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逢妖时 作者:瑾上蓝(三)

时间:2022-06-20 15:02标签: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强强 虐恋情深
第91章 初愈 就在一个时辰前,蔚凌刚从昏迷中醒来。 他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但他记忆停止的那个瞬间却又好像近如昨r.,纷乱与寒冷从未散去。 好像一切都还有挣扎的余地。 他在黑暗里慢慢恢复意识,恢复温度,睁眼时,是温热的额头碰到他的额头,有花的
第91章 初愈
  就在一个时辰前,蔚凌刚从昏迷中醒来。
  他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但他记忆停止的那个瞬间却又好像近如昨r.ì,纷乱与寒冷从未散去。
  好像一切都还有挣扎的余地。
  他在黑暗里慢慢恢复意识,恢复温度,睁眼时,是温热的额头碰到他的额头,有花的芬芳渗落周围,以一种无法言语的安心感安抚着他的意识。
  在上方的人是玉兰仙子沉花。
  两人的目光对视片刻,最后是沉花不好意思地抬起身来:“你终于醒了,有些发烧,待会儿喝点药再休息一下。”
  蔚凌见到熟悉的人,神色也温软了下来,他纤细的睫毛随着他合上双眼稍微地掩去了茫然,再睁开,只剩下一汪静水的安宁。
  “玉兰仙子…你怎么来了。”
  沉花道:“我也是受人之托……封印解开后你一直高烧不退…我真不知道你那个、那个臭妖怪是在救你还是在杀你,你这种级别的修为,硬生生失去了灵核,没有暴毙而亡已是奇迹。”
  蔚凌轻轻动着手指,关节有些僵硬,触觉的反应很迟钝,除此之外,他几乎感觉不到体内法脉,法力像是被剥离一般,只剩下空d_àngd_àng的错觉。
  不,或许这不是错觉。
  蔚凌抬起头,眼角残了些余红,是大病初愈时受了凉的虚弱。他静静看向沉花,似乎在从她的眼中确认着什么。
  沉花愣了一会儿,她本想直言道来,却被蔚凌的眼神给搞得失了觉悟。
  “梼杌吞掉了你体内的诅咒,但那诅咒连着你的法脉,所以…从你身体里抽离的同时也对你的灵核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蔚凌不说话,他撑着身子坐起来,浑身乏力得很,散落的黑发沿着侧脸垂下,落在他纤瘦的肩膀,房间里昏暗的火光笼着他的轮廓,斑驳着他好看的鼻子和淡薄的唇,给那张毫无血色的面孔沾上了些许暖意。
  沉花难过地闭了闭眼,缓缓道:“也不知道具体伤到什么程度……至少灵核恢复以前,你都不能再习得仙法了。”
  “…”
  “但、但也不全是坏事,一般人早该死了,你却活了下来……现在诅咒散尽,你不必再担心承受诅咒的痛苦。”沉花猜不透他平静的神色后面究竟是怎样的心态,可法力尽失对一代仙尊是何等残忍的事,沉花不受控制,一个劲往坏的想,越想越难熬:“我去给你熬些药,你现在是凡人身子……被那么强大的妖力封印了一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撑过来的。”
  说完她就后悔了,她干嘛提“凡人”二字,恨不得自己掌自己大耳巴子。
  蔚凌轻轻捂住额头,他的手心很凉,额头却很热,乏力感散不去。
  在那之后的事,他并非全然不知。
  夏洲离开的时候,天地间只剩寒雨不尽,没过多久,浑厚的妖力便把他包围,是密不透风的外壳,又是柔软温暖的绒毛。
  他的意识在如此的安抚中慢慢下沉,就像每一个被夏洲拥入怀中的夜晚,亲密无间,贪恋的体温。
  蔚凌以为自己活不过那r.ì,诅咒渗透全身时,那痛苦仿佛千刀万剐,冤魂的哭声在脑海里冲撞,他甚至在想,倘若夏洲能够杀了他,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的解脱。
  但是没有。
  夏洲没杀他,而是吞噬了他的诅咒,废尽他的修为,用妖力将他封印,防止他在最脆弱的时候再次受到伤害。
  夏洲要让他活。
  “顾煊承来过琉璃山,把整座山翻了个遍寻你踪迹,所有人都说你被梼杌吃了,可他就是不信…然后,然后…好不容易他离开了,没过两天顾鸢又来了,张口就说你危在旦夕,希望我能想办法救你。”沉花讲到这里,神色凝重起来:“我以为又是什么圈套,可他来的带上了你的忘川剑。”
  蔚凌顺着沉花的目光看去不远处的柜上,忘川剑置于那里,一坠白玉紫流苏,沾着屋内昏暗火光,闪若星辰。
  蔚凌轻蹙着细眉,抿唇不语,他似乎在想着什么,可最后无奈一脸茫然。
  沉花看他漂亮的脸蛋苍白憔悴,想着或许该让他多休息,于是说:“哎,我去熬药,再让人准备些吃的,外边儿还在下雪,你好好躺着,别受凉。”
  她无力去猜测蔚凌的心情,越是细想越是难受,若是断骨脉封还可再续再接,如今灵核受损修为毁尽,仙法这条路很难再续,再想想蔚凌已神化至仙的法力,眨眼的功夫就毁了干净,往后会有多艰难,不想而知。
  “我想洗澡。”蔚凌迟缓地转头看向沉花,微垂的眸间散若薄霭:“浑身都是汗,难受。”
  沉花不由得吃了一惊,旋即又屈下身摸摸蔚凌的额头:“你被封印了一年,这才醒来,你不饿?就想着洗澡?”
  “饿。”蔚凌诚实地回答:“有劳仙子了。”
  沉花心里对蔚凌是担心来担心去,可没想到这楚楚可怜的小美人比她想的要坚强,别人废了修为大多是又哭又闹又上吊,可蔚凌却态度谦和,温声细语,虽然脸色难看得好像刚从棺材里挖出来,却也给人一种淡若清风的平静感。
  兴许他已经厌烦了修炼,想做一介凡人?
  沉花心里不禁起了这种心思。
  老实讲来,当初她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态来到这间府邸见到封印着蔚凌的黑色妖炎,十足捏了把冷汗,沉花是出了名的怜香惜玉,以前就把蔚凌当成小宝贝偷偷宠着,这些年一路看他被扯进凡尘受尽折磨,最后沦落成这幅惨状,心里很不得把那些害他的人一个一个拧出来揍成王八羔子。怨是她虽然修为了得,但极少是能暴力对人的仙法,到了想发泄的时候只能闷在心里怪难受。
  *
  这天夜里,府邸上的婢女都忙成一团,蔚凌沐浴后回到榻上休息,沉花留下来给他喂药,顺便讲了些琉璃山的近况。
  自上次S_āo乱过后,琉璃山就被太历院接管了,不过太历院并未上山,只是在山下驻守,孟兰舟虽然百般不愿,考虑到山中种种困难,还是默许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