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警戒线内 作者:苏芃(下)

时间:2022-11-21 21:21标签: 悬疑 推理
第46章 我是真心的 曹妄言羡慕地看着钟强消失,听到浩咏铭低沉地说了声继续,认命地转回去,继续讨论案子。 浩咏铭想了会,说:我们现在假设一下,起火是为了毁灭一些证据。那么为什么之前不毁,偏偏要在停业整顿了之后才毁呢? 韩璋接了他的话,说:因为杀
第46章 我是真心的
  曹妄言羡慕地看着钟强消失,听到浩咏铭低沉地说了声继续,认命地转回去,继续讨论案子。
  浩咏铭想了会,说:“我们现在假设一下,起火是为了毁灭一些证据。那么为什么之前不毁,偏偏要在停业整顿了之后才毁呢?”
  韩璋接了他的话,说:“因为杀人案,很多人就关注了红酒山庄。再加上后面为了卖 y- ín 案而进行的整顿,对红酒山庄的关注肯定很多,那么敏感的时候出手太明目张胆的话,是在引火烧身吧。”
  浩咏铭却和他的想法不一样。
  “我觉得不是,既然知道了有些东西在别人手上,就要看这些东西的重要程度。如果很重要,即使是冒险,也要去动手。我倒是觉得你说的那份名单可能并不是关键。”
  “就算不是关键,应该是重要的部分。否则不会搞那么多事,来毁他。”甚至还搭上了红酒山庄,期间的损失可想而知。
  浩咏铭沉默了一会,转向曹妄言。
  曹妄言莫名地抬头看他,以为他有什么问题要问自己。
  浩咏铭迟疑了片刻后,说:“老曹,你查的这些东西都很关键,不过漏了两个地方。”
  曹妄言一脸懵逼。
  “第一,当初存那份名单肯定是人为的,存在知情人。你要查一下这个知情人是不是还存活着。第二,知情人一旦查出来,那么他身上可以挖掘出来的东西,肯定要比那份名单多得多。这个人肯定知道自己很危险,不会随便出现在大众面前,所以你得仔细去判断他会藏在哪里。”
  曹妄言听到这,迟疑地问:“头儿,你是要我去找这个人?”
  “这种关键的证据,不找出来怎么行?”他低头看了下时间,“现在还早,还是你自己一个人去,低调一点,找对人再问。”
  “哦……”曹妄言缓缓起身,一边咀嚼着他的话一边思考。
  浩咏铭忽然又补充了一句说:“你先去档案室把那起案子的档案调出来,按照里面的人找。”
  曹妄言一走,办公室内就剩下了韩璋和浩咏铭两个人。
  浩咏铭随手把搁在自己腿上的本子往后一扔,对着明显还沉浸在案件分析当中的韩璋说:“行了,碍事的都走了,我们来谈点私人的事情。”
  “啊?”韩璋还没反应过来,视线转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浩咏铭已经不是他之前认真的态度。
  此刻的浩咏铭,双脚搁在韩璋后面的桌子下方栏杆上,整个人就横在韩璋身旁,掩饰了很久的咄咄逼人终于喷薄而出。
  这才是他真正的兴师问罪的状态。
  “讲句实话,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浩咏铭是真没想到韩璋能对自己做到这么彻底的份上,如果是报复,最多也就做到跟他上次差不多的程度。
  有一层窗户纸就隔在他们俩之间,浩咏铭跃跃欲试,就像捅破他。奈何干事的韩璋反而死死捂住,不太想揭得那么彻底。
  “我……之前说了一时冲动,我道歉了。”韩璋神情一下子不自然起来。那张白皙的脸明显褪去了血色。
  审犯人那么多年,浩咏铭一眼就看出韩璋这是心虚。
  “一时冲动就对我下手?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以为我信?”浩咏铭对着他,看他那欲言又止的神色,忽然叹了口气,伸手过去抚上他的脸,“是我的错。我之前没把你说的话当真,如果早点察觉……”
  话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了。
  扪心自问,他其实很早就察觉了,韩璋对自己的依赖程度完全就不是正常的范围。但自己不仅放任了他,甚至还对他的控制变本加厉。
  回想一下,当初自己就是看出了他对自己的感情,才利用了这一点把他时刻都拴在自己的身边。
  “浩哥,我是真心的。”韩璋鼓足了勇气,把自己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对浩咏铭说过的话再次说了一遍。他在心底默默地念叨,不管浩咏铭怎么处置他,他都认了。毕竟感情是自己的,他无法自控,是自己的事情。当然也不能勉强别人。
  昨天晚上,与其说是自己存在着报复的心情,还不如说是感情积累到了一定程度突然不受控地爆发了。
  “真心的?你才几岁,说这句话不嫌牙酸?”浩咏铭托着腮看他。
  “这跟年龄没关系好吧。你肯定不信我喜欢你有十几年了。”反正话都说出来了,再多说点也没什么,韩璋整个人衣服豁出去的模样,
  “那时候你跟我哥在念警校,头一回我跟我爸送我哥去学校的时候,我就遇见你了。”十来年过去了,那时候的记忆在他的脑子还是鲜明地仿佛发生在昨r.ì。
  十来年前的记忆,浩咏铭记x_ing可没有韩璋那么好。对他来说,和韩璋相处还是他爸出事之后到韩璋进入警校这段时间。
  小屁孩长得快,转眼就成了大男人。
  这么一想,浩咏铭长这么大,头一回生出了点害臊的感觉,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老脸微微有些发烫,说:“你可想清楚了,你浩哥我是个纯正的爷们。跟我在一块,你们韩家就算是绝后了。”
  韩璋前一刻还处在自暴自弃的状态,一听浩咏铭说这话,后知后觉地看向对方,踟蹰着问:“浩哥……你的意思是接受我?”
  浩咏铭别开眼,说:“我选得了么?照顾你都习惯了,你又老喜欢干点不靠谱的事。不接受你,万一你又整出点幺蛾子,我怎么给你们家j_iao代?”
  韩璋把他的话当真了,整个人忽然有自我怀疑了起来。
  “不是,浩哥,感情归感情,人情归人情。你要是没感情,我觉得还是不要了吧……我现在长大了,照顾自己问题不大。”
  浩咏铭脸一横,说:“我说了对你没感情了吗?养条狗这么多年都有点亲情。更何况是你这么大个人。”
  “……”这比喻着实有那么点不中听,也幸亏韩璋对浩咏铭还算了解,知道这个人在表达自己的时候也会有些别扭。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