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请求对线! 作者:殷熵(中)

时间:2022-09-16 18:34标签: 重生 甜文 都市情缘 竞技
第43章 锁死【一更】 沨队实力护妻。 噗, 旁边的白京忍不住笑了,队长你这实力护 凌沨扭头看他。 白京连忙改口:护护队友!! 邝夏尚且能忍受,因此没有发出警告。主要是他担心搬出队长威胁聂君昊的话, 会被截图做文章, 引发节奏。 人红是非多,他不想战队因
第43章 锁死【一更】 沨队实力护妻。
  “噗, ”旁边的白京忍不住笑了,“队长你这实力护……”
  凌沨扭头看他。
  白京连忙改口:“护……护队友!!”
  邝夏尚且能忍受,因此没有发出警告。主要是他担心搬出队长威胁聂君昊的话, 会被截图做文章, 引发节奏。
  人红是非多,他不想战队因为他经常陷入风波。
  但他不搭理聂君昊, 聂君昊就在游戏里打字问他。
  haidantou:【怎么不理人?】
  haidantou:【害羞了??[震惊]不会吧不会吧?】
  邝夏:“……”
  “卧槽, 这人有病吧!”白京皱起眉头,“真搁这儿调戏人呢, 什么意思??是不是欠揍?”
  凌沨拖动自己的键盘, 敲了几个字, 搜索了聂君昊的直播间,随后说:“他在直播。故意这么做的。”
  白京看向他屏幕,只见聂君昊正在打字, 一边打字还一边笑:“好高冷哦, YSG的人都这么难搞吗?”
  他直播间的弹幕瞬间激增:
  【离我家小夏远一点!!别恶心人!】
  【难搞, 嘿嘿, 难搞……怎么搞?】
  【你该不会把他当Crazy的替身了吧??】
  观众们开始起哄,其中不乏有很多不堪入目的弹幕,说着一些露骨的话。
  邝夏抽空瞥了一眼, 恶心得想吐。
  游戏里聂君昊又发来一句:【干嘛不理人家?】
  “我靠!这人……”白京都不知道怎么说他了, “刚回来就整这一出,故意蹭咱小夏的热度?他该不会买通了营销号吧?这样一来,大家的重点就被带偏了,估计就逐渐忘记他之前的恶行, 把他当个搞笑男来看, 他很快就洗白了!”
  尹燃和张俊贤一起走进训练室, 见白京在邝夏后面站着,便过来问什么事。
  白京简单说了一下,尹燃目瞪口呆:“咋这么恶心呢这个傻逼海胆头!谁特么给他出的主意?老子真是yue了!”
  正如白京所说,营销号已经在行动了。
  在邝夏打排位的时候,聂君昊在游戏里调戏他的事早就被各大营销号搬运了,众人打着看乐子的旗号,实际上营销着“因恨生爱”什么的,吃瓜群众大为震撼。
  【@咕呱咕咕:好怪的CP……再,再看一眼!】
  【@kshfks:CP可以冷门,但不能邪门!跪求一双没有看过这对CP的眼睛!】
  【@那你删了我吧:虽然,但是……也不是不能嗑。二逼豪门少爷中单X貌美网红AD?这……好怪。】
  说能嗑的点进去一看大多是聂君昊的粉丝,看起来的确是早有预谋。
  还有人把已故的Crazy拉出来,说聂君昊肯定早就暗恋Crazy,但直到对方死,他都没有表白。在Crazy死后他追悔莫及,心痛难忍,时常抱着Crazy的照片在夜里哭。
  时隔两年,当一个和Crazy本名一样的人出现在BCA职业赛场,看到对方绝美的容颜,看到对方与Crazy相似的习惯,聂君昊那颗沉寂已久的心终于动了……
  在这段咯噔小作文下面,有人表示:
  【大家之前是不是嗑错了?剧本的主角不应该是feng+kuang+crazy,而应该是海胆头+kuang+crazy……因为海胆头和crazy才是队友,才是更亲密的存在。沨队只是一个局外人……或许海胆头才是这段替身文学的主角?大家放过沨队,让他专心打比赛吧!】
  看到这段文字,尹燃脸都绿了:“连死人都不放过,这海胆头是畜生吗?!当年靠Crazy带队冲锋,现在又靠Crazy给自己艹深情人设洗白自己,真尼玛吸血狂魔!这种人能不能立刻暴毙啊?!”
  听尹燃念了几句邝夏就已经戴上痛苦面具了,他真是这辈子上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恶心人的文字!
  前世他和聂君昊亲密个鬼!!两个人以前没少打架,他无数次想把对方掐死!
  现在更想了!
  “回,”凌沨说,“你不按照我说的警告他,明天他就要变本加厉地跟你炒CP了。”
  “回!”尹燃在后面喊,“快回!快让队长帮你挡一挡。”
  尹燃也催促:“快回快回,别让海胆头得逞!”
  邝夏用力敲键盘,噼里啪啦打字,每根手指都透露出十足的愤怒
  pinkboy:【有病就去治!我家队长在ob,他让你老实点!】
  这话一出,聂君昊直播间的观众惊了。
  【卧槽!沨队实力护妻!!太帅了吧!】
  【啊啊啊啊啊队长!!保护好小夏!!】
  【打起来!打起来!!沨队牛逼!】
  【焯!!沨队跨屏执法,太爱了吧!!!】
  看到邝夏发来的话,聂君昊笑了一下。
  “沨队……”直播间里他微微挑眉,“我又没干什么,对吧?我就打了个招呼,没有违反联盟规定,没有违反梦岛规定。谁规定游戏里不能跟队友问好了??谁特么说老子S_āo扰,我这算得上S_āo扰吗?我只是亲切问候好吗?房管把这几个人给我封了。”
  弹幕全说他怂,还有看热闹的让他别怂。
  聂君昊继续打字,却是打了又删,删了又打,反反复复斟酌词句,最终半天没憋出一个屁来。
  邝夏集中游戏,快速拆塔,只想赶紧远离他。
  这局赢下后,聂君昊发来好友申请,邝夏一秒拒绝。
  “太绝情了,”直播间里,聂君昊抱着自己的脑袋,“唉,我只是想打个招呼,又有什么错?我真不是变态。”
  他又忽然坐直了身体:“是不是我这发型太fashion了他遭不住?所以不想理我?”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