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不成仙 作者:岁迟(下)

时间:2022-06-21 14:34标签: 情有独钟 爽文 穿书 灵异神怪
第24章 魇鬼 湖面再度泛起了阵阵涟漪,黑影搅碎一池月色,江绪骇然地睁大了眼,心头莫名升起了巨大的危机感。 好浓重的死气! 待在这,严绥简短而急促地嘱咐了句,切不可出来。 他说着,衣袖一挥布下了隔离外界的禁制,在江绪还没反应过来时便闪身至湖面上,
第24章 魇鬼
  湖面再度泛起了阵阵涟漪,黑影搅碎一池月色,江绪骇然地睁大了眼,心头莫名升起了巨大的危机感。
  好浓重的死气!
  “待在这,”严绥简短而急促地嘱咐了句,“切不可出来。”
  他说着,衣袖一挥布下了隔离外界的禁制,在江绪还没反应过来时便闪身至湖面上,手掌轻飘飘往下一抓——
  轰!
  灵力与湖下那物的滔天死气悍然相碰,江绪直觉胸口一痛,不受控制地朝着湖边踉跄了两步,面上一片惊骇。
  “这究竟是什么j.īng_怪,”他喃喃着,运转全身灵气勉强立在了原地,“它竟然能吸引我体内的y-in气?”
  无怪乎严绥不让自己出去,江绪心中仍有余悸,但凡一时冲动暴露在了外边,现在恐怕已经被吸光y-in气变成一具人干了。
  他遥遥观望着湖面上的动静,只见严绥已经轻而易举地将方才投湖的范二提着衣领捞了上来,此时正一掌拍在了一条漆黑鱼尾上,噗地一声,那鱼尾便在月色下迅速溃散成了无数黑气,又重新在遥远的湖面上凝聚。
  果然是j.īng_怪!
  江绪只觉得周身的引力骤然变大了许多,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朝着湖边的方向摔去,甚至体内的灵力与y-in气都像是被分开了般,水火不容地互相碰撞,逼得他发出声低低的闷哼,口中一片腥甜。
  严绥似有所感般回头望了眼,周身气势骤然又拔高了许多,他面不改色地一挥衣袖,无形的屏障便轻而易举地挡住了再度袭来的可怖攻击。
  “——!”
  无形的,难以形容的嘶哑啸叫在他脑中骤然响起,严绥的脸色骤然苍白了瞬,硬生生咽下了一口涌至喉间的鲜血,眼前不可避免地一阵发黑。
  “师兄。”
  恍然间,他仿佛置身于漫山遍野的绯红桃花中,梧桐在月色下簌簌作响,遥遥有个熟悉的身影立于树下,手中持着一截开得正好的桃花。
  “师兄,”江绪束着冠,背负长剑,对他露出小心翼翼却很欢喜的笑,“你来了。”
  他伸出手,桃枝上开得灼灼的花在风中颤抖:“这枝花,开得最好,送给师兄。”
  巨大的黑影在月色下渐渐凝聚,江绪盯着严绥忽然没了动静的背影看了片刻,心头一跳。
  不好!
  他想也不想地冲出了严绥布下的禁制,还未来得及做些什么,便砰地一声跪倒在地,痛苦地皱起眉,根本无法施展任何的能力。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江绪咬着牙苦苦支撑,那月色下的巨大黑影已经凝成了实体,往严绥身上狠狠砸去,他心头一惊,竟在情急之下暂时遏制住了体内的痛苦,颤颤巍巍地站起身,脚下一动便要往严绥那扑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黑影即将拍到严绥时,他终于脚下一动,暴退至江绪身前,骈指往前方一劈,袖袍好一阵鼓d_àng。
  “不是说了莫要出来么!”他头也不回地喝了声,手中还提着范二,“湖边五十步有我布下的隔绝法阵,你先离开此处!”
  江绪心知自己留在这也做不了什么,趁着此时严绥挡在自己面前,他一言不发地利落转身往外头奔去,直到周身骤然一轻,才脱力般往地上跌去。
  “呼……”
  身后的动静被隔绝的一干二净,此处的夜色依旧是沉默而安谧的,他好不容易喘过口气,又等待了会,才听见身后传来严绥的脚步。
  “今r.ì奈何不得他,”严绥的脸色有些微不可查的苍白,“先回去罢。”
  江绪点点头,脚步仍旧有些虚浮,那范二被严绥抗在肩上,双目紧闭,周身隐隐浮动着些漆黑死气,江绪端详了会,才道:“师兄,他不太好。”
  严绥微微颔首,目不斜视:“瞧出什么了?”
  不知为何,江绪总觉得他此时的心情不太好,原本就兴致不高的语气又低落了些:“生机仍在,但死气已经缠上了他,就算如今被我们救了,也得折损十几年的寿元。”
  “他命中该有此劫,”严绥仍旧没看他,“算是还了曾经的债。”
  “我知道。”
  江绪心中更加忐忑,他张了张口,隔了好一会才问道:“师兄,那是何物?”
  严绥却没有立即答他,眼神幽深地落在远方的黑暗中,似乎是在走神,却复杂到那些汹涌情感脸江绪都能看明白几分。
  不知为何,江绪心中忽地涌上股说不明白的悲戚,又掺杂了些道不明白的怅惘。
  “……师兄?”
  你想到了何人?
  夏风悠悠地吹过长巷,半晌,严绥终于开口:“南海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成珠,x_ing凶,善魇。”
  可方才那物并不像是活的,江绪不明所以,那身死气反倒像是冤魂厉鬼……
  等等。
  江绪忽然明白了严绥的意思,终于从荒废许久的记忆中扒拉出点曾看过的的古籍。
  “鲛人可做长明灯,食之不老……”他低声叙述着严绥未尽的话,有些难以置信,“惨死,则为魇鬼。”
  可魇鬼并非j.īng_怪,江绪仍有些不敢肯定,却听见严绥轻轻叹了口气:“这回是师兄看走眼了。”
  “怎、怎么可能,”江绪难以置信地愣了愣,“师兄,真的是魇鬼?”
  严绥无声地舒了口气,终于压下体内不断翻涌的气血与纷乱情绪,对江绪微微一笑:“绪绪,人都会犯错。”
  话虽如此,但江绪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讷讷应了声,道:“师兄如何确定那是魇鬼的?”
  毕竟他也去瞧过死者的尸身,上面的j.īng_怪气息虽薄弱到无法捕捉,但还是有着点残余的。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