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在丧尸大佬的怀里肆意撒野 作者:买辣条也用劵呀(上)

时间:2022-11-21 20:30标签: 情有独钟 爽文 穿书 灵异神怪
简介: 【末世+循环+无女主,直男VS病娇丧尸】【前期循环,中期基建,后期统一,大后期星际】末世来临,沈白拥有了循环的能力。而情敌陆时九沦为了丧尸,整天就想着怎么咬死他。为了保命,沈白只好和校花划清界限。但陆时九好像得了什么大病,非得黏着他。沈
简介:
  【末世+循环+无女主,直男VS病娇丧尸】【前期循环,中期基建,后期统一,大后期星际】末世来临,沈白拥有了循环的能力。而情敌陆时九沦为了丧尸,整天就想着怎么咬死他。为了保命,沈白只好和校花划清界限。但陆时九好像得了什么大病,非得黏着他。沈白:你清醒一点!你是丧尸!陆时九清醒了,露出獠牙:小白,我好饿。沈白认怂,乖乖被抱。直到有一天,他看见陆时九把三人合照中的校花默默剪掉。原来陆时九暗恋的是他?!校花:是我多余了。
 
 
第1章 循环还是预言?
  剧烈的疼痛从脖颈处蔓延开来。
  身体中的能量源源不断流逝。
  沈白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便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是身处在灯光明亮的教室中。
  讲台上,老师正在播放PPT,目光时不时扫向台下,掠过几个趴着的身影时微微蹙眉。
  沈白被那凌厉的目光扫过,不禁暗自庆幸自己醒得够早。
  而刚才那真实无比的痛觉,不过是他课间的一场噩梦。
  他松了口气,百无聊赖翻了两页课本,突然感觉椅子被大力往后拉去,一股凉气直逼他的背部。
  不,准确来说,是他的脖颈!
  剧痛再次传来,在全班人的尖叫声中,沈白低头看去,只能看见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搁在他肩膀上。
  那人隐在额前碎发下的狭长眼眸猩红一片,带着嗜杀和最原始的野x_ing。
  那不像是人类的眼神,而是野兽!
  卧槽!
  陆时九这傻逼是得了狂犬病吗!
  感情他之前被咬不是错觉?
  “陆时九你他妈的……”
  沈白艰难吐出一句优美的国粹,还没来得及多骂两句,就眼前一黑,翘辫子了。
  *
  “近代的末r.ì预言者为了避免尴尬,不为世界的末r.ì设定r.ì期……”
  “迄今为止,所有为世界末r.ì设定的r.ì期都无声无息地过去了。但是这些预言家经常为他们显然的失败找借口解释。例如……”
  耳边传来机械女声。
  朗读的内容是科普著作《宇宙的未来》。
  沈白蓦地睁开眼,捂住脖子被咬的地方大口呼气。
  那令人窒息的疼痛似乎还残留在j.īng_神上,然而事实是,现在他的脖颈上没有任何伤口。
  确定自己没事后,沈白回头望了一眼。
  身后的人正趴在桌子上熟睡,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异常。
  但沈白总觉得,那人随时都会跳起来再给他来一口。
  不管之前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梦还是他的臆想,他现在都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老师!我想上厕所!”
  沈白蓦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挺直着背脊像是颗j.īng_神的小白杨。
  身旁正在打瞌睡的李挺鹤被他这一出闹得没了睡意,睁着睡意惺忪的眼吐槽一句:“这给孩子憋成啥样了?”
  沈白瞥他一眼,看着他身上壮实的r_ou_r_ou_,准备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就拿他来当挡箭牌。
  这一身r_ou_,应该够那疯子多咬几口吧?
  ……
  得到老师的同意,沈白赶紧从后门跑出教室。
  离开前回头一瞥,挂在教室中央的时钟正好指向五点二十分——还有二十分钟就要放学了。
  而坐在他座位后面的那人放在课桌上的手指忽然动了动。
  沈白没再犹豫,加快脚步冲向男厕所,然后把自己关进隔间里,反锁。
  这才静下心来,好好梳理到底发生了什么。
  ……
  他,沈白,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大一学生。
  比起其他同学来,不过就高了点,帅了点,一入学起就被评为校C_ào。
  但他从来都认为自己很平凡。
  直到今天,在他身上貌似发生了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灵异事件。
  亦或者是说,他好像拥有了预言的能力?
  由于一切发生得太过迅速,沈白现在也搞不清楚,那到底是亲身经历还是他预知到的即将发生的事。
  但可以肯定的是,陆时九绝对是故意的!
  因为嫉妒校花喜欢他,所以恨不得生吃他的血r_ou_!
  这时候,沈白才为自己的优秀感到一丝烦恼。
  同时,也有点洋洋得意。
  陆时九是他的高中同学,从高一以来,一直都是年级第一,把第二的他压在身下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原本以为摆脱了陆时九这个包袱。
  结果陆时九竟然和他进了一个学校,还分到了同一个班,实属无奈!
  可成绩再好又怎么样,x_ing格沉闷y-in郁,天天一副谁欠他钱似的面瘫脸,女生都避之不及。
  包括他暗恋的校花,也从来没和他有过j_iao集。
  沈白知道陆时九暗恋校花,是偶然中发现的。
  在校花和他谈笑时,在校花给他送东西时,在校花和他告白时,那道暗沉的视线仿佛燃烧起了火焰,带着愤怒与不甘,让人无法忽视。
  “呵呵~”
  想到此,沈白心情愉悦的低笑出声。
  然后下一秒,蓦地闭上了嘴。
  厕所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现在是上课时间,他不可避免的联想到了陆时九那个乱咬人的疯子。
  他侧着脸,耳朵贴在门板上。
  听着那脚步声进了男厕,又进了他隔壁的隔间,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龙哥,快要放学了……”
  “好,我会快点的。”
  一男一女的j_iao谈声在空旷的男厕中响起。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