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凶案现场禁止撒糖 作者:凤尾松(下)

时间:2022-06-05 13:31标签: 业界精英 现代架空 强强 悬疑推理
第141章 酆都大帝四 刚睡下没多久,睡眠有些浅的周元被酒店窗外传来刺耳的警铃给吵醒了。他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会儿,警铃还未停歇,听响动的时间和响度,大约是附近出了什么事。 而且听警车响动的频路,大约出动了三辆警车。 是一件大事,否则不需要花费
第141章 酆都大帝四
  刚睡下没多久,睡眠有些浅的周元被酒店窗外传来刺耳的警铃给吵醒了。他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会儿,警铃还未停歇,听响动的时间和响度,大约是附近出了什么事。
  而且听警车响动的频路,大约出动了三辆警车。
  是一件大事,否则不需要花费如此大的人力物力。
  周元尽可能轻的移动自己的位置,跨过沈睿的位置,下了床往窗口走去。
  严密的窗帘被他拉开,再打开窗户,之前觉得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的酒店,瞬间涌入各种更闹的杂音,周元回头看了眼沈睿,还在睡,只是眉头紧皱,似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他赶紧把窗户给关上,再次将绝大多数的嘈杂声给隔绝在窗外。拢了拢御寒的外套,盯着楼下那还车水马龙的街道。就在这时,一辆救护车闯入他眼帘,闪着亮光呼啸着往前开去。
  警车,救护车。
  是和人命有关的事。
  这样想的时候,房内手机铃声大震,睡梦中的沈睿一惊之下从床上弹起来,拧着眉头见周元站在窗边,侧头看着放在床头柜上真吵闹不停的手机,三下五除跳下床,拿过手机。
  “喂。”因为刚睡醒,声音有些暗哑,沈睿赤着脚踩在地毯上朝周元走过去,近他跟前,用手拢了拢他披着的外套,接着说:“有什么事?”
  手机另一头似乎有很要紧的事情,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声音有些大,没开外放周元也能听到一二。挂下电话后,周元皱眉问他:“滨海这边的同僚?”
  “嗯,我以前在警校里的同学李兵兵,分配到滨海里了。这次我们过来,虽然给他们报了是明天去报到,但这家伙追着我问什么时候到,我就告诉他今晚到了。”沈睿转身去套外套,顺手将周元的羽绒服给他递过去:“他知道我住的酒店。”
  周元上前,取过羽绒服穿上,问他:“我们所在的酒店附近出事了?”
  “嗯。”沈睿应到。也就因为知道他们在这附近住下,所以才会连夜给他电话。说话间,沈睿已经穿戴好了,他迅速把从李兵兵哪儿得到的信息给周元说下:“距离我们所在的酒店大概五百米左右,就是我们要去的酆都大帝庙,哪儿出事了。”
  刚弯下腰穿好鞋子的周元顿了顿,抬头问他:“庙里?”
  “门口。”沈睿往门口走去,“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这是第二同类型的案件了。”
  出门往前走一小段路,就听到吵杂声,打眼往前看,就看到警车和救护车停在一座庙宇门前。
  庙宇坐落在山脚下,往上走是一片高山林木,种了许多桉树。往下走五百米左右就是沈睿他们落脚的酒店和广场美食街,属于闹中求静的选址。不过最让沈睿觉得奇怪的是,寺庙的高墙一般是深红色或者橙红色,但位于滨海的这座大庙高墙却是青黑色,显得庄严而诡异。
  “这庙用黑色高墙来吓人吗?”沈睿随口说了一句。
  随他脚步往前走的周元挑了下眉,回他,“你理解的挺到位。”
  “嗯?”脚步刹住,沈睿侧头看着周元。
  看着前方拉起来的警戒线,隔着不到五米的距离周元停了下来,说:“这是酆都大帝庙,酆都大帝就是你们口中的阎王爷。在认识里,阎王爷就是主宰人的y-in寿,管理人的yá-ng寿。但其实还有另一个意思,酆都大帝所到之处,各路小鬼都不敢放肆,因此有些觉得自己沾上脏东西,身体不舒服,或者倒霉的人,就会去求酆都大帝庇佑,赶走各种倒霉的东西。”
  前方拉警戒线的地方很多穿着长袍的道长在和警方j_iao涉,其中有一个高大的大眼男子四处张望,忽然把眼神投s_h_è在他们所在处,然后定格在沈睿身上,周元见他愣了下,立刻迈腿就往他们这儿走来。
  “而阎王所在的丰都,讲究黑。说是黑暗能遮盖一切,能收起一切。”周元说道:“你朋友?”
  最后那句话让沈睿愣了下,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时,那长手长脚的大眼哥已经走到他们面前,大手一伸,往沈睿身上一拍,“阿睿!”
  毫无防备吃了一下大力金刚掌,沈睿踉跄了下,发现来人是自己的老大三粗老同学李兵兵。他反手回礼一拍,说道:“那么久没见,你还是这么暴力。”
  “我这是力气大,不叫暴力。”李兵兵眼神定格在周元身上,伸出手说道:“周队长是吗?你好。”
  看着李兵兵伸出来的手,周元伸手相握,“你好。”
  该有的礼仪介绍都做足够了,李兵兵也没搞虚的,直接领着沈睿他们走进了被拉了警戒线里。可案发现场并不是在寺庙门外,而是在庙后的后山一处搁置了几百年的乱葬岗。
  一边走李兵兵一边给他们说明情况:“抱歉了兄弟,你们刚过来就让你们来帮忙,这次先给记住,以后你们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帮。”
  李兵兵是那种特豪气的男人,说话很大声,但话里话外都很实诚带义气,三人往后山目的地走去时,李兵兵说:“这地方有点邪门。这是这半年里第二起,上次是在寺庙后门,这次是在距离后门大概三百多米左右的乱葬岗,死者是被一根黑色的签文给戳中心脏死的,死的……”
  周元脚步刹住,李兵兵正要奇怪他怎么忽然停下来,就听到他问:“黑色的签文?刺入心脏?”
  “……对,是这样没错。”李兵兵看了站在周元旁边的沈睿一眼,想要从他脸上看出到底什么状况,没想到沈睿听到死者的死亡方式也是一愣。他心想这两人怎么回事,咋一惊一乍呢?
  他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兄弟,对这种死法很感兴趣?”
  沈睿没回李兵兵,伸手拍拍周元,压低声说:“我在,先过去看看。”
  这话就像在说,我在这里,你别慌,万事都有我顶着。
  周元看了他一眼,点头继续往前走。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