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不做人后我爆红了 作者:冬半暖(一)

时间:2022-11-16 20:38标签: 爽文 灵异神怪 玄学 都市异闻
文案 富可敌国的关大少被渣渣联手坑进了无一生还的空难里,尸骨无存。 确定关大少死得不能再死后,为表哀悼(庆祝),喜不自胜的渣渣们悲痛欲绝(欢天喜地)举行了盛世丧礼,全网直播,广而告之。 可在众目睽睽的丧礼上,官方已经盖了死亡公章的关大少优雅地
文案
  富可敌国的关大少被渣渣联手坑进了无一生还的空难里,尸骨无存。
  确定关大少死得不能再死后,为表哀悼(庆祝),喜不自胜的渣渣们悲痛欲绝(欢天喜地)举行了盛世丧礼,全网直播,广而告之。
  可在众目睽睽的丧礼上,官方已经盖了死亡公章的关大少优雅地诈尸归来,冲他们笑得明媚而又恶劣,“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顿时,全网炸裂!
  渣渣们惊惧得肝胆欲裂,“你是人是鬼?!”
  关大少笑眯眯,“你猜?”
  关雎死后才知来处,可天道却容不下他这异世孤魂,非要把他劈得魂飞魄散。
  无奈之下,只好寻一气息醇厚的大气运者借点气息,好蒙蔽天机。
  只是对方好像不太乐意,那他就换个人叭。
  被恶意篡改人生的贺洲从小在泥泞里摸爬滚打着长大,愣是凭着一股坚韧劲,混成了又冷又硬、又狠又凶的刑警大队长。
  凶得常人退避三舍、可止小儿啼哭。
  唯独那死而复生的关大少时不时地来撩他,还是不负责任的那种。
  他有点生气,就把人给凶巴巴地凶走了。
  可回头却看见他在撩别人,更生气了。
  只好去把人给找回来:你还是渣我吧,别去祸害别人。
  关大少笑盈盈:不生气?
  贺洲:为民除害是我的责任。
  主角名字来自“关关雎鸠(关雎),在河之洲(贺洲)”。
  【阅读指南】:
  1.现代架空,内容纯属虚构,私设全是瞎掰,不要封建迷信。
  2.大概不会太恐怖,因为我也怕。
  3.1V1,HE,真假少爷梗。
  4.又美又浪、又渣又皮、鬼修大佬受VS又冷又硬、又凶又狠、刑警队长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爽文 都市异闻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雎,贺洲 ┃ 配角:《反派没有求生欲》 ┃ 其它:《生命倒计时》
  一句话简介:不是不做人,是真不是人
  立意:维护人间正义,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
 
 
第1章 荒野大雨遇少年
  “哗哗哗——”
  大雨滂沱,天空漆黑如墨。
  开着车的贺洲把大灯打开,像劈开黑暗的一道光,在荒无人烟的高速上沉默地飞驰着。
  刚刚明明还万里无云、朗朗乾坤,谁知一开进这座山就乌云翻滚,天色迅速暗沉。紧接着电闪雷鸣,暴雨就急吼吼地一点招呼都不打,劈头盖脸地倾盆而下。
  暴雨把天地间模糊成一片,贺洲看着车前仅能被照亮的短短一段距离,微微皱眉:这暴雨怎么下得白天居然比黑夜还暗?
  念头刚落,突然在远处的一个闪电之下,贺洲好像看见前方有一半截白色身躯,摇摇晃晃地漂浮着,在大雨中有些模糊扭曲。
  心里陡然一突,贺洲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下意识地一紧,皱眉。
  随着车子渐渐开近,才逐渐看清,原来是个穿着黑裤白衫的人,在路边踽踽独行。
  之前隔得太远,他黑色裤子融进黑暗里,导致远远看去,竟好像只有上半身在漂浮。
  虽然还没来得及往诡异处想,但贺洲还是暗暗松了口气。
  正纳闷这人怎么在高速上徒步,就见那身影转身停下向他招手拦车。
  这是要搭便车吗?
  贺洲微微蹙眉思虑了一瞬,在渐渐靠近时慢慢减速,最后把车停至对方跟前。
  对方主动凑上前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弯腰对刚降下车窗的贺洲友好微笑,“你好,请问我能搭个便车吗?”
  贺洲一看清那张就算被淋成落汤j-i也依旧灿若ch.un花、皎若明月的脸,整个人猛地一震,瞳孔微缩:这、这不是帝京沈家刚找回家不久、就遭了空难的关大少吗?!
  那时他看新闻,卫星捕捉到的画面是:那航班客机在万里高空中好好地飞行着,尾部突然爆炸烧成了火球,能照亮天空的火焰瞬间席卷整个机身,紧接着连番爆炸,把像流星一样坠落的飞机炸成了碎片、燃成了灰烬。
  光是看画面就能知道,里面所有的乘客和工作人员都无一能生还。
  这是数十年来最惨烈的空难,所以这一个多月以来,这事情在各大新闻频道屠了版。
  遇难者名单上,帝京首富企业的继承人关大少赫然在列。
  而他的亲生家庭沈家,也官宣发文哀悼了一个多月,到现在还没有停。
  那眼前这人是怎么回事?
  难道空难名单有误?
  还是物有相同,人有相似?
  毕竟长得相似的人多得去了,而且他也没见过真正的关大少,只空难之后在网上不可避免地看到了他铺天盖地的黑白遗像。
  所以贺洲没有多想,开了副驾座旁的车门,“上来吧。”
  不管是谁,总不能把人丢在雷雨j_iao加下的高速上,太危险了。
  “谢谢。”少年的谢意真诚,抬脚上车时还特意给车内挡了挡风雨飘进来。
  车内开了灯,近距离贺洲才看清,对方白衬衫黑长裤,通身清贵优雅的少年气。浑身s-hi漉漉的,狼狈却不失礼,尽量不沾s-hi车内。
  一看就是底蕴很深、教养很好的世家子弟。
  “不客气。”正要重新开动车的贺洲,突然有一股似乎从少年身上传来的y-in冷寒气瞬间席卷全身,让他猝不及防地没控制住生理反应,汗毛陡然竖起。
  贺洲开车的动作微滞,这才不着痕迹地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眉眼过分j.īng_致的脸,在车外黑暗的映衬下,显得唇色太过殷红、肤色太过冷白,s-hi润的头发纯黑得如被墨色晕染,且浑身还透着一种y-in冷的气息——
  贺洲不动声色地把车开出去,声音四平八稳,“要去哪?”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