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你瞅见我的储备粮了吗——北冥吃鱼

时间:2021-01-21 03:03标签: 爽文 娱乐圈 男男 耽美 宠文 北冥吃鱼
《你瞅见我的储备粮了吗》作者:北冥吃鱼文案:【正经脸文案君】江卓文是一只末法时代走了狗屎运转化的僵尸。一直活得很人性化。雷劫重伤后,躺尸多年,在一个星际时代的博物馆醒来。不想
   《你瞅见我的储备粮了吗》作者: 北冥吃鱼
  文案:
  【正经脸文案君】
  江卓文是一只末法时代走了狗屎运转化的僵尸。
  一直活得很人性化。
  雷劫重伤后,躺尸多年,在一个星际时代的博物馆醒来。
  不想继续被展览的江卓文破拆了博物馆,搭便车跑路。
  路上跳车,强行偶遇在人类联盟找报仇所需证据而重伤的美味兽人皇子。
  并坚定认为其为鱼妖,取昵称为金龙鱼。
  被追还快死了的某皇子:“救我,给你想要的报酬。”
  江卓文:“那你给我当储备粮。”
  “嗯。”形势所逼,不得不应。
  然而应是应,某鱼转头就想不认账的心从未改变。
  出门不带脑子但第六感敏锐的某僵尸,很快认清某条冷酷无情、鱼面渣心的鱼,想渣了他的现实,并开启粘人模式。
  日后,某鱼但凡不见影,某僵尸就会立刻去找。
  最常见的就是揪着路人的领子如是问:“你瞅见我的储备粮了吗?什么?没看见?那你死了信不信?”
  ————
  五讲四美三热爱但是吃人受VS如果当国家领袖不是为了弄死仇人将毫无意义攻
  1V1,HE,小白,倒追略辛酸,鱼攻属脏脏包,表面都是渣但吃起来还挺甜。
  (作者很努力,请不要喷这个小可爱,靴靴。给大家手动比心。现在jj改制度了,本文二稿可能发不上来了,哭泣)
  温馨提示:僵尸设定与玄幻文有出入,僵尸文看得多的小天使不要太纠结,要记着这是末法时代的僵尸,他还成天想着谈恋爱!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星际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卓文┃配角:兰斯·萨摩菲尔德┃其它:僵尸、兽人
  一句话简介:倒追储备粮主要还是得一根筋
 
 
第1章 复苏归来
  旋臂星系左端,人类共和联盟国。
  水蓝星。
  森城奇异景观博物馆。
  ————
  夜间十点,热闹尚未散去。
  一颗巨大的缠绕着银白光带的人尸琥珀前依旧人头攒动,参观者热情不减。
  琥珀围栏前立着的牌子写着展品名字:仙魄
  详细介绍:
  森城领域野外出土人尸琥珀。历史悠久,来源神秘,镇馆之宝。
  没了。
  相比其他展品用文字播音都能念两个小时的介绍,显得太过敷衍。
  搞得作为展品本品的江卓文,一度想自己爬出去替自己多写点。
  其实吧,他是只僵尸来的,跟琥珀比起来那怎么着也是活尸和死尸之间的巨大区别。
  死尸放博物馆,活尸其实、应该、大概是动物园比较合适?
  不过碍于被天雷劈过的身体还在复原中,一直无法动弹,这件重要的事情就一直没能说出口。
  “他好美!”
  “简直神仙展品!”
  江卓文听着围观自己的人类感慨自己的美貌,比起心情复杂倒不如说完全习惯了。
  甚至有一种错觉——本僵尸就是那么美!
  如果这些人在赞美的他的时候,能够不要顺带蹭走他努力吸收的月华之力。他会更开心一点。
  月华,日月精华中的月之精华。
  精神力大补之品,幻术妖类最爱的能量,具有清心静气、补脑安神等作用。但精神力弱小生物易失神沉迷。
  精神弱小的人类,一只、两只、三只……
  僵尸闭着眼睛能观察到的生物生气,差不多属于种族天赋。现在人比较多,生气都混在一起,要分辨就像在玩找茬游戏。
  也算是慢慢恢复路上的一点点慰藉。
  只是容易数着数着就把口水数出来。
  哧溜……
  算了算了,修炼修炼,修炼使我快落!
  他现在的伤是雷劫劈的,识海受损就无法控制身体。
  就像电视剧里“啪”一个符纸往脑门上一贴,僵尸就动不了一样。
  惧怕精神攻击是僵尸的通病。
  拿现代科技的说法就是,信号通路受到阻碍无法传输信息到对端。
  做僵尸就是拿精神攻击没辙。
  虽然不算致命伤害。
  不过一具活尸不能能动了,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博物馆即将关闭,请尽快离开。”
  男女莫辨的电子提示音响起,博物馆下班了。
  顾客:就不能延时吗,月光光环再扩大一点我就能摸到了!
  江卓文:不给摸,快滚,碍着劳资修行!
  参观者迟迟不愿离开,于是又日常加班一个小时。江卓文都习惯了,毕竟月华是个小妖精。
  大厅空荡下来。
  “又是因为你加班。”
  一个面容稚嫩的青年累趴地靠在大型展品外部的围栏上,对着围栏里抱怨。
  江卓文:???这怎么能赖我?
  “仙魄的魅力真是强。”又有一个人靠过来,感慨了一句,“真诡异。连我每次路过都会不自觉看它好一会儿。”
  “哎?您也这样吗?我也是啊。可是,八年前仙魄出土的时候您不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吗?”青年困惑。这么多年再美也该有抵抗力了吧?
  成熟男子苦笑。
  “所以我说它诡异。还有这光带,也不知道是什么神奇原理。”
  “这不是博物馆弄的特效吗?”
  成熟男子:“不是,是它自己的。”
  “这个琥珀亲月光远日光,只有月光照射的时候才有光环。刚回来的时候用日光灯打光,里面的人尸皮肤都烧焦了,换成月光皮肤自己还能好。你说神奇不神奇?”
  青年发出一个惊叹的音节。
  成熟男子多半是喜欢这种带后辈的感觉,又多说了几句:“看见上面那个大天窗了吗?白天不开就是这原因。只有晚上照着自然光仙魄才有光环,所以晚上人特别多。”
  “你新来这层不知道。这层晚上加班是常事儿,不过好在白天清闲。很多参观者反映白天这层阴森森的吓人,都不敢上来。”
  青年打量着琥珀:“……那要这么说的话这琥珀还挺邪性?”
  “嘘。”
  成熟男子制止了青年后面的话:“别乱说它坏话,我总觉得它能听见。”
  “什、什么能听见?说得也太吓人了!”青年搓了搓肩膀,因为这一句话身上竟然开始发毛。
  “吓你的,一种感觉而已。不说了,走吧。”
  成熟男人抬脚先走了。青年不想自己一个人留下,赶忙追了上去。路上还一直控制不住地回头看矗立在那里的巨大琥珀。
  三人多高的椭圆形,黄水晶般晶莹剔透的质地。
  缠绕着肉眼可见的银色光点。
  琥珀中心是一个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的男人的干瘪尸体。尸体四肢修长,青灰色的皮肤上布满各色烧焦伤和缺失血肉的破损。
  眼窝青黑深陷,薄唇发紫,两颗长而突的尖牙伸出嘴唇。
  不用特效都可以胜任恐怖片鬼猪脚。
  “明明挺丑的,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赞叹他美呢?”青年不小心将心里的困惑说出了声。
  听了这话,江卓文气得动了一下腿。
  青年瞬间一脸惊悚快步追上前方的人磕巴道:“那那那那那里面的尸体刚才动了?!”
  “什么?错觉吧。是不是我说得太吓人,吓着你了?”成熟男人随口开解。
  青年想起男人说琥珀有可能听得见他们说话,瞄了江卓文一眼也不敢继续再说,喊了一句“我忽然想起来家里有点急事,我先走了!”就慌里慌张地跑了。
  “嗯。你先走,我检查一下监控就下班。”
  规律的脚步声响在空旷的展厅里,没一会儿就走远了。留下江卓文自己越想越不是滋味,生生把自己给气笑了。
  你才丑!
  你全家都丑!
  江卓文一边吸收月华,一边心里骂骂咧咧。
  ……
  夜色流淌,时钟指向凌晨三点。
  聚集而来的月华又厚又壮实,逐渐将琥珀缠成一个月华蚕茧。月华蚕茧渐渐剧烈波动起来。
  “藏品脆弱,请勿吹气。”
  “检测到微风,请勿开窗。”
  附近几个藏品的环境调控器发出零零星星的警报声。
  圆蛋型的巡逻机器人滑行而来,伸出机械手若无其事地调试环境参数。
  大厅中央,银色漩涡越来越大。
  漩涡存在了一会儿,又轰然溃散。
  摆在周围的绿植停止了摇晃。
  琥珀中的人,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血红色的瞳,戾气翻腾。只是一眼就好像要被那巨大的阴暗牵扯进去。
  然而当眼睛的主人真正回神时,那眼睛又收敛了一切凶恶气息,变得纯净又平和起来。
  江卓文动了动,裹在他外面的尸蜡轰然溃散。从固体变成粘稠的液体向内坍缩,争先恐后地回到身体中。
  空地上扬起一片近乎于墨绿色的尸气旋风。
  他赤着脚走来,浑身透出来的凶悍气息,彰示着存在感和压迫力。
  然而随着尸气一转即逝,那股压力也不见踪影。
  “终于能动了,啊——好感动。”开心的大僵尸捧着脸姿势僵硬地扭了扭,虽然扭得不好看但是可以充分表达自己快落的心情。
  从那场声势浩大的雷劫中捡回了狗命,江卓文感觉可以吹自己一波。
  扭完,手中迅速凝聚数个刀形尸蜡薄片,巧用臂力及腕力将尸蜡刀快速甩出。
  夹杂着风声,墙上亮着小小的红灯监控器被接连爆头,“噗嗤”冒着烟结束了短暂的工作生涯。
  “叮叮……全中!”
  江卓文不无无聊地给自己配音,嗓音是僵尸的嘶哑,发音很是艰难。
  江卓文清了清嗓子,捏了捏自己的喉结还是决定不说话了。
  伤耳朵。
  扎爆了监控器,江卓文四处走了走。躺太久全身上下的关节有点僵硬,需要恢复一下。
  江卓文巡视一圈,可算是知道一直展览自己的地方到底长什么样子。他还顺手将沿途所有的监控包括会动的小机器人都扎爆了。
  当然,破坏监控自然触发了博物馆的防盗警报。
  响个没完。
  江卓文揉着耳朵,转悠回之前展览他的大厅。
  垂落的双手肉眼可见地长出漆黑的、形状长度皆像细剑的指甲。
  举着指甲认真端详了一会儿。
  江卓文也不知道自己在端详什么,反正就是感觉自己跟自己的指甲也是好久不见了。
  能动真是太好了,好感动。
  这么久不用,指甲感觉都变顿了。
  江卓文顺手在附近的地上磨了磨,几道清晰的印子出现在地面上。让僵尸倍感欣慰,还是很锋利的。
  抬头端详月光漏下的天窗。江卓文想了想,蓄力原地蹿起,跳得极高,完全不是人类可及的力量和速度。
  “哐当!”玻璃四散而落,碎片还有着清晰的切割痕迹。
  江卓文越过天窗,落在楼外,撑了一下地感觉有点虚弱。
  他站起身,博物馆警报声在他身后连绵不绝。
  他先是警惕了一下周围有没有暗器、机械手、神经毒液喷雾之类的东西攻击他。确认安全后,才继续行动。
  他走到顶楼边缘,高空的巨大风力掀起了他的长发。弹出个短短的指甲,攀着建筑物外壁挠着沟就滑下去了。
  风很大。
  头发啪啪打脸,好想剪了。
  博物馆的异常警报叫得整条街都能听见。
  夜空中一队飞行器闪着警灯,冲着博物馆所在方向飞来。
  江卓文躲在黑暗里看着,心想这就是飞行器吧?在博物馆呆了八年,虽然不能动,但是听过那么多对话也算对这个时代有点了解。
  高科技时代,但是之前疯狂想研究他的那帮子人却好像对他没兴趣了,一直也没出现。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出土之前,这群人就死光了。
  心里带着些难解的疑问,江卓文决定先离开城市找深山老林呆一段时间。
  攀爬到合适位置,江卓文猛蹬墙落向街道对面的一栋楼。抓住一家住户的阳台,荡在那里,寻找下一个落脚点。
  徐徐夜风撩起他的长发,这种自由的感受还挺享受。
  飞行器的探照灯略过。
  江卓文果断松手顺势下坠,离开这些飞行器的视线以免被发现。
  几秒自由落体运动后,才再度伸手去攀别人家的阳台。
  下坠的力道比较大,江卓文掰碎了两个阳台角之后才堪堪停下,落在一个大广告牌铁架上。
  抓住铁管做个体操三百六十度回环,一松手,靠着惯性就飞了出去。运气很好落在一个飞行器顶上。
  飞行器里也没有人,应该是他们说的自动驾驶。江卓文指甲抓进铁皮里小鹧鸪一样蹲在飞行器顶上。
  往哪走江卓文也不知道,就随机换着飞行器搭,看着它们是走一个方向的就行。走直线总能穿过城市。
  实在要是没有那个运气再说,反正总有办法。
  最后江卓文是偷偷搭上了一艘比较大的,一看就是有人驾驶的私家飞行器,跟着那个飞行器驶出了城市。
  这城说来也不大,很快就出去了。
  城市外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森林,绿化好得不行,透着股野劲儿。
  那山林让江卓文想起了老家古墓所在古老山林。只是江卓文很清楚,不是自己家的那个。
  他这次睡得太久,要回去大概要花上一番力气找路了。
  飞行器越过山林边缘向着更深的深处飞去。
  蹲在车顶风刮得相当猛烈,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血气的香味突然就扑了江卓文满鼻子满脸。

  那血味,比他成为僵尸之后闻到过的所有血都要美味。
  只是闻着,感觉身体都要躁动起来。
  江卓文四下寻找,只隐约看见有个什么闪了一下银光掉进了森林里。想都没想就也跟着跳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北冥吃鱼:第一章 已修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