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我好弱,我装的 作者:挥墨仲秋(下)

时间:2022-11-18 20:40标签: 幻想空间 强强 异能 末世
第48章 48 大山工地的救援路线基本确定了。路寅说, 首选路线是从北二环走,往y-ng城东路的方向行驶,路上没有车祸和丧尸群影响的话, 最快二十分钟左右就能抵达目的地。 丧尸群另外说,北二环属于捷径, 上面不可能会没有车祸。曾程反驳道, 幸存者逃生也会选择
第48章 48
  “大山工地的救援路线基本确定了。”路寅说, “首选路线是从北二环走,往yá-ng城东路的方向行驶,路上没有车祸和丧尸群影响的话, 最快二十分钟左右就能抵达目的地。”
  “丧尸群另外说,北二环属于捷径, 上面不可能会没有车祸。”曾程反驳道, “幸存者逃生也会选择近路,北二环道路堵死的可能x_ing更大, 即使没有堵死,但凡有点车辆堵塞也需要绕远路,抵达目的地最少需要一个小时,这还是在没有出现大型j_iao通事故的情况下,一旦出现就得原路返回,道路直达的便捷x_ing也导致了它没有城区的可变通x_ing大。”
  “所以还有备选路线。”路寅推了下眼镜, “从小营坡——也就是去往知行学校必经的那条路, 朝着国际贸易金融城的方向行驶, 最快半个小时可以抵达, 碍于地处老城区,潜藏的未知因素过多, 保守估计需要两个小时。”
  “首选路线距离短,安全x_ing高, 可以考虑。”周廷深说,“曾程和苗苗去探路, 如果有车祸和尸群的影响,不到两分钟就能看出来, 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曾程、柳苗苗:“明白。”
  曾程去了, 那么路寅肯定又是留下来了, 他很自觉,“我会和大宝坚守基地防线的。”
  “不。”周廷深却说,“我打算带大宝一起走。”
  这倒是路寅没想到的,“为什么?”
  “大山工地还处于修建过程,各类工具的危险x_ing高,钢筋混水泥的结构暴露在外,平地摔都有可能致死,更别提逃命过程中出现的其他意外。”周廷深说,“不管是幸存者肢体带伤无法行走,还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人数多了,就会影响救援的进度和效率,有大宝负责治愈,能够在最大程度上减轻我们的压力。”
  他们的队员人数有限,更适合搜救能够自行行走的幸存者,否则遇到突发情况就会陷入被动。
  路寅沉默了。
  周廷深道:“你经常留守基地,对守塔兵的实力很清楚,就算大宝不在也不会影响你发挥。”
  路寅道:“我不是在担心这个。”
  “那你在担心什么?”
  “我不会做饭。”
  “没让你做饭,我们搜来的罐装食物不少,倒出来热一下就行。”
  “我真不会。”
  周廷深道:“热一下都不会?”
  “……”路寅不得不就地躺平,“其实去年拿大宝铁锅煮面忘记关火的人是我,不是老刘。”
  众人:“??”
  路寅面露痛苦,“我真不会。而且这次老刘不在,再烧通就没人给我背锅了,我不想连底裤穿什么颜色都被督察组时刻关注着。”
  就算治愈型异能者满嘴跑火车,督察组都会因为他们特殊的感应能力,把被选中的「幸运之子」查个底朝天,坚决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有问题的细节。
  “……”周廷深深深扶额,“那就让大宝热完再走。”
  路寅拜地,“谢主隆恩。”
  柳苗苗说:“我很好奇你后来弥补老刘了没?”
  “没。”路寅理不直气也壮,“他至今还以为是他烧通的,实际是我烧通后忽悠他去煮面,以他的头脑,弥补了肯定会被发现。”
  柳苗苗了然道:“这样啊。”
  然后下一秒,路寅的声音就从卫星电话里传出来:“他至今还以为是他烧通的,实际是我烧通后忽悠他去煮面,以他的头脑,弥补了肯定会被发现。”
  路寅:“……”
  柳苗苗晃了晃手里的录音,j-ian笑道:“叫爸爸。”
  路寅没有犹豫:“爸爸。”
  柳苗苗特别舒心,“乖儿子。”
  认祖归宗的二人刚要离开去做准备,就听周廷深道:“还有件事。”
  几人回头看他。
  “这次……我想带小丞一起去救援。”周廷深捻着自己的拇指,“他的情绪不太对劲,我担心他继续闷在基地里会出事。”
  几人齐声道:“我们完全没有意见。”
  曾程说:“甚至还觉得这个决定有点晚了。”
  周廷深苦笑道:“只希望不是真的晚了。”
  ——
  时丞像是基地请来的免费花匠,每天不是在浇花就是在浇花的路上,即使全都浇了个遍,他也会待在花园里,要么站着晒太yá-ng,要么坐着放空思绪。
  不过他今天都没有,而是拒绝李彬的帮忙,自己打来了水,继续浇灌他已经浇过的花丛。
  这样的反常程度,连李彬都忍不住提醒他:“时丞,你已经浇过三遍了,歇一会吧。”
  时丞也觉得李彬反常,“你全都看到了,为什么不怕我?”
  李彬确实看到了,甚至想了一宿也没想通,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没有人会害怕自己喜欢的——”
  “可是我不喜欢你。”时丞费力地抬起装了三分之一水的塑胶盆,放在旁边的花坛上,“我喜欢哥哥。”
  “我知道。”李彬像是铁打的一样,“我是在回答你的问题。”
  “可我不想听到这种回答。”时丞把洒水壶灌满,“我也不需要除了哥哥以外的人的喜欢。”
  李彬有些挫败,“那我不说这个了,说其他的总可以吧?”
  “不可以。”时丞继续浇花,从始至终都没看过他一眼,“你能不能不要再喜欢我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