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扉间是个心机党 作者:唐骰子(二)

时间:2022-11-18 20:26标签: 穿越时空 综漫 基建 火影
第八十七章 见宇智波空没有其他事情, 我当即瞬身往千手驻地赶去,我也该归队了,失踪太久也不好。 偌大一个羽衣覆灭也只用了短短五天, 剩下的都是些往深山老林逃窜的残兵败将,千手和宇智波各分出数十个小队前去追踪,我也跟着其中一支千手小队隐入密林,
第八十七章 
  见宇智波空没有其他事情, 我当即瞬身往千手驻地赶去,我也该归队了,失踪太久也不好。
  偌大一个羽衣覆灭也只用了短短五天, 剩下的都是些往深山老林逃窜的残兵败将,千手和宇智波各分出数十个小队前去追踪,我也跟着其中一支千手小队隐入密林,不过当我离开众人视线后,就知会了族人一声, 悄无声息地赶回族地。
  族内搬回的羽衣资料繁杂, 我还得好好整理一番,说不定还能从中找到关于神树和黑绝的资料, 更甚者, 如果能发现千年前关于忍宗真实的记载就更好了, 哪怕只有只言片语, 慢慢搜寻, 总能还原千年前的真相。
  忍者跪了这么久,也该有点东西来唤醒他们沉睡的骄傲,又有什么比千年前的忍宗的真相更能激起他们的血x_ing呢?想想吧, 千年前高高在上的忍者, 一代又一代下来竟然沦为连平民都不如的工具, 多可笑啊!多可气啊!多讽刺啊!
  想要以后的木叶长长久久地发展下去, 总得给忍者一点信心才行, 千年前的忍者并不比任何人差。如今的忍者因为被当成工具而自暴自弃的可悲又可怜的自我唾弃, 也该被扫进垃圾桶了。
  可惜, 我想得很美好, 但羽衣的资料并不完备。在族地里没r.ì没夜地整理了一周的资料后,我失望地发现羽衣族中关于忍者历史的记载也不过就是那些, 诸如羽衣一族是千年前六道仙人的后裔,是高贵的存在,是六道仙人最正统的一支等等,其他关于忍宗的只言片语我并未找到。
  不过羽衣搜集的忍术倒是很可观,各系的忍术五花八门都有,不愧是以疯狂研究著称的忍族。但这里大多也就是些小忍族当成宝,如千手一般的大族却看不上眼的忍术。足够了,应付大名足够了!更别说还有宇智波空那一份。
  在跟老爹两个人将忍术都筛选过一遍后,我便暗中前往长野。当然,明面上我还是跟着千手小队在不知道哪里的深山老林里追杀羽衣残党。
  ***
  “千手扉间!”宇智波空翻了翻我带来的羽衣忍术传承,将其一把拍在桌上,低吼道,“你居然想把这些东西给大名?!”
  “不是普通的忍术传承吗?”我有点不解,“而且这都是我跟老爹筛选过的。”
  “你!”宇智波空一脸想骂人的样子,却又憋了回来,忍着脾气跟我解释道,“你们筛选过到底是筛了什么东西?!你我就不想说了,对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意识到严重x_ing。千手佛间他身为一族族长,对这些看不上眼也正常。但是!这也太过了!”
  原来是给的太多了吗?没事啊,这不还有你在吗?我看着宇智波空的眼神愈发和缓,安抚道:“那你再筛选一遍。”
  “这件事就j_iao给你把关!”见宇智波空憋不住要骂人,我连忙将资料一股脑全都塞给他,“我过两天来拿!”说完我就赶紧蹿出去了。
  这么生气的宇智波空还真是很少见啊,不过我这也算是反面激励了一下他努力工作吧?不管了,反正工作都甩出去了。
  心安理得地将这事抛到脑后,我又悄然往漩涡一族赶去。离开漩涡也有些时r.ì了,这段时间里,我只去信让水户姐帮忙继续加强灵魂禁锢的强度,也不知道现在进展如何,也该把黑绝的j.īng_神体碎片拿给水户姐看看,让她心里有个底,总得有个研究方向才行。
  见到水户姐后,我还没说话,她倒是神情严肃地询问我樱花宴上发生了什么事,闹得我被大名赐岛锦的消息人尽皆知。
  消息居然传得这么快?不愧是大名,这样一来,贵族即便瞧不上我被赐了一株养都不一定养得活的岛锦植株,也得捏着鼻子做出应对来,不然天下人怎么看他们?居然堕落到跟走了大运的忍者小子一个待遇?
  我将樱花宴的事以及后续在大名府养花的事大略说了说,水户姐眉头皱得更紧了:“大名想通过你来控制千手?”
  不愧是r.ì后能建国的漩涡一族,就这政治敏感度,比大哥那个傻兮兮的货要强多了。我点点头,回道:“没错。”
  “你居然还往大名身边凑?!”水户姐听我应了下来,更是火大,语调都尖锐起来。
  聪明人,我还什么都没说就猜出来了。
  “老爹答应了。”对不起啊,老爹。拿你当一下挡箭牌,反正水户姐也不敢向你求证。
  “佛间叔叔居然……”水户姐没说下去,不过也能看出她对这件事极度不满,“扉间你现在才多大?叔叔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干这种事?”
  “我脑子够用就行。”我帮老爹说了句好话,“聪明是不看年纪的。”
  见水户姐依旧蹙眉想说什么,我忙转移话题:“水户姐,上次我让你帮忙研究的灵魂禁锢术进展如何?”
  水户姐听罢横了我一眼,想是对我转移话题的举动十分不满,不过也顺着我的话说了下去:“有一定的进展,但是不确定要将这个术加强到什么地步。”
  “我们去封印室测试一下吧。”我提议道,“我这里有个东西能检测术的强度。”
  “怎么检测?”水户姐领着我往封印室走去。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只示意水户姐继续带路。这种东西还是不要在外面拿出来的好,人多眼杂。
  待到了封印室,我伸出手掌,将黑绝的j.īng_神体从识海深处拖了出来。过了这么久,这一小块j.īng_神体仍旧活跃异常,一出来就向四周冲去,试图突破我本源之力构筑而成的囚牢。
  我微微收紧五指,将它困在掌心:“就是这个。灵魂禁锢如果能达到封印它的程度就足够了。”
  “这是?”水户姐凑近仔细感应了一下这一小片黑黢黢的j.īng_神体,神色凝重:“这种深沉的恶意……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一点竟然就能感受到能将整个人湮没的令人发狂的怨恨!”
  这是什么?这是一位半神在被封印之前最深最沉的怨恨意志,是她所有的不甘、所有的愤恨、所有的恶意凝聚而成的意志。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