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农家仙田 作者:南山隐士(一)(2)

时间:2020-01-07 17:44标签: 仙侠 玄幻
妈,你放心好了,我没事,只是觉得公司不厚道,欺负老实人。哦,算了,一切等养好伤再说。明天就出院吧,家里大春农活正忙,别耽误了正事。爸一个人在家不成,忙不来。 反应协议已经签过,怕母亲担心,就不再提这事
  “妈,你放心好了,我没事,只是觉得公司不厚道,欺负老实人。哦,算了,一切等养好伤再说。明天就出院吧,家里大春农活正忙,别耽误了正事。爸一个人在家不成,忙不来。”
  反应协议已经签过,怕母亲担心,就不再提这事,明白被公司炒掉了就行。
  听母亲絮叨着最近发生的事,已知父亲在两前回家,春天农活正忙,正是种农作物的时候,在市里耗不起。
  手机在车祸中毁掉了,只剩一张卡,在这里也联系不上朋友。心急之下,不顾母亲反对,第二天就出院了。保险公司派人处理了相关费用问题,各自离去。
  李青云急着回家,主要想试验神秘空间。既然有土地,他就想种庄稼,不管在大城市里生活多少年,他骨子里仍然是一个农民儿子,也就是传说中的农二代。
  他在云荒市租了一居室的房子,带小阳台和厨卫。小阳台上种满了花CAO,还有些蒜苗、葱,甚至还栽了两株人参。墙角一个玻璃小鱼缸,里面三条金鱼快饿死了,病怏怏的翻着肚皮转圈,顶多还有一口气。
  客厅和卧室的摆设很乱,还有几件年轻女人的衣物,但都被陈秀芝选择性忽视,简单收拾之后,直接把女人衣服扔进了垃圾袋。住院十几天,别说来看望,连个电话都没有,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李青云暗自苦笑,和秦瑶之间的事,说不上谁对谁错,出事前就闹分手,现在只是接受事实而已。重要衣物她早就带走,剩的衣服只是她不要的过时旧物。
  “幺儿,快去屋里躺会,等妈收拾好东西就去做饭。”陈秀芝边收拾边喊。
  “妈,没事,我伤的只是胳膊,身上和腿没一点伤。在医院睡了十几天,骨头都睡散了。”
  早知道爬出来会被落石砸中胳膊,就缩在车里不出来了。不过……福祸相依,不出来怎会在手腕上多出一个奇异空间呢!
  想到这里,心中仍然压抑不住激动,站在小鱼缸边,把心神沉入左手腔的异物处。心神一颤,灵魂被抽走似的,自己又出现在雾蒙蒙的空间。
  “该怎么把鱼缸里的小金鱼带进空间水潭里呢?”心神想到现实世界的小金鱼,那灵魂似的自己竟然瞬间出现在水缸里,用古怪的能量裹住两条金鱼,转眼又回到奇异空间。
  啪嗒!两条小金鱼被扔进水潭!本是半死不活的金鱼突地精神一阵,欢快的游动起来,兴奋的吐着小泡泡,似在喝水,哪还有空翻肚皮?
  “这是……”李青云愣了半晌,回忆刚才把金鱼带进奇异空间的过程,似乎是心念一动就完成的。完成之后,只是精神上有些疲惫。
  为了熟悉搬运过程,他把目标定在Y-IN暗角落的两盆人参。这人参刚长一年,在淘宝上买的,买了十几粒,最终只活了两株。一年参长了一枚三片叶的复叶,由于在盆里的营养不好,脆弱得好像随时都会枯萎。
  嗖!嗖!李青云非常生猛,连土陶花盆一块搬进了奇异空间。人参花盆刚落到奇异空间的黑土地上,他就觉得眼前一黑,累得差点昏倒。
  空间中这虚幻的人影,和真实的R_OU_体一样,软绵绵的坐在黑土地上,抹着脸上如浆状的汗水。这汗水异常刺鼻,有股酸臭味,无奈之下,控制着水潭里的些许清水,淋在自己身上。
  哗!冰凉,舒爽,忍不住打个激灵,所有的异味和疲惫很快消除。这哪里是水,简直是琼浆灵液嘛!
  洗个澡就有这么大的用处,不知喝下去会怎样?想到就想试验,不过无论怎么往嘴里扒,就是喝不去。面对灵液,这个虚幻的灵魂就像漏水的筛子。
  “不能喝还是喝不了?算了,先把人参种好,然后把灵水带到外面世界,试试能不能喝?”带着美好的愿望,李青云把人参种进黑土地里。
 
 
第2章 回乡
  从奇异空间回到现实,李青云发现一个问题。自己在空间里折腾半天,而母亲仍在客厅里收拾东西,以母亲的收拾速度,感觉没过去几分钟。
  这是怎么回事?
  空间和现实的时间不同步,存在时间差?不过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些。
  “妈,你歇会吧,我自己收拾。”李青云压下心中的疑惑,过去帮忙。
  “歇啥呀,你现在是病号,老实回屋躺着去。等收拾完,我去菜市场买点好东西,给你补补身体,看你都瘦成啥啦?”陈秀芝埋怨似的唠叨着,言语间的关切疼爱,溢于言表。
  李青云的身体倒也不弱,将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平时也注意锻炼,肌R_OU_也不少。或许正是因为肌R_OU_的存在,让他显得更加消瘦。模样也符合当今社会的审美观,有几分明星气质,不然也泡不到外语系的系花女友。
  “妈,我都二十三四的人了,还能不会照顾自己?我这不是瘦,是健康的体型,城里人就兴这个。”李青云辩解道。
  “都瘦成一把骨头了,还啥健康?去去去,一边坐着去,不用你帮忙……”
  “怪不得我一回家,姐就说我懒手懒脚的,原来都是你惯出来的。收拾个屋子,你都不让干。”
  “谁让你是咱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呢?这些活妈全帮你做,心里也乐呵。”
  其实这两年也有人考上大专了,只是母亲一向骄傲的认为本科才是大学,这也是她难得的炫耀主题。李青云知道她这一特点,也就随她了,从不在这事上和她争执。
  正在这时,李秀芝的手机响了。这是方便和李青云打电话,才忍痛办的电信手机。电信手机的话费比较便宜,优惠也多,村里仅有的几部手机,全是电信的。
  陈秀芝接了电话,应了几声,把手机交给李青云,提醒道:“是大海打来的,难德这娃子对你这么仗义,你昏迷期间,看过你两三回。”
  李青云点头,一接到电话就听胡大海嘹亮的嗓音传出:“你小子不够意思,出院也不给我说声,害得哥哥我又跑医院一趟。小李子,你说这事咋办吧?”
  “海哥,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再饶小弟这回吧。这不,我的手机卡还没装上呢,没电话号码,一切联系都中断了。行行行,别说请一回,请你十回八回的也吃不穷我,刚得到公司的抚恤金,两万大洋呢!”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