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天意风流 作者:月神的野鬼(上)

时间:2022-09-20 18:45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强强 史诗奇幻
文案: 李稚从小到大一直在做同一个梦,梦中有个少年神仙似的小哥哥在月下对着他温柔地吹笛子,某天他见到谢家大公子谢珩的背影,一时之间惊为天人,梦中的神仙真的活过来了,于是他开始了汹汹的暗恋倒追之路。 眼见着两人即将要心有灵犀修成正果,真正的白
 文案:
  李稚从小到大一直在做同一个梦,梦中有个少年神仙似的小哥哥在月下对着他温柔地吹笛子,某天他见到谢家大公子谢珩的背影,一时之间惊为天人,梦中的神仙真的活过来了,于是他开始了汹汹的暗恋倒追之路。
  眼见着两人即将要心有灵犀修成正果,真正的“白月光”出现了,李稚这才震惊地发现,他撩错了。
  他!撩!错!人!了!
  李稚一脸尴尬,“我认错人了。”
  谢珩:“嗯。”
  李稚:“抱歉啊。”
  谢珩:“没事。”
  李稚:“那我们……结束?”
  谢珩看着他,“嗯。”
  谢珩静静地看着李稚去撩他心爱的白月光了,都得死,他点了下头,都得死。
  前期芝兰玉树后期不想做人了的攻X哪有什么岁月静好还不是我在背锅前行的受,he.
  本文在9月25号入v,入v当天有三章掉落,感谢大家支持,笔芯。
  作者微博:月野兔牌修正带
  文章更新频率:目前隔r.ì更新,请假会另外说!
  作者微博:月野兔牌修正带
  立意:无论是什么样的困境,只要心怀光明,终究能够等到云开见月明
 
 
第一卷
 
 
第1章 楔子
  景帝元和三十四年冬,太子赵崇光被诬告谋反,与太子妃卫文君一起在红雀台自焚而死,太子素有贤名,消息一出,天下冤之。
  京州。黄门太监纪元庭惴惴不安地坐在逃亡的马车中,他怀中紧紧地搂着两个孩子,一个只有两岁,另一个十岁,这两个孩子正是罪太子的一双遗孤。
  外面下着暴雨,马车在山谷中疾驰发出恐怖的声响,两岁的弟弟心中害怕,喊了一声“哥哥”。
  十岁的哥哥身上有伤口,正流血不止,他已经痛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听见这一句轻轻的“哥哥”却仍是睁开了眼睛。
  “别怕。”
  两岁的弟弟忍不住哭了起来,车中只听得见他低声抽泣的声音,很快他被纪元庭一把用力搂住,“不哭,小皇孙殿下咱们不哭,不哭啊。”
  哥哥不像弟弟那般懵懂不知事,父母自焚而死,老师惨死诏狱,一眨眼间家破人亡,他自己也身受重伤命在旦夕,要说眼泪早就没有了,他手撑着按在膝盖上,苍白的嘴唇动了动,忽然说了一句话,“那人信不过,你带阿衡走,我跟他走。”
  纪元庭闻声一下子看向他,“可太子妃殿下之前说……”
  “阿衡他才两岁,他将来都不会记得今r.ì的事,只怕容易被人利用。”哥哥摇头,“你带他走,我跟那人走。”
  纪元庭有点慌张,“那殿下你……”
  “我没事。”哥哥看向抹着眼睛的幼弟,“阿衡,不哭了啊,等哥将来弄死那帮乱臣贼子咱们就回家,哥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哥哥!”
  哥哥忽然忍不住低头咳嗽了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他用力捂住,对纪元庭说:“你快带他走!”
  “好!”
  弟弟站在山林中,他望着那辆黑色马车逐渐远去,忽然反应过来想去追,却被一只手从后面抱住,“哥哥!”纪元庭一把抱起他就往另一个方向走,两岁的孩子嘴中大声喊着“哥哥”,那声音在暴雨中简直撕心裂肺,一只手忙捂住他的嘴。
  马车上,赵乾听着那凄厉的叫喊声逐渐消失,他用力地攥着手,慢慢闭上了眼睛,“等着我。”
  马车往约好的接头地方疾驰而去,从这一刻起,两个孩子的宿命天差地别。
  破败的茅C_ào屋中,太监紧紧地抓着小皇孙的胳膊。
  “李稚,从今天起,你就叫李稚。”
  “我叫赵衡,我不叫李稚!哥哥!我要哥哥!”
  “李稚,你是李稚,你没有哥哥。”
  “我不叫李稚,不是!我有哥哥,哥哥!”
  “李稚,听话,你是李稚,李稚才是你的名字,好不好?”
  “不……不要!”
 
 
第2章 
  十五年后。
  李稚站在房间中,看着自家亲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抹眼泪一边碎碎念。
  “你怎么就考上了呢?别人都考不上的,你怎么就能考上了呢?这怎么还要去盛京呢?”李庭说着话又把几样东西放入包袱中,“那文书是真的还是假的啊?可别是假的吧,这么多人偏就你一个考上了,若真是多好的差事,他们其他人就没有贿赂考官的吗?”
  “爹,官考行贿是要诛九族的。”
  李庭回头看向他,李稚立刻识相的住嘴。
  李庭继续埋怨,“你真想要当官,你当个小官就好了啊,在咱们这小地方当个主簿、当个县丞多好,这你去盛京一路上多远啊,万一在山里遇到豺狼虎豹,再遇到些打家劫舍的匪徒,还有山火、地动、洪水……”
  李稚听着自己的一百种死法,忙打断他道:“爹,我可以走官道住客栈。”
  “客栈那都是黑店!”
  “那我可以住寺庙!”
  “寺庙里有妖怪!”
  “那这样我从江州坐船去!”
  “那船走到江心漏底了!”
  逃不过的李稚:“……”
  李庭回过头,“你就非要去盛京不可啊?”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