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圣母师尊不逃会死 作者:东方无籁(下)

时间:2022-06-22 19:30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系统 仙侠 灵魂转换
第115章 会面 在十余个魔侍簇拥下,楚卧云捧着紫金小鼎走向后山温泉。最近几天魔尊出门搞事业,便安排人时时刻刻伺候着,体贴入微的同时也让他略微不自在。 两个魔侍在前面引路,剩下的捧着沐浴用的玄y-ng叶,还有花瓣,香油,澡豆,无患子,毛巾和干净的衣
第115章 会面
  在十余个魔侍簇拥下,楚卧云捧着紫金小鼎走向后山温泉。最近几天魔尊出门搞事业,便安排人时时刻刻伺候着,体贴入微的同时也让他略微不自在。
  两个魔侍在前面引路,剩下的捧着沐浴用的玄yá-ng叶,还有花瓣,香油,澡豆,无患子,毛巾和干净的衣物等洗浴用具跟在后面,温泉就快到了,可这时候,后面噗通噗通好几下东西坠倒的声音,他回头一看,一个个魔侍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再往前一看,前头的两个也倒下去,眨眼间只剩下楚卧云一个醒着的。
  能自由出入魔域大本营内,还有本事瞬间解决十余名身手矫健魔侍,楚卧云很快就在脑子里过了几个人,要么是来救他的,要么是来捉他的。
  楚卧云道:“阁下还要继续害羞地躲在暗中吗?还是早些出来的好?不然待会儿我除衣洗浴的时候,岂不是更不好意思出来。”
  两个高大的身影瞬移到他面前十步远的地方,带起身后一叠残影。
  正是逃亡的魔族落魄政权的最后两人。
  崖兀背着手雄壮地直立在前,面色气场如常,楚卧云却能看出勉力支撑的痕迹。而他身后的祭足也是满面尘土,沮丧失意的模样。看来在龙邪的追捕下,逃得很是狼狈。
  崖兀道:“圣虚子阁下,咱们又见面了。”
  楚卧云用他说过的话:“是啊,多r.ì不见,甚是想念。”
  祭足噘着嘴,委委屈屈地道:“你有没有想念我啊?”
  “当然有了。”楚卧云睁眼说瞎话。
  崖兀走进他:“荒郊野岭孤立无援的,圣虚子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不怕坏人把你捉走吗?”
  楚卧云冷笑:“坏人该对老幼病残下手,我有什么可觊觎的?”他说到“老”时,看了一眼崖兀,说到“幼”时候看向祭足,说到“病残”时,目光在他们两个间来回打转。说完对着崖兀笑,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模样。
  崖兀颇为无奈道:“吾还是小看了圣虚子的眼力。”
  “目下无尘的前任魔尊成了如今这幅样子,真令人唏嘘。”楚卧云道:“伤得挺严重吧,一只脚都坤不直了,快别硬撑着了,鄙人面前强撑什么脸面?何苦来呢。”
  祭足见瞒不下去了,索x_ing在地上变出了一张石凳子,扶着崖兀的肩膀把他按下去,高高大大的男人坐下后,略显颓丧。他除了腿部的伤之外,其他要害也伤得很重,应该是由绝顶厉害的武器所伤,好得很慢。
  他像一只伤痕累累的独狼带着手下到处躲藏,楚卧云一点也不怕他。
  这下楚卧云反倒不好意思调侃了,道:“阁下为什么虚弱成这样?
  崖兀没说话,祭足忍不住气道:“要不是为了救那个带白纱C_ào帽的,主人也不至于……”
  崖兀一个眼刀丢过去,他们之间有默契,祭足立即闭嘴了。崖兀又给他使了个眼色,是让他去望风的意思,纯粹是把他支开。祭足气鼓鼓地冲到后面树林子里盘腿坐下,意思意思望个风。
  崖兀往楚卧云手上盯了两秒,说:“当初在魔陀谷,你之所以在没有吾允许的情况下还能进入本族陵墓,是因为你服下过银髓,所以陵墓的禁制将你认成了本族。”
  楚卧云道:“原来如此,难怪你那时候对我一脸不欢迎的样子,姜师弟一个人的绿色通道啊……”
  崖兀皱眉道:“你关注的重点是不是错了?”
  楚卧云道:“哦?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好奇银髓是什么东西?不好意思我已经知道了。”
  崖兀在座椅上调整了一下姿势:“看来他对你还算坦陈,既如此,就该明白他早对你有所企图,你还死心塌地呆在他身边,吾都不知道你是心肠太软还是自虐成x_ing。”
  楚卧云咳嗽了声,心道难不成这“银髓”除了帮助睡眠和疏通灵脉外还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功效?又听崖兀道:“你上次喝下银髓是什么时候?”
  “半月前。”楚卧云如实道,“这只是我知道的最近一次,后来他有没有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加入茶水饭食中,我就不清楚了。”
  崖兀道:“那你惨了,服下之后半年左右才能彻底排出身体。”
  楚卧云摊手道:“这个惨字,从何说起?”
  崖兀沉吟片刻,没有回答,站了起来,侧过身子高深地问:“圣虚子可知,吾外甥为何要夺喋血仙巫的秘宝?”
  楚卧云道:“左不过是要增强己方实力。”
  啪啪啪,崖兀拍了三下手掌,好像在赞赏楚卧云的答案:“一点不错。”
  楚卧云满含警惕地瞪着面前的男人,与龙邪如出一辙的雪白银发,邪魅的嘴角勾起,行为说话却透着一股典雅的老派风格,即使深受重伤形单影只地站在那里,也给人强劲的压迫力。
  崖兀道:“圣虚子应当知道,喋血仙巫的三大秘宝之一惊魄吟,一旦发动,人魔两界将血脉归一,沦为四不像的怪物。而世上只有龙族才能对其免疫。”
  “这已经不算是秘密。”
  崖兀点点头:“吾外甥要收集秘宝还要寻找喋血仙巫,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楚卧云双目圆睁:“他为什么这么做?!”
  崖兀胸有成竹地道:“为什么?一统人魔两界,算不算理由?龙族式微,即使他已经迫使十部魔族中的北方五部臣服于脚下,但他们是最弱小的下五族,南方以九婴狐为首的上五族才是难啃的骨头,即便是吾与他联合,也没有把握一举拿下,他们随时会携军反扑夺回荣耀。你说,一个聪明的没有站稳脚跟的年轻魔君,会如何对付可能倾覆他权威的势力呢?”
  听他一通分析,楚卧云才意识到龙邪回到魔界以来的r.ì子有多不容易。既要防范其他部落的反击,又要追杀上任魔尊崖兀,还要在仙界安c-h-ā细作时时监视,还得分出心神来找他这个师尊。这孩子身上扛了太多,自己却一点也不能为他分担。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