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清冷仙尊他又栽了 作者:落落生欢

时间:2022-09-21 20:07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甜文 年下
文案 本文:随x_ing而为感情迟钝魔尊受 x 清冷禁欲占有欲强仙尊攻。两位大佬联手诛杀邪神,顺便冰释前嫌再顺便谈个恋爱的故事。 . 众所周知,在整个修真界中,有两个人不能惹。一个是魔界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魔尊晏昀,一个是不到三百年便成为仙门首座的仙尊迟
 文案
  本文:随x_ing而为感情迟钝魔尊受 x 清冷禁欲占有欲强仙尊攻。两位大佬联手诛杀邪神,顺便冰释前嫌再顺便谈个恋爱的故事。
  .
  众所周知,在整个修真界中,有两个人不能惹。一个是魔界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魔尊晏昀,一个是不到三百年便成为仙门首座的仙尊迟渊。
  前者超凡脱俗行事无所顾忌,后者清冷禁欲掌罚不通人情。晏昀神出鬼没,迟渊常年闭关,众人都以为两人毫无j_iao集,直到天劫大会上,他们亲眼看见魔尊晏昀笑着对那人道:“好久不见,阿渊。”
  ——
  三百年前,晏昀心血来潮救过一个单纯天真的少年,他原本想把对方当孩子养,结果不小心养过了头,让少年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于是,向来随x_ing而为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尊,逃了。
  三百年后再遇,晏昀看着那人一身白衣,清冷禁欲,不免有些后悔,当初天真活泼的少年怎就变成这样了?
  他不理解,甚至还想一探究竟。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探着探着就把自己探到了床上,这也就算了,可他竟然还是下面那个!
  ——
  迟渊作为灵渊派千年难遇的天才,不到三百年便成为仙尊。在天下人眼里,迟渊仙尊清冷禁欲,心中只有大道苍生。但只有他自己知晓,在他那颗看似无情的心底,其实埋藏着一个人。
  那人曾在他年少时救过他,护过他,给过他温暖和希望,却又在最后将一切践踏。所以三百年后再相遇,他直接装作不认识,任他撩拨逗乐,自己全当看笑话。
  却没想他看着看着,再一次栽到那人身上。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昀、迟渊 ┃ 配角:白祈 ┃ 其它:预收《师尊在上,全员卷王》
  一句话简介:栽在了同一人身上
  立意:守心中善念,护八方无虞
 
 
第1章 重逢
  太玄山上活了近两千年的先祖大能突然死了。
  仙门内哗然一片,倒不是这位大能陨落得有多蹊跷,而是他在临死前反复呢喃着一句预言。
  预言很简单,翻来覆去就四个字:天劫将至。
  据太玄山的掌使所言,这位大能是在推演卦象时窥探了天机,因此遭受反噬而殒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各仙门才更加如临大敌,短短三r.ì便筹办了天劫大会。
  “据说三千年前,太玄山也曾预言过天劫。”一位胡子发白的老人缓缓开口,沧桑的脸上面色凝重。当初明此预言的那位大能也是遭反噬殒命,之后不到两年,预言便成了现实。
  “邪神降世。”首座上的男子沉声道。那场毁天灭地的大战他虽没有见过,却也能从卷轴记录的文字中,感受到当时的战况惨烈。
  “邪神?”
  其他人顿时面面相觑,难怪专长推演的太玄山大能会因此丢了x_ing命。窥探一般的天机最多折损寿元,可若是窥神,就另当别论了。
  “可那邪神不是早就被杀了吗?”有人疑惑道:“难不成又有新的邪神?”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事关天下苍生,太玄山也尝试过继续推演,哪怕以x_ing命换线索也在所不惜。可无论他们怎么试,推演阵都没有动静。
  “那场天劫,若不是战神容暄相助......”白胡子老人欲言又止,他的话虽没说完,但什么意思大家都很清楚。
  不管是之前的邪神死而复生,还是新的邪神降世,神毕竟是神,与生俱来的神力是仙门望尘莫及的。而三千年前那场天劫,战神容暄虽杀了邪神邬尤,可他自己亦是身受重伤,在众人的呼唤声中散为了云烟。
  如今天劫再现,没了战神,仅凭仙门之力想再杀邪神,无异于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但要让他们就这样等死认命则更加不可能,从古至今,仙门的存在便是守护天下苍生。更何况,若真是邪神降世,仙门根本无法独善其身。
  只是之前的那场天劫后,各仙门损失惨重,活下来的仙门大能及弟子如今差不多都已殒落。现在的仙门各派中,真正算得上厉害的,便只有灵渊山的迟渊了。
  “敢问重华掌门,明无仙尊出关了么?”有人试探着问首座上的男子,其他人闻言纷纷侧目,看来大家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应该快了。”重华抬头看看天,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方才分出灵识前往玉殊台。
  玉殊台就在旁边的玉殊峰,那是迟渊的住所。他来天劫大会前便去叫了自己这小师弟,结果正好赶上对方突破的关键时机,只能作罢。
  雅致的雕花殿门仍紧闭着,重华刚穿进去,便被里面突然爆发的灵流给扫了出来。他忙收回灵识,转头看向玉殊峰。
  其他人见状也跟着看过去,只见刚刚还如常的玉殊峰顶上忽然霞光万丈,金色流光照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这是......”所有人都惊呆了,那样的阵仗除了明无仙尊再无他人。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之前不久才突破洞虚后期进入大乘,这才过去多久,就又突破了。
  “果真天纵奇才啊!”
  “是啊,而且入仙门不过三百年,老朽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年轻就进入渡劫期的。”
  没想到能亲眼见证明无仙尊的突破,众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若他能在邪神现世前寻得机缘飞升成神,那就再好不过了。
  “飞升成神?”大会广场外,高余八丈的翠绿古松上,一名身着靛蓝色鹤纹长袍的男子懒洋洋的斜靠在树干间,闻言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了。”
  说完手上一旋,便见重华左侧空着的席案上,原本给迟渊预留的酒盏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手心。
  “酒还不错。”男子闻了闻酒香,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故技重施,将那空酒盏悄无声息的送了回去。
  整个过程竟无一人察觉。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