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最完美的女孩 作者:叶聪灵

时间:2020-07-20 09:31标签: 恐怖 灵异
主题:恐怖推理小说《最完美的女孩》系列 谋杀计中计,藏尸方法,犯罪心里学实验,连环杀手,困兽之局,扭曲人格,多重人格分裂,可怕的Y-IN谋.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叫叶欣的女生身边,她是具有研究犯罪心理学天份的大学生,当她在经历这一切恐怖而又迷离的
主题:恐怖推理小说《最完美的女孩》系列
谋杀计中计,藏尸方法,犯罪心里学实验,连环杀手,困兽之局,扭曲人格,多重人格分裂,可怕的Y-IN谋.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叫叶欣的女生身边,她是具有研究犯罪心理学天份的大学生,当她在经历这一切恐怖而又迷离的事件之后,却发现了自己曾经是自己设想的最完美的女孩,也是最可怜的棋子。
 
人的心理世界是纷繁复杂的,甚至是充满诡异和怪诞的信息。而我们生活的每一天,都有另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就像你看到自己的每一瞬间,也许都有另外的一个自己在叹息,恐惧和分裂……
 
第一部分
最完美的女孩
CHAPTER1
我叫叶欣,今年20岁,在东方大学读大二,专业是犯罪心理学。林邈是我的男朋友,和我同岁,是计算机系的高才生。我很爱他。
今天,我们约好了下课后,一起到学校餐厅吃饭。找好位子,点好吃的东西,林邈还没有来,我就一边看报纸一边等他。看当地的晚报,是我每天的习惯。我忽然看到这样一则新闻,一个建筑队要在怡然公园CAO塘附近修建一个新的凉亭,建筑队的工人居然在CAO塘边挖出一具女尸。女尸,确切地说只是一副骨架,通过法医的骨骼认证,确认女死者死亡时间大概是在4年前左右。死亡时的年龄是16岁。但是,女死者的身份还无法确定。市公安局希望4年前如果有家人失踪的家庭,可以来认尸,帮助警方尽快确定死者的身份。看过之后,我不禁感叹了一下生命的无常。
 
这时,忽然有人从后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一看,是林邈。
“哎!你吓了我一跳!”我抗议到。
“看什么看得那么投入啊?”邈笑呵呵的问我。
“有个16岁的女孩子被人杀死了!但是,只剩下一副骸骨了,到现在连身份也无法确定!真可怜!你看看吧。”我随手把报纸递给了邈。
邈接过报纸,认真地看起来。过了好久,邈一句话也没说。
“喂!看完了吗?快吃饭吧,饭要凉了!”我催促到。
邈终于放下了报纸,一个人呆呆地陷入到一种思索状态,脸色变得很苍白,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邈这样呢!
“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关切地问他。
“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女孩子很可怜。不看了,我们吃饭吧。”说着,他就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我的心里忽然有些不好的感觉,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几天以后的晚上,表哥黎威来看我。我表哥很能干的,他是个警长,在市公安局工作。我们一向很谈得来,因为我所学的专业和表哥的职业有很大关联,所以,我经常喜欢向他请教一二。
 
我一下子想起了我前两天看的那则新闻,好奇心作祟,我就开始向表哥打听。
“表哥,你们公安局最近是不是在寻找一副骸骨的亲人来确定死者的身份啊?”
“你是看报纸知道的吧?目前为止,她的死因还没有确定。”
“那,找到她的亲人了吗?有没有人到你们那去认尸啊?”
“有几个。噢,对了,其中有一个还是你男朋友林邈呢!”
“林邈!——林邈居然也会去认尸!这是怎么回事啊?”我非常震惊。因为,邈从来没有和我提过他去认尸的事情啊!
“怎么?他没对你说过吗?我还以为你知道呢!”表哥也觉得很奇怪。
“那天看新闻的时候,我就觉得他脸色不对,可是没想到他会去认尸,而且还对我只字未提。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啊?”
“而且,林邈和甫新高中的负责人还在4年前报了案,记录显示4年前他的一个好朋友,叫什么——叫——夏之焕!对!是这个名字,失踪了。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找到!他和你说起过这个女孩子吗?”表哥问我。
 
“没有!邈从来就没和我说过。”
“他的好朋友失踪的时候,也是16岁左右,也是女孩子。从性别,年龄上来看,特征是比较接近那副骸骨的。但是,还得等待近一步的核实。”
表哥说女死者的头盖骨经过法医的详细检查,被确认眼部有非常明显的划痕,并且是由于极其锋利的锐器划伤所致。法医推测,女死者可能在死亡时曾被人挖掉双眼。表哥也感到很奇怪,为何凶手在杀害女死者的时候同时也要挖掉她的双眼呢?除了推测凶手作案的手段极其残忍之外,这一点也可能会成为破案的关键。但是女死者的真正死因还无法查明。
 
让我不解的只是邈为何要对我隐瞒这件事。
CHAPTER2
第二天是周日,我们没有课,我一大早就去了林邈的家,我一定要问问他,为何要隐瞒我认尸的事情。
“你是不是去市公安局认尸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啊?”我很生气地问他。
邈的脸色忽然暗了下来,半天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开口了:“其实,我不是要有意瞒你的……对不起!小叶,你不要生气。好吧,事到如今,我就告诉你吧,虽然,这件事我是不太想和任何人提起的。”
 
我在等待着邈的解释。
“因为,那件事很离奇,也很让人伤心,我自己每当想起来的时候,也有苦闷,所以,我也不想对任何人再说了。”
“邈,我只是担心你,很想关心你而已。”
邈看着我,苦涩地微笑了一下,开始和我讲起那件事。
“我和之焕是在4年前一起参加夏令营活动时认识的。我们两个学校是友好学校,虽然在不同的城市,但是每年的暑假,都有两个学校的联谊活动。那年,正好是她们学校派代表团到我们学校参观,然后一起在我们这里举办夏令营活动。她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所以她也没什么亲人。我们在活动中很谈得来,就成了好朋友。有一次,我约之焕去我们家的旧居玩,玩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在门口发现一个信封,信封上还写着:夏之焕亲启。那时,学校离我家很近,我们还以为是哪个同学搞恶作剧呢。但是,没想到,之焕看了信之后,就说要出去一会儿,我后来也累了,就在沙发上睡着了,等到很晚的时候,都没见之焕回来,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回来,神秘地失踪了。直到最近,警方找到一具女孩子的骸骨。我才怀疑,那可能是之焕。”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