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帝玄天 作者:暮雨尘埃(一)

时间:2020-03-30 23:26标签: 仙侠 天尊
内容简介 小小药奴坎坷生,唯我独尊吞天鼎。 玄天一帝掌乾坤,双拳撼世镇万灵。 黎晨,拥有特殊血脉的李家药奴,莫名原因无法凝聚内息,成为人人可欺的废物。 因缘际会入宗门,绝境下生吞妖核,习练九脉通天诀,成就混元荒体。 闯宗门、镇妖魔、压帝脉,以吞
内容简介
  小小药奴坎坷生,唯我独尊吞天鼎。
  玄天一帝掌乾坤,双拳撼世镇万灵。
  黎晨,拥有特殊血脉的李家药奴,莫名原因无法凝聚内息,成为人人可欺的废物。
  因缘际会入宗门,绝境下生吞妖核,习练九脉通天诀,成就混元荒体。
  闯宗门、镇妖魔、压帝脉,以吞天炼鼎之威,俯瞰宇宙洪荒,终尊玄天大帝!
  你在宗门逞威,我在域外称霸,万灵皆惧我!
  ——黎晨
 
 
第一卷 药奴翻天
 
 
第1章 生吞妖核
  广袤无垠的玄天大陆东部,古苍山脉边缘落凰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李家族府药房重地中。
  “黎晨,今天是你最后一次试药,明日三小姐会把你带到玄云宗,送给她一位师兄做药奴!”
  监管药奴的李明云,眉头微皱的看着墙壁下,半人高水缸中,被锁住双手,尽数泡在散发刺鼻气味药液中的疤面少年。
  “知道了,大人!”
  黎晨瑟缩着脖子垂下头,发丝遮掩了他目中一闪而过的屈辱与不甘,扬起头时,已然化作了平日里的怯懦。
  李明云面无表情的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枚拇指肚大小,晶莹圆润的丹药,屈指轻弹,流光闪过径直落入黎晨口中。
  “嘶啊!”
  丹药甫一入口,黎晨面上青筋暴起,遮盖了大半个左脸颊的暗红色疤痕,隐晦的闪过血芒,与其面上的青肿相应,整个面孔扭曲,使得他凭添了数分狰狞恶感。
  铁链哗啦啦作响中,嘶吼足足持续了盏茶工夫,黎晨才渐渐平复下来,头顶之上赫然多了一个淡淡R-U灰色的气旋。
  “气旋天成,这荒蛮之地,难得出一个有着能够达到丹旋境资质的小辈,可惜是个天生经脉堵塞,无法凝聚内息的废物!”
  李明云眉头微皱,面色Y-IN郁,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快的往事。
  但其话语却是惊人无比,要知道,整个李家最强的也不过是那位隐居多年的老太爷,传闻其乃是煅真境的高手。
  看其俨然更将在其之上的丹旋境武者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在黎晨的嘶哑呼喝与不断蒸腾的雾气掩映下,昏暗的药房内,李明云的神情话语一下子显得神秘无比起来。
  “回大人,紫荆花、墨云CAO的药味有些重,应该是放的多了!”
  大半个时辰后,黎晨缓缓醒来,满面红光,面上被三小姐教训所留的青肿,也是消去了不少,自行解开手镣,从水缸中走出。
  李明云随手取出纸笔记录了一番,挥手让他下去,只是看着他的身影,深邃的眸子中,满是疑惑:“这小子体质当真特殊,竟然不惧废丹中的毒性,还能熬炼R_OU_身,三年来连我都找不出问题在哪,若非他的经脉问题,倒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
  翌日清晨,在欢送三小姐李月蓉出落凰城的族人漠视中,一众仆役的不屑注视下,黎晨踏上了玄云宗属地。
  时光荏茬,如白驹过隙,一晃黎晨已在玄云宗待了数月。
  沙沙沙!
  昏暗的夜空,朦胧可见五指,落云峰偏僻山坳中,正有一人背靠着井沿坐地,身畔两个硕大木桶。
  “该回去了!”
  捶捏了一番酸疼的肩膀,黎晨深吸口气,硬撑着疲乏的身体,将扁担抗到肩上,这已是今天第七趟,饶是他体力惊人,堪比内息境三四层武者,也被累得够呛。
  这数月来的工作,除了验证丹药是否成功,讲出失败丹药的药理之外,便是打扫院落与挑水。
  若非其R_OU_身多年来经废丹毒性熬炼,正常没有内息之人,恐怕要活活累死不可。
  “你找死!”
  满含杀意的爆喝,令得正待起身的黎晨悚然一惊,身形一矮的躲在了木桶后,稍微露出头来看向远处。
  漆黑的夜光下,一双眸子,异样目光闪过。
  “刘清树,你莫要欺人太甚!”
  不远处树林中,嘭嘭连响,金铁交鸣传荡,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正是此时的真实写照。
  这里地处偏僻,又有树林与乱石堆遮掩,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也就是黎晨这里,正处在下方,才能听的真切。
  “啊!”
  盏茶工夫后,远处再度隐隐传来一声惨叫,接着便是跌跌撞撞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向此地传来,令得躲藏中的黎晨心底咯噔一声。
  他藏在这里,不是为了什么渔翁得利,而是不想被明显玄云宗弟子争斗之人发现。
  以他奴仆的身份,任何弟子都可以踩一脚,若是被发现,等待他的只有杀人灭口。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自小因为面容缺陷,兼之身体不能凝聚内息,虽然不过十四五岁,但内心却极为成熟的黎晨,早已看惯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在玄云宗数月来,他可是听闻了不少,宗门弟子间显然没有想象中的和睦,失踪个把弟子更是常事。
  “一起死吧!”
  “混账!”
  骨碌碌滚动连响,带动着一片碎石呼啦啦向这山坳而来。
  “呼!死了?”
  黎晨死死盯着那处黑影滑落的地方,足足憋了盏茶工夫。
  眼见再无动静传来,黎晨犹豫了好一会,这才起身大着胆子靠了过去。
  依稀可见,两名青衣弟子趴伏在乱石中,一动不动,黎晨识得,那是外门弟子的专有服饰。
  “咳咳!”
  其中一人,蓦然艰难的咳嗽数声,扬起的头颅,正正看到黎晨,“救我!”
  “啊……喔!”
  黎晨激灵灵打个寒颤,犹豫了一番,心底善念让他试探着走近,伸手向此人肩膀扶去。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