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1990 作者:特别清纯的一三三

时间:2022-06-17 14:51标签: 爽文 快穿 打脸 逆袭
楔子 洞室内震耳欲聋的金属敲击声忽然一下就停止了,我只觉得劲风一闪,左肩上就传来一阵剧痛。 退出去。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闷油瓶按着肩膀推了出去。接着闷油瓶一个翻身,也从洞里退了出来。 闷油瓶推我的时候,手正好按在我肩膀的伤口上,那一推的
楔子
  洞室内震耳欲聋的金属敲击声忽然一下就停止了,我只觉得劲风一闪,左肩上就传来一阵剧痛。
  “退出去。”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闷油瓶按着肩膀推了出去。接着闷油瓶一个翻身,也从洞里退了出来。
  闷油瓶推我的时候,手正好按在我肩膀的伤口上,那一推的力气虽不至于开山裂石,但也足以让我疼得眼前一黑,眼泪都下来了。
  闷油瓶出来之后,也不管我痛得发懵,抓住我的手腕扯着我就往外走。这动作着实让我吃惊,我几乎没有见过这么不冷静的闷油瓶。
  我的手电刚才就掉了,现在只能一脚深一脚浅的被闷油瓶拖着往前走。
  血顺着手臂淌了下来,黏黏糊糊的让我觉得不太舒服。进入通道,里面的头发似乎被我身上的血腥味吸引,竟然全都刺了起来,但才想靠过来却又扭曲着迅速退了开去。
  闷油瓶一直抓着我,几乎是将我扯出了洞口才停下来。
  洞外的夜空中是一轮皎月,在崖壁和外面横生出的树木上撒下一片冰凉的银光。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岩石,丛林和雾霭的味道。
  我这才发现闷油瓶身上那几个可怕的伤口,正不停地淌着血,难怪刚才那些头发根本不敢靠过来。
  我刚想扯出包里的绷带先帮他包扎,他却盯着我摇摇头,掏出一把匕首,用小火先消了毒,然后示意我转过身去。
  我也不知我的伤口是什么样的状况,见他一脸专注地看着我受伤的左肩,不禁打了个激灵,连忙乖乖背过身去。
  他的手伸了过来,狠狠掐住我的左肩,几乎是同时我就感觉到伤口一阵剧痛。
  匕首尖扎进伤口中一转一挑,即使闷油瓶的动作再快,我还是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还没回过神,闷油瓶放开了我的肩,快速用水冲洗了一下伤口,然后我就听见他打开针线盒的声音,接着就感觉到一阵尖锐的剧痛,和刚才一瞬间的疼痛不同,我几乎被疼晕过去,迷迷糊糊中意识到他似乎是在帮我缝合伤口,最后感觉到一些药粉类的东西被撒在了伤口上。
  这些粉末本来也会刺激伤口,但经过方才的疼痛后,我明显已经麻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当闷油瓶帮我包扎好之后,我回过头才发现他的脸色已经白得一点血色也没有了。
  做完了这一切后,闷油瓶才脱了上衣,让我帮他清理身上的伤口。
  闷油瓶的脸色比平r.ì还苍白,也不知道他在转盘下遇到了什么,体力竟透支成这样。
  像这样处理伤口,我跟闷油瓶都不是第一次,所以很快的就将那些可怖的伤口缝合好,用绷带包了起来。
  我刚想将工具收一收,闷油瓶却突然将一把将我箍住。他的手臂力气很大,让我觉得他似乎想要把我摁进他的身体里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忽然就一扯我脑后的头发,迫使我不得不仰起头来。他的唇压了下来,舌头一下就伸到我嘴里来了。
  我跟他之间有这种行为不算过分,都在一起多少年了。不过老实说我很少看到他有情绪这么失控的时候,所以现在还真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他娘的闷油瓶……这哪里是接吻?根本是在撕扯生r_ou_吧?
  嘴唇上传来一阵刺痛,应该是被他咬破了,口中泛起一股血腥味。他的手臂越收越紧,大概是因为过度用力,竟微微有些颤抖起来。
  闷油瓶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一只手紧紧夹住我的身体,另一只手探进衣服里,轻轻摸了一下我的侧腹,痒得我狠狠打了个激灵。
  我很想跟他说重伤之后不宜剧烈运动,但他用唇舌狠狠地堵着我,导致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原本在侧腹抚摸的手转到身后,顺着脊椎慢慢往上滑,最后停在我的脖子根部。
  我突然猜到了他打算做什么,拼命地开始挣扎。但他似乎已经料到我会猜到他要做什么,制住我的力气极大,而且下手毫不迟疑。
  他放在我脖子后的手不知道捏了哪里,我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一下就被抽走了,身体立刻就软了下来。
  最后看见的,是闷油瓶俯下身看着我时刘海下那双漆黑的眼睛,沉静又温柔。
 
 
第1章 
  “吴邪……吴邪……”
  耳边好像有人在不停喊我,声音越来越清晰,我的意识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首先感觉到的是肩膀上传来剧烈的疼痛,然后慢慢地扩散到全身,而且人中的地方好像被针狠狠扎进去,也痛得要命。
  我用尽全身力气抬起手,想把掐着我人中的东西扒下来,结果疼得叫了起来。
  “醒了醒了!”是胖子的声音。
  掐着我人中的东西松了,转而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疼得我差点又死过去。
  我猛地睁开眼睛,大骂道:“狗r.ì的胖子!哪里不抓非挑小爷的伤口抓……”
  但一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我后面的话不由得就吞了回去,胖子的确是在我旁边,但掐着我肩膀的是闷油瓶。
  两个人都一脸古怪的表情盯着我。
  此时肩膀剧烈的疼痛莫名奇妙的消失了,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胖子用手电照了照我的脸,啧了一声后说道:“出了什么事?他娘的,你刚突然咽气了。”
  “啊?”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你是说我像陈皮阿四那老头一样死了又活了?”
  胖子道:“我还当你是因为小哥回来觉得安全了才睡那么沉,没想到刚想叫你起来吃饭就发现你咽气了。我们对你进行了简单的抢救,然后你就又活过来了。”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胖子在拿我解闷,就转头去看闷油瓶。
  闷油瓶点了点头,道:“真的。”
  “难道是被蛇咬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脚,怀疑睡着的时候不知不觉被蛇爬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