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轻薄公主 作者:洛焉

时间:2020-07-06 12:16标签: 前世今生 虐恋情深 欢喜冤家 阴差阳错
文案: 今后,你便是九重天上最受宠爱的公主殿下,姜娆。 公主裙下死,做鬼也风流。流年不利,命犯桃花。 你是姜娆,我是你的挚爱,远
文案:
 
“今后,你便是九重天上最受宠爱的公主殿下,姜娆。”
公主裙下死,做鬼也风流。流年不利,命犯桃花。
“你是姜娆,我是你的挚爱,远摇。崇吾、司命、玉帝......个个都骗我,所以我在无间地狱找了你十八年。这一生一世还不够,你生生世世都别想逃离我身边。除非我死了。”
神骨刻姜,神心印娆,算不算是刻骨铭心?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Y-IN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娆,远摇(郁攸) ┃ 配角:雪泽,桑枝 ┃ 其它:第一人称
一句话简介:缘分天注定
立意:珍惜眼前人
 
 
  南柯梦
 
  蟠桃宴快要结束了,我坐在水玉宫中,百无聊赖地把玩着琉璃盏,等着侍女把远摇领过来。
  其实我和远摇无冤无仇,本来也没必要这么害他。
  之前和他唯一一次见面还是那次偷偷溜到通明殿,看父皇为他亲授帅印。
  我躲在红云缭绕的屏风后,时不时探头看一眼,他似乎注意到了什么,目光往我这一瞧,我眨巴了几下眼睛就赶紧躲回去了。
  旁观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直直对视的时候,我被那过强的威慑力吓到了。
  那时他还很年轻,但他的眼睛过于冷淡,就像一潭死水,没有一点光亮。
  在那之后,远摇元帅南征北讨平乱,战无不胜。
  他成了天界战神,也从父皇最为看重的少年英才变成了心腹大患。
  因为远摇他越来越不听话了,具体是个怎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大抵是功高盖主,居功自傲,有一回他甚至在通明殿口出狂言,讽刺父皇对东海龙族的赶尽杀绝。
  偏偏父皇还拿他没有办法,毕竟远摇除了狂妄了些,其他地方竟然挑不出丝毫错处,他的功绩让身为玉帝的父皇都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那天听到父皇和大哥商量如何除去远摇,我一开始的想法是,这和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有什么区别。
  不过转念又一想,我是公主,是父皇的女儿,我有责任为天界的安定出一份力,父皇听我说完,眉头微蹙,好生考虑了一番才同意了,他嘱咐我谨慎行事。
  曾有天界元帅因为调戏广寒宫的嫦娥仙子而被贬下凡间,也唯有这一条天庭戒律能让父皇永绝后患。可是远摇若是轻薄嫦娥仙子,凭他的地位也只需要禁足几日。
  但若是轻薄了玉帝的小女儿,这就不可以一概而论了,再加上远摇和我的大姐闻姒早有婚约,我给他安排的这项罪名,虽和男女之事相关,却是对父皇的大不敬。
  比远摇平日里在通明殿上的顶撞恶劣许多。
  至于大姐那里,只能先斩后奏,毕竟大姐对远摇痴情一片,父皇和大哥都默认了这一点,这门婚事是大姐亲自求来的,他们做不到两全。
  只能我来做这个恶人。
  今日只要远摇入了水玉宫,他就不能清清白白地走出去。
  为了不引起他的疑心,我撤去了附近把守的天兵天将,只留了一个侍女通风报信。
  远摇来了,他在蟠桃宴上喝了些酒,一身的酒气,但看着依旧清醒。
  我让侍女退下。
  他眼中恍惚:“闻姒,你找我?”
  好吧,他也没那么清醒,不然不至于连到了水玉宫都没认出来,水玉宫和大姐奢华的凤阳宫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我和大姐是有一点相似,可是一般都不会被认错。
  远摇基本上没见过我,认错倒也正常。
  我走上前去,把他搀到了桌边,为他添了酒:“我不是闻姒哦,我是姜娆。”
  “姜娆公主?微臣远摇,参见姜娆公主。”他随口问了个安,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尊敬的样子,苍白的手握着琉璃盏,黑玉似的眸子静而沉,“你找我来这里做什么?”
  他将酒液一饮而尽。
  我坐在了他对面,看他毫无防备的样子,觉得还挺有意思,好吧,我真的太不厚道了。
  远摇这个小白脸的模样生的真好,怪不得大姐非要他当驸马。
  “听我远摇元帅近日得了一套夜光杯,我想问问元帅愿不愿意把杯子给我,我这里有一套多余的血玉杯,可以和你交换。”我扯了个自己感兴趣的,接下来就是看药效慢慢发作了,远摇聊着聊着估计就睡了,到时候我再弄出个“案发现场”就大功告成了。
  没想到那么顺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远摇嗤笑了一声:“你要和我交杯?姜娆公主不要忘了,我和闻姒公主有婚约。你不如先去问问她愿不愿意放了我。”我又用琉璃壶给他添了一杯酒。
  他怎么能这么歪曲我的意思!怎么就搞到“交杯”去了。
  远摇直接从我手中拿过了酒壶,干完了。
  我目瞪口呆。
  他微微一笑:“公主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何还没醉倒。如果这种程度的‘南柯梦’能够把我放倒,你觉得我还配不配当这个元帅。”
  不可能,这是大哥给我的最重的剂量,远摇再耐得住药性,也绝对撑不过两刻钟。
  我一不做二不休,掏出了浸满了“南柯梦”的手绢,捂住了他的口鼻。
  这个举动显得我有点弱智,尤其是在当我在远摇死水一般的眼中看到明显的嫌弃的时候。
  他怎么还没晕过去?
  我松开手,讪讪道:“反正你现在走,我可以拉着你把衣服扯乱大喊‘非礼啊’。你不走的话当然更好了。”总之他进退无路。
  他点了点头,两根手指夹着琉璃盏轻轻一扣:“是玉帝让你这么做的?”
  我梗着脖子,硬着头皮说:“是我自己要找你的。”
  “今日是我大意了。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没必要这么污蔑将来的姐夫吧,你说是不是?”远摇说的很平淡,“公主殿下,玉帝在四海安宁之后,能够舍弃我这条天庭忠犬,那么我发誓,他总有一天也会忍心舍弃你这个听话懂事的女儿。”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