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校草家白兔精室友又软又撩! 作者:糯米米(下)

时间:2022-09-22 21:10标签: 爽文 甜文 校园 豪门 HE 现代
第151章 147.我们永远在一起(路隐X路酒-完) 大量记忆瞬间涌入脑海,路酒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等他醒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月池岸边,靳鲤和路隐都在旁边看着自己。 路隐摸了摸他的脸: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路酒抓住他的手,第一句话便
第151章 147.我们永远在一起(路隐X路酒-完)
  大量记忆瞬间涌入脑海,路酒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等他醒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月池岸边,靳鲤和路隐都在旁边看着自己。
  路隐摸了摸他的脸:“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路酒抓住他的手,第一句话便是:“阿隐,那帽子是我的!”
  路隐一时没有理解他跳脱的思维,只是挑了挑眉以示询问。
  “那顶红配绿的帽子,是我的......”
  路酒激动得语无lun次,混乱地把自己的回忆叙述了一通。
  路隐蹙着眉,努力地从他废话连篇的叙述里面挑选出有用的信息再重新整合,终于弄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
  他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却掀起了骇然大浪。
  原来那个曾经救了他的孩子,竟然是路酒!
  当时他的眼睛能看清楚后,便找到了云纪文。
  在他那里,他看到了眼睛还没好的时候,依稀看见的那顶红绿相间的帽子,又想到那人不会说话的样子,再加之云纪文也并没有否认,便理所当然地认为救了他的人是他。
  路隐攥着路酒的手,眸光紧紧地摄住他的脸。
  幸好......幸好这只笨兔子来找他了,幸好他们没有因此错过。
  靳鲤左看看右看看,翻了个白眼,说道:“够了够了,你们不要再我这个孤家寡鱼这里秀恩爱。”
  路酒送开路隐的手,转而跑到靳鲤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鲤鲤!!你真是我的锦鲤!”
  靳鲤冷笑:“呵呵,终于想起我了?”
  “我这不是磕坏脑袋了嘛!”路酒一点也不以这个为耻:“对了......这几年,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靳鲤淡金色的瞳孔有些游离,“就是去旅游了......”
  “去哪里旅游了?”路酒继续问。
  “不告诉你!”靳鲤傲娇地哼了一声:“算是你把我忘了的惩罚。”
  路酒不高兴地撅起了嘴。
  路隐没有打扰二人叙旧,路酒邀请靳鲤到他家里去玩,但是靳鲤却说:“我不去,一股味。”
  路酒辩驳道:“我们家没有怪味,很干净的。”
  靳鲤不屑地道:“恋爱的酸臭味。”
  临走前,路酒有些不舍:“你真的不去我们家玩一玩吗?”
  在他的再三邀请之下,靳鲤最后还是拒绝了他,只是说道:“下次来找我的时候,给我带多点名贵的虾米就行了。”
  靳鲤除了在水底吐泡泡,还有一大人生爱好,就是吃虾米。
  路酒满口答应下来,和路隐离开了。
  ............................................................
  他们一起到秦叶韵那里,把被带去住两天的路菠萝接了回来,一家三口来到一家甜品屋。
  这家甜品屋路隐和路酒高中的时候经常光顾。
  路酒很喜欢这里的抹茶慕斯和提子蛋糕,路隐倒不是很喜欢吃甜品,大多数时候都是陪路酒过来的。
  但看着路酒大口吃得满嘴n_ai油,一脸幸福陶醉的样子,不由得也会跟着吃上一点。
  他们一进门,甜品屋的阿姨就热情地过来招呼:“好久不见你们两兄弟了!哎呦......孩子都有了,跟哥哥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一直以为两人是兄弟。
  甜品屋里贴满了写着各种各样或中二或感人的誓言的便利贴,路酒当时也写过,一进到店里,就开始找了起来。
  路菠萝不解地看着他的笨蛋爸爸开始满店翻找起来,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他从椅子上跳下来,凑到路酒旁边:“你在找什么?”
  “我在找我以前和你父亲一起写过的卡片。”路酒把路菠萝抱起来,指着墙上的卡片告诉他。
  他边找边嘟囔着:“奇怪了......我记得以前就在这边的啊......”
  “菠萝快帮爸爸一起找......啊,对了,”路酒像是想起了什么,歉意地笑了笑:“我忘了,你还不认识这么多字吧......”
  路菠萝不服气地说道:“我认识1000个汉字了!”
  “哦......那你读读这个?”
  路酒指着一张绿色的便利贴。
  “我......什么你......”路菠萝硬着头皮,磕磕绊绊地读下去:“不是为了你的别野......”
  他还没有读完,路酒便哈哈大笑起来:“我们家菠萝真可爱!”
  路菠萝有些羞愤,自己竟然被笨蛋爸爸看不起了!
  他别过头,决定和他绝j_iao五分钟!
  路隐也走过来陪着他找,最后在另一面墙上找到了当时他们一起写下的兔子形状的卡片,伸手将它拿下,递到路酒面前,眸含笑意。
  路菠萝看到了,眼前一亮!
  这句他会读!
  “我们一定要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为期,宣哲人:路酒,路隐。”
  小孩子n_ai声n_ai气地把这种情话说出来,一下子吸引了旁人的目光。
  路酒有些脸红,捏了捏路菠萝的脸:“小屁孩不准学这些......还有,是宣誓人,不是宣哲人。”
  “切~”路菠萝不屑:“我才不要学你们,这么土!我要吃蛋糕了!”
  卡片找到了,他们便在曾经经常坐的位置落座。
  落座之后,路酒的目光还流连在那张卡片上,那上面还傻兮兮地印这两个鲜红手指印。
  那是当初路酒自己用红色的笔把自己的大拇指的指腹涂得鲜红,再印在上面的,涂完自己的还不算,还要把路隐的手也涂了,逼迫着他和自己一起画押。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