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今天也是见阿飘的一天呢 作者:诸葛抱富(上)

时间:2022-06-01 19:28标签: 甜文 校园 灵异神怪 玄学 灵异
简介: 姜以忱发现自己的小同桌肩膀上总是坐着一个七窍流血的丑娃娃,难怪小同桌两天一小病三天一大
简介:
  姜以忱发现自己的小同桌肩膀上总是坐着一个七窍流血的丑娃娃,难怪小同桌两天一小病三天一大病。
  年纪虽小但在玄学界年轻一辈也算排的上名号同辈见了都尊敬的玄学界姜大师决定帮他把丑娃娃给收掉,且多和他接触让这些鬼祟都不敢靠近他。
  朔乌一中y-in气超标,姜以忱每天不是在见鬼就是在见鬼的路上,就连晚上买瓶水都能碰到执念未散的小鬼和他c-h-ā队,气得他买了水回宿舍坐在小同桌床上就问自己对面在桌上兢兢业业学习的小同桌:“季轻墨,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季轻墨转头瞥他一眼,说:“谢邀,建议熟读核心价值观。”
  姜以忱:……
  愚蠢!不可救药!
  后来,c-h-ā队的小鬼变坏了,杀了个学生,姜以忱收到消息抄起家伙就往楼下跑看到的却是他时常生病的小同桌单手卡着那只鬼的脖子,一用力,那鬼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季轻墨擦了擦手转身准备回宿舍补觉,就看见他的舍友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他,还从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好巧。”
  季轻墨:“……你听我给你解释——”
  姜以忱保持着这抹难看的笑容:“亲,这边建议您熟读核心价值观呢。”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甜文,校园,玄学,灵异,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以忱,季轻墨┃配角:可爱的不可爱的鬼怪┃其它:
  一句话简介:真大佬和小天师的恋爱手册
  立意:积极向上,yá-ng光生活每一天~
 
 
第1章 初识
  “大人,有人来找!”
  彼时姜以忱正在用笔点槐汁墨,点好后又将手中纸人丢进烧得正旺的火盆之中,看着纸人烧成灰之后才甩了甩笔尖的墨,墨水成一个抛物线的弧度落在前方的树干上,姜以忱侧着身子问:“谁?”
  他眼尾微微上挑,带着些淡淡的红色,眼神却凛冽得很,手里的笔自笔尖至他的手腕都绕了一圈浅浅的黑雾,片刻又消散不见。
  身后传来一道甚是年轻的男音:“y-in气监察局副局长乔因修。小山主刚才那一手可是让你乔某心服口服,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姜以忱转身看着挺年轻的副局长——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能坐上这个位置,还是有些手段,便哂笑一声:“你也不差。官腔就不必打了,说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乔因修微微一笑:“有一件事,需要小山主的帮助。”
  ……
  “大人,我们要来的就是这里吗?看起来y-in气好重。”
  姜以忱把坐在自己肩膀上晃着尾巴的小纸龙抓下来一把塞在了乔因修斥“巨”资给他新买的书包里,说:“学校里你别出来也别乱说话。”
  司机开着车笑了一声,说:“小山主千万注意,外面在下雨,旁边的盒子里备了伞,出去的时候记得撑。虽然我们云槐山人不会生病,但要是被淋s-hi了衣服还是会难受。”
  姜以忱原是住在云槐山里的纸扎世家的年轻一辈的领头人,他们家表面上说是做纸扎的,但其实是用纸扎来捉鬼的。
  整个云槐山都是姜家的。
  姜家在玄学界十分有名,姜以忱也是榜上有名的小天师,自小跟着父母学习纸扎捉鬼,若是遇到凶鬼,便以云槐山的槐树汁做成的墨水给随意扎成的纸扎脑袋上点上一点,默念入魂,便可将鬼收进纸扎之中,再以火烧之,即可让它魂飞魄散;若是从未伤人的鬼,便以鎏金墨给人形纸扎的脑袋上点一下,后送去往生即可。
  小纸龙名字叫片片,是姜以忱学纸扎以来扎的最差的一只上了鎏金墨鳞片的小金龙,纸扎中是一位盛安王朝的将军荆丞,奉皇帝之命剿灭数座城池,杀了上万人,死后更是戾气漫天,后被云槐山纸扎先祖以槐树纯汁封住,净化五百年,放入世家魂室,供其挑选后辈的纸扎。
  自然,魂室之中有五十年以上魂龄的鬼皆是自己挑人跟随,五十年以下魂龄便是被弟子挑选。
  五岁的姜以忱带着纸龙去魂室的时候荆丞一下子就选中了这个金鳞闪闪的纸扎,然后就成为了片片。
  现在姜以忱十七岁了,荆丞也早已习惯了“片片”这个名字,也逐渐适应了现代人的生活。
  云槐山有规定,魂室内凡是入纸扎的鬼须称纸扎主人一声“大人”,这是千百年来的规定,一直延续至今,虽然繁琐,但并未废除。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朔乌一中,姜以忱的身份已被特殊部门做好,朔乌市的y-in气监察局发现朔乌一中y-in气超标,便请了玄学界各位大能出山解决,最终是云槐山的继承人——姜以忱被派来了。
  朔乌一中的y-in气超标,y-in气监察局只负责监测y-in气,除y-in这么大的事情自然要拜托玄学界,一中是朔乌市的重点高中,除y-in必然要隐秘进行,只能让年轻一辈特别是年龄不高于十八的天师来处理,在二十岁以下蝉联了三年的领头人姜以忱自然是最适合的人选。
  车停了,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司机将一个木盒子递给准备开车门下车的姜以忱,说:“小山主,这是槐树汁墨和鎏金墨,不够了您再打电话给我,我给您送过来。”
  姜以忱接过装进书包里:“片片,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就j_iao给你了。”
  “放心吧大人,我保证不会弄丢。”
  黑发青年一手撑着黑伞,一手提着书包,想朝着高二一班的办公室走去,但姜大师除了云槐山就是去捉鬼的地点,这学校的构造他实在不清楚,于是就迷路了。
  “同学,你都迟到了,怎么还在慢悠悠地走?”
  正在姜以忱走投无路准备原路折回去问门口的保安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一声男音,还蛮好听。
  姜以忱转头看人,是个跟他一样撑着黑伞,但脸色苍白的男生,看起来和他一般大,但比他高半个脑袋,眼眸深邃,看不清里头藏着什么情绪。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