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黑夜微光 作者:心跳(下)

时间:2022-11-20 21:45标签: 情有独钟 爽文 穿书 灵异神怪
第128章 你把他怎么了 周御庭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林歇已经穿好了衣服,开了一瓶矿泉水,仰着头喝了两口。 拿过来,我也想喝。 林歇愣了一下,然后伸手给他拿了另外一瓶。 坐。 周御庭对林歇的举动有一丝不满,但也没说什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有事? 林歇侧
第128章 你把他怎么了
  周御庭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林歇已经穿好了衣服,开了一瓶矿泉水,仰着头喝了两口。
  “拿过来,我也想喝。”
  林歇愣了一下,然后伸手给他拿了另外一瓶。
  “坐。”
  周御庭对林歇的举动有一丝不满,但也没说什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有事?”
  林歇侧身坐下,然后被周御庭整个人掀翻,他想动,无奈身上的人抓着他的手腕压在床上,一条腿压着他的身体。动弹不得。
  周御庭又埋在林歇颈间,用鼻子轻轻顶他。
  “别,我真不行了。改天吧!”
  林歇叹道。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一次击中周御庭,他诧异,然后望进林歇的眼睛里。
  这是一双非常漂亮清澈的眼睛,清澈到什么都没有。
  周御庭忽然僵住。
  “你怎么了?”
  林歇蹙眉,眼睛里有了一些担心。
  周御庭翻身起来,忽然所有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走进卫生间,水管子上冲了一下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微微泛红。
  他猛地往镜子上击出一拳,人影瞬间分崩离析,玻璃碎片丁令哐啷落得到处都是。
  “你干什么?!”
  林歇吓了一跳,跑到卫生间门口,瞪着眼睛看满池子玻璃渣子,还有一丝血迹。
  周御庭红着眼睛,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压在门框上激烈地亲吻起来。
  一直吻到林歇喘不上气,连推带搡,周御庭停下来去,红着眼睛盯着他。
  “你是不是没感觉了?”
  林歇先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眼睛平静,道:“你问的是什么感觉,生理反应还是——心动的感觉?”
  “生理反应是有的,但那种喜欢的感觉没有了。”
  林歇又道。
  周御庭松了手后退。
  跟他想的一样,原来这就是区别。
  曾经在他眼睛里看到的那些爱意,那些挣扎都没有了。
  “我觉得这样挺好,”林歇算是安慰地说道,“昨天还不太适应,今天感觉好多了,过两天应该就完全没问题了。”
  他确实感觉轻松多了,他理解不了以前为什么活得那么纠结。
  他总是暗暗怨恨父母,觉得是他们的不称职导致了自己的孤僻痛苦。
  现在再回看,觉得也只是自己钻了牛角尖罢了,放手了便不会痛了。
  周御庭咬着牙。
  “林歇……”
  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包扎吗?”
  林歇指指他的手,有一点划伤,不严重,但滴血的样子又脏又恐怖,他不想去碰。
  “没事,”周御庭脑中乱七八糟想了一会儿,也没有理出头绪,转身在水龙头上冲洗。
  之后在酒店前台找了绷带包扎。
  去吃早饭,周御庭仍红着眼睛,三米之内都不敢有人。
  林歇不太清楚周御庭到底在生什么气,试图跟他解释自己的正常感情还是有的,只不过放下了执着而已。
  但周御庭似乎并不太相信。
  “我想跟你做个j_iao易,”林歇小心道,有点嫌弃周御庭难看的吃相,米粥都掉到了桌子上。
  “什么?”
  周御庭一掀眼皮,露一双鲜红的瞳仁,血气腾腾的,吓得林歇也起了一身j-i皮疙瘩。
  “你帮我捞个人,一百万,怎样?”
  周御庭盯着他。
  “两百万?”林歇加价。
  周御庭还盯着。
  这一双红色眼睛怎么看都不像人类的。林歇记得上一次周御庭眼睛发红的样子,这今天的要恐怖,连头发都红了。
  像个怪物一样吓人。
  “这样,你帮我捞出来,价格你定,这样可以吧?”
  “谁?”
  “红缨。”
  ……
  被捕捉到的妖兽,如果特殊事务局想要它们为自己效力,最重要的一个程序是驯化。
  驯化的过程十分残忍。
  他们把妖兽关起来,剥夺它们的自由,就像对待红缨那样,关到它们屈服,答应效力人类。
  但这并没有完,屈服的妖兽仍然会被囚禁,直到它们崩溃,发疯,喊叫着要杀死每一个人类。
  但特殊事务局不会去管,一天两天三天甚至更久,妖兽最终会从崩溃中恢复平静。
  这只是一轮。
  一般他们会让一头妖兽崩溃三轮,甚至更多,直到确定失去自由的恐惧已经深深控制了妖兽,这个时候妖兽才会从牢笼里放出来,为人类所用。
  杨慧怡说,红缨已经崩溃了两轮,总局在等她崩溃第三轮。
  “很可怕对吧?”
  杨慧怡看着林歇发白的脸,笑了笑:“立场不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对了,”她转移话题,“你把周御庭怎么了?”
  ~~
  感谢大家支持!昨天好些小伙伴还送了小礼物!谢谢你们!
  然后,今天突然多了好多催更~开心~
 
 
第129章 监管权
  周御庭包着手来总局,也不怪杨慧怡误会。
  林歇摊摊手,对周御庭他真的不算了解:“这跟我没关系,他自己发神经打碎了玻璃。我是打不过他的。”
  杨慧怡咧嘴笑道:“我不是说他的手,我管他的手干什么。看到他的眼睛没有?只有他失控状态才会变成那样子,我过来的时候听说他正在拆健身房。”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