳是什么关系?活物不似器灵一般认主,顶多像人
第六十五章 刨根问底
  水空锈的话,天衢子想了一路。现在看来,寻回圣剑恐怕不是自己想得那么简单了。它有思想、有意愿,它不是失落,而是离开了弱水。
  既然如此,它又为什么偏偏会在画城危难之时出现?
  它跟项婳是什么关系?活物不似器灵一般认主,顶多像人一样合作追随。那么到底是它在帮助顼婳,还是顼婳投靠了它?
  他满心怀心事,刚刚回到融天山,载霜归已经迎上来:“魔族传来消息,称无法查到顼婳的来历。”
  天衢子眉心微皱,再如何一个人,也不会全无过去。何况是堂堂魔傀傀首?他说:“有没有可能,是前任傀首色无非的私生女,不欲外人知晓?”
  这个问题,载霜归显然想过。他说:“天衢子,你要相信赢墀对魔族的掌控力。只要她在九殛天网之内出生,就不会没有一点痕迹。”
  天衢子沉吟半晌,说:“看来,只能从前任傀首色无非查起了。”
  载霜归说:“这个赢墀也查了,色无非在五百余年前消失了。时间与当初玄门和魔族大战时吻合。这未免太过凑巧。赢墀称当时画城实力太弱,根本没有参战。但是她当时在何处,便是太史长令也一无所知。”
  天衢子突然想起一事,问:“太史长令与色无非,相处如何?”
  这个赢墀给的信息还挺详细,载霜归说:“据说二人相处不错,幼时玩伴。”
  天衢子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再举步入内,便见器宗、医宗两位大长老正目光殷殷的期盼。意思很明白——自己的爱徒陷落画城这么久了,总得想办法去救才是。
  天衢子有什么办法?他下定决心不在顼婳怀孕虚弱之时攻取画城,便无论如何皆会信守承诺。
  只能视而不见了。
  然刚刚进入苦竹林,赢墀居然以九殛天网向Y-IN阳院的护大法阵连衡传信:“怎么说?”
  如今玄门和魔族暂时联手,但天衢子还是对他的打扰十分不习惯:“我会查探画城。”
  赢墀冷笑:“画城本尊早已查探过无数次,并未发现线索!圣剑此时应该不在城中。九渊仙宗不趁此时攻取画城,找出圣剑,更待何时?”
  天衢子哪能被他迷惑,说:“是吗?那么魔尊为何不直接攻城呢?”
  赢墀顿时一腔愤懑,当然不能攻城啊。天河圣剑两次出现,护卫画城,绝非巧合。眼看现在画城暂时没有惹事,魔族若先去招惹,顼婳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人。万一引来圣剑报复,岂不是自讨没趣?
  “本尊可以为九渊仙宗洞开方便之门,暂时关闭九殛天网。待你们取回圣剑,再行开启。”赢墀道。这话他倒是愿意兑现,毕竟现在画城就在魔族腹地,他如梗在喉,不得不时刻注意其动向。实在寝难安枕。
  他的心思,天衢子当然明白。如今玄门也好,魔族也好,皆是人心惶惶。圣剑突然变成魔剑,难免令人恐慌。赢墀当然是希望玄门能攻进画城,取回圣剑。
  一方面解了弱水之忧,另一方面,若是玄门与画城两败俱伤,魔族说不定还能捡个漏。
  天衢子懒得理他,掐断了连衡传来的信息。
  画城的化身却是出了药坊,付醇风注意到他,知道他化身修为弱,终于也随后跟了出来,问:“你要去哪里?”
  这光天化日,应该不是去找顼婳才对。
  天衢子说:“圣剑脱出天河弱水,一定跟前任傀首色无非有关。”
  付醇风明白了:“你想从色无非查起?”
  天衢子左右看看:“五百多年,前任傀首总不可能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付醇风说:“画城傀首之前的居处,不是星辰海。”
  当然了,星辰海是顼婳入主画城之后自己建的法阵。天衢子点头:“走。”
  付醇风与他同行,说:“你知道以前傀首住哪?”
  天衢子脚步不停:“画城的法阵,全部被顼婳改动过了。但是站在高处一望,还能寻到一些以往法阵的痕迹。顼婳以前的傀首居处,一定在旧法阵的阵心。”
  阵心是灵气最强大的地方,就如Y-IN阳的苦竹林也在连衡的阵心一样。
  付醇风没有再多问,随天衢子一前一后,很快真的寻到了旧法阵的阵心所在。然而两个人都愣住——这里断壁残垣,荒CAO丛生。
  付醇风皱眉——无论种族还是宗门,最重要的就是底蕴传承。所以身为首领,都会非常尊重种族的信仰文化,简单说来,就是重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可顼婳就任由从前傀首的居处荒废成这样?
  天衢子踏足荒CAO之上,脚下有一物,他捡起来,发现是一块油浸过的桑枝。付醇风看了一眼,说:“以前画城极重蚕桑。桑树是魔傀一族的圣树,所有前任傀首的居处用这些装饰并不奇怪。”
  天衢子的声音却十分凝重:“她入主画城,并不像是承继傀首之位。更像是……”
  后面的话,他一直没有说出口。付醇风却很快替他补上了:“更像是侵略。她对以往的画城民俗不屑一顾,所以废弃得彻彻底底。”
  天衢子本尊突然联络赢墀,也不寒喧,直接问:“魔族有画城的城志吗?”
  城志是一些民俗事件的记录,赢墀说:“自然是有。拿厉空枭那个老东西来换。”
  天衢子疯了才拿厉空枭换这么个流水账似的东西。他正要掐断通话,赢墀却指了指自己正在翻看的桑皮纸——赫然正是画城城志。
  看来两个人都是想到了一处,天衢子问:“有何发现?”
  赢墀依然懒洋洋的:“发现众多。以前画城的桑树是桑树,顼婳任傀首之后,将圣树改成了月桂。这就是说,不朽神木是由她带入画城。还有以前画城跟魔族一样,信仰魔神。每个月都有一次参拜大祭。而顼婳任傀首之后,五百余年魔族没有祭祀过一次。还有的细枝末节就多了,比如画城在她之后突然尚武。一个养蚕缫丝的种族,突然以修炼为荣。还有……”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