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万咎 作者:言欲(上)

时间:2022-11-14 18:55标签: 悬疑 正剧 轻松 现代 探案
简介: 前期木头后期情话大师刑警攻梁亭松 全程甜言蜜语偶尔摆烂甜话受许为溪 年上,差一点见证长大 因一起少女失踪案,庆州市局刑侦支队调查组组长梁亭松与艺术学校校长许为溪相识,并揭开黑色j_iao易链的一角。 在一起又一起的案件背后,一桩时经六十多年
简介:
  前期木头后期情话大师刑警攻·梁亭松
  全程甜言蜜语偶尔摆烂甜话受·许为溪
  年上,差一点见证长大
  ——————
  因一起少女失踪案,庆州市局刑侦支队调查组组长梁亭松与艺术学校校长许为溪相识,并揭开黑色j_iao易链的一角。
  在一起又一起的案件背后,一桩时经六十多年的大案正逐渐浮出水面。
  一开始——
  许为溪:梁警官,留个电话?
  梁亭松:打110就行
  再后来——
  许为溪:我想……
  梁亭松:不行
  而现在——
  许为溪:梁警官你不行啊……
  梁亭松:?
  许为溪:(现在收回话还来得及吗)
  梁亭松:来不及了
 
 
第1章 学校女孩失踪
  “我们……我们回去吧……”女孩捏着衣角,咬了咬唇往两边看去,“我可以跟我妈妈求求情,她会理解我的!”
  巷道里仿佛被黑暗淹没,连天空都像浸了墨,别说月亮了,连颗星都瞅不到。塑料瓶掉落的声音在黑夜中尤为刺耳,随即传出一声野猫叫。女孩打了个哆嗦,停下了跟随的脚步。
  前方的男生也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女孩,似是叹了一口气,“你要放弃我了吗,小欣。”
  女孩心下一颤,抬头想看清男生的面容。
  他在难过吗?因为我而难过吗?我让他失望了吗?
  可惜夜色浓重,她只能看见一团黑色的人形,以及一只向自己伸来的手。
  “小欣,你说过无论去哪儿,你总会陪着我的。”男生的声音似是有某种魔力,勾着女孩的思绪。
  是了,她说过,无论他去哪儿,只要愿意带上她,她一定会陪着的。
  她答应他的。
  “走吧。”男生的手还悬在女孩面前,女孩缓缓的伸出手,握住那双摸起来并不细嫩的手,她觉得那手上的茧像是要把她的皮r_ou_都给磨开了,下意识的想要收回手。
  但是男生没有给她抽手的机会,拉着她闯进了更深的黑夜中。
  ————
  “溪溪啊,怎么还没睡呀。明天不要上班啦?”许芳心女士一觉醒来发现自家儿子卧室还有灯还亮着,敲了敲门提醒到。
  青年正窝在被窝里刷着最近新追上的电子书,闻声才想起来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马上就睡。”
  说着,起身把床侧灯关上,而后继续窝进被窝里刷文。一声闷雷自夜中响起,把许为溪的看书的注意力打乱。
  估摸着是要下雨了。
  许为溪不情愿的起了床,他的房间连同着一个小yá-ng台,窗户还没关,这要是下雨了,满yá-ng台的兰C_ào得遭殃。
  yá-ng台门一开,一股凉风涌进许为溪的衣领里。明明已经是三月天了,可没有半点入ch.un的影子,庆州市就这点不好,一年四季仿佛只有两个季节。
  关上窗户,许为溪瞅了眼远方还闪烁着的灯光,然后走回房间。
  ————
  市公安局大厅
  “你们不是警察吗,你们一定能帮我找到她的!”
  梁亭松一踏进门,就看见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女人紧紧拽着咨询台后的年轻警员的手臂,小警员满脸都写着无奈,在看到梁亭松的那一刻,仿佛见到了救星。
  “松哥早!”
  梁亭松叹了一口气,朝着咨询台走过去,那女人闻言顺着小警员的目光看到了梁亭松,许是夜里刚下过雨的缘故,一股寒气随着梁亭松的步伐传来,女人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梁亭松目光轻扫了下女子,当下已经是九点多钟了,可女人还穿着一身皱巴的睡衣,仿佛刚起没多久。脚上的劣质毛拖已经被污水侵染,形成深浅两色。
  “您好,我是刑侦支队的,请跟我来。”梁亭松从小警员的手边拿走写了浅浅几行的记录本,扬了扬手,示意女人换个地方详谈,而后迈开步子在前面引路。
  女子看了看会谈室的门,又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年轻男人,犹疑了片刻,随着人向会谈室走去。
  女子刚坐到沙发上,就要开口,却被人伸手打断。
  “请别着急。”梁亭松从茶水柜里取出一沓叠好的毯子递给女子,而后贴心的打开了空调。人在紧张的环境下,很难准确地去称述一些事。梁亭松并不希望自己得到的是一堆混乱的信息。
  他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随后关上手机坐到女子面前,简单看了下本子上的信息。
  章淑燕
  女儿  童欣
  市南高中二年级
  宿夜未归
  “章女士,您带女儿的照片了吗?”梁亭松从茶几肚里抽出一份《失踪人员登记表》摆在女人面前,“另外劳您填下这个。”
  章淑燕这才发觉自己急着跑出门,竟然什么都忘了拿。她紧紧盯着桌上的那两张表,双手紧攥着袖口,没有动笔。
  梁亭松思量了一下,“这是必要的程序,也好方便我们查找线索。”
  “我……我不会写字。”女人有些羞赫的低下头,声音里带着无奈的哭腔。
  “咚—咚—”会谈室门被敲响,刚刚的小警员端着两杯茶走进来,看着垂着头的女人和他面如寒冰的上司,心下一沉。
  靠,什么情况,他确定进的是会谈室不是审讯室啊。
  就在他放下茶杯不知道该出去还是留下来的时候,梁亭松突然出声,“梧禹。”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