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校草家白兔精室友又软又撩! 作者:糯米米(中)

时间:2022-09-22 21:15标签: 爽文 甜文 校园 豪门 HE 现代
第93章 92.好巧,又来捉j-ian? 化妆师似乎和这个妖艳的男人是老熟人了,没好气地说:去,给你年轻五岁你也没有这么好的皮肤! 啧,好打击人~男人这么说着,却让人觉得他丝毫没有受到打击。 男人冲路酒抛了个媚眼:小弟弟,今天多多关照了哦~ 从他进来那一刻
第93章 92.好巧,又来捉j-ian?
  化妆师似乎和这个妖艳的男人是老熟人了,没好气地说:“去,给你年轻五岁你也没有这么好的皮肤!”
  “啧,好打击人~”男人这么说着,却让人觉得他丝毫没有受到打击。
  男人冲路酒抛了个媚眼:“小弟弟,今天多多关照了哦~”
  从他进来那一刻,路酒就知道,他肯定是自己今天的搭档,“野猫”的扮演者了。
  果然很野......
  “我不叫小弟弟,我叫路酒。”路酒一脸认真的说道。
  男人笑得花枝乱颤——真的是乱颤,路酒觉得他戴的超长假睫毛都快被他颤掉了,又伸手在路酒的鼻尖点了点,随着他手臂的挥动,一股幽香的气味悠悠飘来。
  他再次感叹:“好可爱的孩子。”
  化妆师开始赶人了:“虞恩,别在这里捣乱了,出去呆着。”
  被叫做虞恩的男人白了化妆师一眼,扭着纤细的腰肢走了。
  他出去之后,化妆师脸上才出现一丝嫌弃的表情,对路酒道:“你别理刚才那个人,除了拍摄,也别跟他靠太近,他不知道跟多少人睡过,脏得很,说不定还染了艾滋!”
  路酒有听说过什么是艾滋,他紧张地问化妆师:“那、那我刚才被摸了两下,会不会染上??”
  化妆师被他逗笑了,“你还真是可爱!你身上没有伤口,不会染上的。”
  路酒想了想,也是,便放下心来。
  他化完妆,兴冲冲地跑出去给路隐看:“阿隐,好看吗?”
  他的头上戴了两个猫耳朵,如果是别人看,或许会觉得非常合适,就像一只被主人非常疼爱的小猫咪。
  但是路隐不一样,他知道路酒有一双比这个仿真猫耳漂亮无数倍的兔耳朵,所以怎么看这两只猫耳都不顺眼,皱了皱眉。
  路酒观察着他的表情,发现他皱眉后,撅起了嘴问:“不好看吗?”
  “不好看。”路隐看他瞬间低落的表情,抬手揉了揉他的和他的人一样软的头发,低声道:“原来的更好看。”
  路酒脸上这才明朗了,“我也这么觉得!”
  拍摄的时候,也许是刚才化妆师的话给路酒留下了y-in影,他怎么都有些放不开,不敢和虞恩靠得太近。
  休息的时候,虞恩丝毫也不尴尬地挑眉问:“那个化妆师又造谣我有艾滋了?我都说了我每次都有戴t的。”
  路酒也觉得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有些对不起他,抠了抠头,说道:“对不起......”
  虞恩耸了耸肩,勾唇笑了笑:“没关系,我也习惯了,你也不是第一个这样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路酒总觉得在他什么都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下,内心却是伤痕累累的,于是再次向他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随便相信的,我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
  虞恩看着他清澈见底,写满了真诚的双眼,愣了愣。
  有多久,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了。
  只可惜,久而久之,就连自己也已经麻木。
  “你和你那个biao子妈一样,天生的贱.货,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恶心,都松了,就不要再卖了。”
  ......
  既然他们觉得他是那样的人,那这个锅不能白背,他就做个那样的人吧。
  他敛下眉眼,长得夸张的假睫毛掩盖了他眼睛里的神色,片刻,才抬起头,笑得妖孽:“我就是那样的人,除了没有艾滋这一条,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那边摄影的秦子豪招呼他们:“休息够了吗?我们继续吧!”
  虞恩的专业素养没得说,又或者说他是本色出演,他扮演的野猫野x_ing十足,挑逗魅惑。
  路酒也是本色出演,但还不够专业。
  秦子豪亲自上前给他摆好姿势,一只手扶着他的胯部,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腕,在他耳畔道:“很壕,就是介样......”
  原本只是帮他摆正姿势,但摆着摆着,就变了味:“......小酒,你身上怎么有股甜甜的n_ai味?还没断n_ai吗?”
  场外的路隐咳了几声,提醒秦子豪的越线。
  但是秦子豪仿佛刻意跟他作对似的,更加贴近了路酒,甚至托着他的腰,嘴唇若有若无地擦过路酒的耳畔:“截里应该截样......”
  路隐直接上前把两人分开,拉着纯洁到不知道自己被吃了豆.腐路酒就要走。
  秦子豪这才松开了路酒的手,“okok我不闹了!”
  说完,回到自己的拍摄位。
  但他却没有立刻进行拍摄,而是轻声问路隐:“你和他是认真的?”
  路隐不置可否。
  “那......小文呢?”秦子豪低声质问。
  路隐听到这个名字,语气平淡地说道:“我和他,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他怎么会......”秦子豪有些激动,那边正在拍摄的两个人都往这边望了过来,他才抿了抿唇,半晌才说道:“算了,好好珍惜小酒。”
  路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把目光放在努力凹造型的路酒身上。
  他的眼睛里有秦子豪从未见过的温柔。
  拍摄期间,虞恩的手机响了好几次,秦子豪不太满意地说:“去把手机关了。”
  虞恩没有关机,只是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没过多久,路酒看见他的手机屏幕亮了,他见虞恩的目光偶尔会瞥向亮着的屏幕,唇边便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他原本还好奇他为什么不把手机放进包里,现在便明白过来了。
  一定是很重要的人的电话吧?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