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财主与狐狸精 作者:不知道写什么好

时间:2022-09-19 21:21标签: 古代 因缘邂逅 神怪志异 小甜饼
文案: 一只软唧唧的狐狸j.īng_ **财主想找一只狐狸j.īng_,狐狸j.īng_想找一个书生** 【正文甜(逻辑狗,主线一条)**番外稍稍有一点虐,但更完整**】 第1章 故事开始1.0 青山镇最近搬来了一个财主好家伙!一过来就买下了那座废弃已久的荒宅! 荒宅虽荒
文案:
  一只软唧唧的狐狸j.īng_
  **财主想找一只狐狸j.īng_,狐狸j.īng_想找一个书生**
  【正文甜(逻辑狗,主线一条)**番外稍稍有一点虐,但更完整**】
 
 
第1章 故事开始1.0
  青山镇最近搬来了一个财主——好家伙!一过来就买下了那座废弃已久的荒宅!
  荒宅虽荒,但也是一个三进三出的大院子。
  据说是前朝一个发达了的青山镇人建的,人到中年便思乡,富贵而归故乡。归乡建豪宅,风光一时。但县志记载这人品行不好且无子嗣。他死后,宅子也就废了。至本朝,宅子就成县官了的。啧啧,这宅子本就大,若有人买下翻新装饰一番,那可就成当地豪宅了!县上三年谈资!可惜,竟成了县官的囊中之物!
  也不是没人想过——县志载“宅荒三十年有余,镇民刘二与县官协,以两百两得此宅。装饰三r.ì,新户落成,镇民无不啧啧赞之。刘兴高意满语妻子,我先住之。夜半,宅中骤传凄厉之声狼哭鬼号,更者时行至宅前,闻之破胆,两股战战,欲逃不能。忽见一黑影破门而出,遂昏厥。旦r.ì,刘某失踪,家人报官,无果。每至夜半,便觉宅内y-in风侧侧。后十r.ì,于东四十里处河边发现刘某,神情疯癫。宅遂弃,闹鬼而不可居,并告后人。”县官看过这段话本不想信,但还是决定听他父亲的父亲的话,最终也没住进去——县官也不想别人住进去,便收了宅子的地契,强自把它充为公家之物。
  财主非要住这处宅子!青山镇就这处宅子规模勉强可,财主为难地想,县官长的肥头大耳……本能回避……当天,财主便拿下了地契;当天,便从上府来了许多工人,一马车一马车地往宅子里运东西。县民个个探头探脑看着这车如流水的场景,心里无不啧啧,这财主,可真有钱啊!!这财主,可真好看啊!!!丰神俊朗,气度不凡,剑眉星目,一把扇子翩翩风流——掐人中!有人晕倒了!
  这处宅院原是不卖的,但财主有钱,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磨推鬼”——但是!但是,财主表示他从不关心有自己多少钱,更不会出钱买。财主直接让县官的州府官出面,轻松解决。
  县民们摩拳擦掌,看着这j.īng_致的宅院一点点落成,就像守着孩子呱呱落地一样,心里那个焦急!然而三个月过去了,宅子是建好了,但……无事发生——哎等等,你身为财主新居落成不应该大摆流水席来显摆吗?你怎么回事儿!又等了一个月,县民便收回脑袋了。
  说到这你也看出来了,财主是有钱,但仅限于自己有钱和对自己大方!宅子里的下人深刻意识到了这一点,这吃穿用哪哪都顶尖儿的爷,居然连个赏钱加餐什么的都不给!但这位爷给下人每月的份例却又比青山镇其他人家都高,故小厮婢子都争破了头想来。竞争激烈程度一时无两——因为财主招的下人并不多……
  住处解决了,又买了这么座大宅子,财主心情很好,扇子一拍,就决定是明天了!
  财主表示他不会沉溺在富丽堂皇的豪宅,他是一个有志向的人!他、要、去、找、狐狸j.īng_、啦~
  住了四个月,这县城里里外外被他探的差不多,财主表示可以开始行动了!
  青山镇是个傍山傍水的小县城,地理偏南;时值早ch.un,但已见青山吐翠泉水叮咚,迎ch.un报信万物复生。
  就在这秀美的一方水土中,财主想找一只狐狸j.īng_,和他困告。对,是男狐狸j.īng_!主要原因怪他哥!
  财主周密计划了一番,具体如下:扮书生迎公狐→装穷困求相伴→r.ì久生情→白头偕老。天衣无缝简直完美!!从此坐拥美狐,再也不用受他哥和嫂子的气!恋爱的酸臭味,难闻!
  财主沾沾自喜,他已经在下面的青山乡购置了一间茅C_ào屋,一室一厅一厨一卫。
  财主微微叹气,从生下来,就没见过这么寒碜的布局,更何况还是茅C_ào屋……
  为了扮的更像,财主准备明天去青山乡唯一的举人家里学习穷困潦倒应该有的样子。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财主躺在他那张可供五人睡的紫檀木雕花床上安心睡觉。
  艳yá-ng高照,财主坐着马车去“拜访”张举人家了——一路风景不错,树木葱翠r.ì影斑驳,鸟雀作乐——但财主还是不高兴!路太颠了!他的西湖龙井都洒出来了!还洒在他那紫檀木车厢!财主表示心疼,便让车夫再慢些。
  这般总算悠悠到了门前,财主觉得太yá-ng有点大!
  连个围墙都没有?光栅栏!院子里能看的一清二楚……地上还有井,要自己打水?这茅C_ào门连茅C_ào都没有……
  财主默了默,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以后的悲惨生活。
  得了吧,要什么狐狸啊!赶紧回去享乐子!财主抬脚就到了马车边,车夫恭敬地站在一旁,随时待命。
  财主想了想,说:“你把马车赶到旁边。在人家家门口,显得我没礼数似的!我进去三刻钟,时间一到你便进屋寻我。”
  来都来这么久了,他哥估计猜到他去干什么了!找不到个狐狸j.īng_岂不是要被无情嘲笑?
  狐狸j.īng_!狐狸j.īng_!
  调整好心态,财主朗声问道:“屋中可有人?”不一会便有一名年轻男子从屋里出来。衣衫虽旧,但人也有一种饱读诗书的气度,声音温润:“阁下是?”
  “在下顾长风,近迁青山镇。闻得张举人才识不凡,特来拜访。”
  “啊,原来是顾兄。略有耳闻,请进。”
  一番寒暄后,财主单刀直入表明来意,ch.un闱在即,自己愿送张举人入京参加会试考取功名,衣食住行皆可包。
  张铭再三推阻,财主不高兴的很,他第一次给外人花钱,识点抬举!!
  面上一副我很欣赏你,你要考取功名为国效力,张铭最终还是接受了,给财主做了一个揖,眼底晦涩不明,嘴上说若有所成来r.ì必报先生大恩。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