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扉间是个心机党 作者:唐骰子(四)

时间:2022-11-18 20:22标签: 穿越时空 综漫 基建 火影
第二百六十七章 好啦, 我们出去吧。虽然此处仍是他的j.īng_神世界,但我已经察觉到了 外面狂风呼啸,云层翻涌, 滚雷轰鸣,闪电炸裂。力量显露太过,又非此世之人,我已然引起了这方世界本能的排斥。 待到j.īng_神与那具残躯合而为一,就是雷劫降下之时。
第二百六十七章 
  “好啦, 我们出去吧。”虽然此处仍是他的j.īng_神世界,但我已经察觉到了——
  外面狂风呼啸,云层翻涌, 滚雷轰鸣,闪电炸裂。力量显露太过,又非此世之人,我已然引起了这方世界本能的排斥。
  待到j.īng_神与那具残躯合而为一,就是雷劫降下之时。若不尽快离开, 莫说这片尾兽栖居之地, 就是整个木叶都得毁在这片雷劫之下。
  直到跨出去的前一刻,他倏然回头, 神色惊疑:“等——”
  看来他也察觉到外面不对劲了, 但是, 晚了!
  “走吧!”我勾起嘴角, 在他背后一推。他想说的话硬生生被这一推打断, 只能回身试图抓住我,却终究晚了那么一点。
  我紧随其后,步入现实与意识世界的夹缝, 下一瞬, 身上沉重的感觉重新蔓延开来, 灵魂重新附上早已破损的躯体。
  无形的存在仿佛也察觉到了我j.īng_神与身体的归一, 天上逡巡着的滚雷闪电陡然降了下来, 拖着万千耀眼的尾翼, 向我直直劈了下来。
  四赤yá-ng阵内黑雾弥散, 早在先前我不断提升力量与宇智波斑的意识对抗时, 我的力量便本能地散发出迫人的气势。四赤yá-ng阵的内壁即便不断有火焰在翻涌,试图对抗黑雾的侵蚀, 却犹如暴风雨中的小船,偶尔翻出一丝波浪却又在下一瞬间被更为狂暴的浪头打落。
  火焰似熄非熄,终于在我的意识回归之际被黑雾完全吞噬。原本候在我身边的三只尾兽早已被我的力量逼退,挤挤挨挨缩在四赤yá-ng阵的一角。它们周身燃起查克拉,试图与黑雾对抗,却只能将将维持这种局面,甚至体表在不断被黑雾侵蚀,逼得它们只能将被侵蚀的地方与本体分离,却又因着这种剧痛不断惨叫。
  眼前半抱着的人睁开了双眼,眼中止不住的震惊,想动弹却因为周身严重的伤势阻挠,最终只得努力蠕动着唇瓣,却始终发不出声音。
  我冲他笑了笑,比了个嘘声的手势:“有些事你知道该怎么说的,对吧?”
  他目眦欲裂,原本止住血的右眼又开始淌血,右手艰难地抬起。我看得出他想抓住我的手腕,却因为手臂实在没力气,只得将手虚虚搭在我的手腕上,留下半圈血迹又无力地滑落下去。
  黑雾托起他的身体向三只尾兽抱团的地方飞去,我仍旧坐在原地,见他艰难地侧头死死盯着我,冲他随意挥了挥手。
  直到在黑雾的重重遮掩下,我只能看到那个方向的一点淡紫色的微光,是他右眼中轮回眼散发出来的。重伤至此,仍旧想动用轮回眼,真不知该说他什么好。黑雾侵入他的身体,轻易便制止了他体内查克拉的流动。这时我才收回视线,望着上方翻涌的雷劫沉下了脸。
  无形的力量在对抗,本源之力在抵抗着落下的雷劫。云层愈发低矮,黑雾与铅灰的云层之间无声无息地在互相吞噬、对抗,刺目的白光、黑黢黢的空间裂隙j_iao织在四赤yá-ng阵的上方。滚雷闪电炸响在黑雾边缘,使得黑雾不断被冲击地散开又努力凝聚,却最终抵挡不住世界本能的威势。
  察觉到他与三只尾兽汇合,我指尖轻点,四赤yá-ng阵的四角重新出现黑黢黢的空洞,将艰难维持结界的四只尾兽送到三只尾兽身边。
  下一瞬,力量全部收归体内,黑雾翻涌间不断朝我汇集,只除了特地扰乱视线的些许黑雾还弥散在四周。没了相抗的力量之后,天上的雷劫终于落下,万千闪电降临,滚雷随之而落。
  先是一道白光从黑雾中浮现,那是蕴含着天地威压的闪电劈到了我的身上。紧接着便是无数四散的细小电蛇向四周蜿蜒而去,须臾间便将这片土地化作焦黑一片。
  这时,迟来的轰鸣的滚雷终于到了。山崩地裂也不过如此,滚雷声响彻在天地间,伴随着无数道接连落下炸裂的电蛇将这片区域彻底淹没。四赤yá-ng阵在没了四只尾兽不断输入的查克拉后便陡然消散,遭受闪电滚雷重击的土地向四周飞溅出无数泥土碎石、断枝残叶。
  硬接了几道雷劫,直到感知中七只尾兽和宇智波斑向远处飞速离去,我才收回压制着雷劫向四周扩散的力量,用轮回眼打通空间通道,转瞬间我便出现在鬼之国的边界。
  而我头顶上的雷劫也如影随形般跟了过来,直到我步入鬼之国,似是因为鬼之国的结界阻挠,雷劫这才缓缓散去,只引得鬼之国天上的结界降下无数道惊雷闪电随着我的步伐而动。
  无视异动的结界,我顶着结界的反击直奔鬼之国神社,C_àoC_ào知会了弥勒一声,我便重新通过破损的封印步入龙脉之中。
  重归于龙脉,身上时刻萦绕着的被威胁的感觉倏然消散。四周原本有些稀疏的魔气充盈起来,此地魔物没了我的大肆屠戮,比之三年前不知繁盛了多少倍,对我来说反倒是件好事。
  只有一点,我翻腾的杀意已有些按捺不住,在强顶着雷劫还得苦苦束缚雷劫不往四周扩散之时,这股烦躁的情绪更达到了顶峰。
  “阿元!”我捂着左眼,低声在脑海中唤道。
  “师父。”
  龙脉之中皆是纯粹的力量,无论是黄泉之力、生之力抑或者魔气之流,纯粹的力量环境反倒令阿元比之在外界活泼不少。
  “出来!”我拿出那支枯萎的岛锦,在枝叶上轻轻弹了弹,示意阿元附身到这支岛锦上。
  虚幻的心核从我体内飘了出来,落到岛锦的枝干上,枯萎的岛锦瞬间恢复了之前鲜妍美丽的样子。
  我将其抛到结界的封印处,叮嘱道:“待在这里好生修炼,阻止魔气往外溢散。”
  一路行来,虽然时间短暂,但我能察觉得到,鬼之国魔物又有重新肆虐的趋势,而后面补上的封印也愈发破烂,这样下去,魔物冲破封印是迟早的事。
  “师父,我想跟着你。”阿元有些不情愿,漂浮在封印上的那支岛锦也微微伸展了下枝叶,像小孩子叉着腰在不满地抱怨。
  “不行,太危险了。”我抚了抚岛锦的花瓣,拒绝道,“你就乖乖呆在这里,哪也别去。”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