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疑窦丛生 作者:风落离(上)

时间:2022-09-19 21:19标签: 轻松 现代 悬疑 正剧 探案
文案: 落离的最新探案小说《不法之城》已经开坑啦,请多多关照。 一具冰封的尸体,一抹无名的骨灰,牵出怎样的曲折爱情故事? 深山古墓之中,离奇的失踪和死亡,牵动着怎样的爱与恨? 陈年校舍之中,一具身怀钻石的白骨,又和苏唯有着怎样的联系? 穿着美人
文案:
  落离的最新探案小说《不法之城》已经开坑啦,请多多关照。
  一具冰封的尸体,一抹无名的骨灰,牵出怎样的曲折爱情故事?
  深山古墓之中,离奇的失踪和死亡,牵动着怎样的爱与恨?
  陈年校舍之中,一具身怀钻石的白骨,又和苏唯有着怎样的联系?
  穿着美人鱼服饰溺水而亡的人气明星,却牵出一起陈年旧案,凶手竟是许烨恒?
  j.īng_致的VIP客房里,一具尸体身上竟发现了苏唯的体液,这其中又隐藏着苏唯怎样的身世之谜?
  苏唯探案系列。初出茅庐的警探苏唯遭遇老练腹黑的队长许烨恒,轻松搞笑的破案过程中伴随着严谨缜密的推理,浪漫的旅程中充满ciji的搏击。看两人在揭开罪恶面纱的同时擦出怎样的火花。
  标签:
  悬疑 正剧 轻松 现代 探案 第三届豆腐杯
  第一篇 热血冰魂
  文案:水珠慢慢在他沉静的容颜上凝成霜花,把他俊朗的脸庞永久的凝固在时光里。他修长的手指是人世间最牢固的锁,把一枚闪着冷光的戒指紧紧锁在掌心。
  一具冰封的尸体,一捧无名的骨灰,他是谁?
  一宗看似简单的绑架案,只是一时冲动的意外,还是j.īng_心策划的y-in谋?
  劫持!枪械!飙车! 初出茅庐的苏唯搭档老谋深算的许烨恒,周旋在贩毒集团以及商界j.īng_英的博弈中,踏上寻找真相的惊险之旅。
  第一篇 热血冰魂之 1 意外
  1
  一声尖锐的刹车,吸引了许烨恒的注意,男孩从车上跳下来,紧身皮衣勾勒出他纤细而修长的身材。许烨恒的视线透过玻璃窗落在了他窄窄的腰部,结实而健康,充满活力,是他喜欢的类型。男孩摘下头盔,露出一张俊俏的脸,他甩了甩头发,丝丝缕缕的yá-ng光从他头上洒落下来。
  男孩推门走了进来,这是一家名为彩虹的男生酒吧,现在是下午时间,店里人满为患,劲爆的音乐,满溢的激情,舞池中充满了尽情扭动的身躯。许烨恒第一次到这里来,选了个靠窗的角落,点了杯饮料消磨时间。他转向玻璃窗的时候,在袅袅香烟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落拓的长发,沧桑的眼神,眼角依稀的皱纹,和只有二十七岁的年龄有着太多的违和感。他老了!他嘴角勾勒出一抹自嘲的微笑,曾经的意气风发,在从警五年之后,到哪里去了呢?。
  男孩在吧台点了一杯果汁。噗!跑这里来喝果汁吗?这男孩青涩得简直如同不谙世事的孩子。很快有几个人上去和男孩搭讪,有个人甚至还把手放在男孩的腰上捏了两把,许烨恒感觉十分不舒服,就待男孩惊讶得跳上起来之时,上前去帮他解围了。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男孩谈笑风生,左右逢源。他大概讲了个笑话,把几个人都逗乐了。许烨恒摇了摇头,这一次他看走眼了,感觉有些失望,看这游刃有余的架势,这小子莫非是个MB?
  男孩虽然和这几个男人打得火热,但心思似乎并不在此,他的目光时不时从店里飘过,似乎想钓一条大鱼。正当许烨恒厌倦了这种你挑我逗的把戏之时,男孩忽然推开大家站了起来,朝着通往二楼的楼梯走去,“李君兮,我找你有事呢,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名叫李君兮的男人穿着白衬衫打着领结,一副服务生的打扮,正从楼梯上下来,看到他面现吃惊之色,二话不说,转身欲走。
  男孩跨上一步,拉住了他的胳膊,“喂,你别走。你干嘛这么对我,我一直在找你……”
  李君兮厌烦得甩了甩胳膊,“苏唯,你别闹,我还有工作要做。”
  “什么工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跟我回去。”
  “我的工作怎么啦?少拿韩飞那一套来教训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你好天真。以前是多久以前啊?别烦我。”
  不妙不妙,原来名C_ào有主,小情侣还闹了矛盾,中间还劈腿了个韩飞?现在的年轻人啊,拿出感情故事来一讲都能写部琼瑶戏。
  “你不可以这么自爆自弃下去,跟我回去。”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自爆自弃啦。Hi,黄老板?”李君兮换了一副讨好的笑脸,朝着门口走进来的中年男人迎过去。
  许烨恒目光里的懒散一扫而光。身材微微发福的男人叫黄挺坚,被四五个人簇拥着走了进来。江湖传说,他是个十分诚实的人物,人如其名,又黄又挺又坚,而且黄老板唯一的爱好就是吃,黑白通吃,男女通吃。
  黄老板看了男孩一眼,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阿兮,这是你朋友啊?叫过来一起玩吧!”
  李君兮变了脸色,急忙道,“不不,黄老板,这人很无聊,不会玩,还是我找几个人陪您玩玩吧,包间已经准备好了。这边请。”他一边说着一边给苏唯使眼色。
  黄老板再次看了苏唯一眼,颇有些遗憾和不舍,走出两步又回头撂下一句话,“价格好商量,考虑考虑?”
  “我……值多少钱?”苏唯像小白兔一样露出星星眼,欢脱的追了上去。
  李君兮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推了他一把,“瞎胡说什么啊?”他急忙领着黄老板上了二楼,黄老板似乎觉得这男孩有点意思,笑道,“你倒是开个价啊。”
  苏唯哈哈笑道,“我的命说值钱也值钱,说不值钱也不值钱,那要看卖与谁啦。”
  黄老板咧开嘴笑了,“有点儿意思。”
  许烨恒将烟卷在烟灰缸里熄灭,站起身来,也许是人民警察出场的时候啦,保护小白兔免于大灰狼的欺凌,只是这只傻白甜的兔子,让他受点教训也许才是好事。他扭动身躯上了二楼,从身后搂住了他的肩膀,装出一副玩世不恭之态,“Hi,honey,许久不见啦。”
  苏唯猛然绷紧了身体,转头望着他,满脸的警戒让许烨恒有点受伤,“你是谁啊!”
  靠!要不要反应这么激烈?老子好歹比刚才那些吃你豆腐的男人帅多了。“嗨,不要这么健忘吧,咱们前两天不还一起……嗯?”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