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历史 >

商踪谍影 作者:虾写(八)

时间:2020-03-29 20:27标签: 战争 热血
第468章 假面舞会(二) 体能教练是跑过去的,虽然停步了,但是引惹了大家注意,他立刻感觉不好,转身就走。戴剑和情报分析师从AB两区朝体能教练靠过去,如果没有推测错误,体能教练已经引惹杀手的注意,首要一件事,就是立刻到达体能教练附近,在其身边游动
第468章 假面舞会(二)
  体能教练是跑过去的,虽然停步了,但是引惹了大家注意,他立刻感觉不好,转身就走。戴剑和情报分析师从AB两区朝体能教练靠过去,如果没有推测错误,体能教练已经引惹杀手的注意,首要一件事,就是立刻到达体能教练附近,在其身边游动,一来保护他的安全,二来即使不能保护体能教练,也要找到杀手嫌疑人。
  戴剑边慢走边低声道:“小心杀手钓鱼。”对方发现了体能教练,有机会击杀,但是放过了体能教练,就是要去钓鱼,钓出戴剑和分析师。这是一次博弈,同时很考究细节的战斗。
  聂左听见热闹,端了盘子出现在附近,将食物碟子放下,拿起一个空碟子上下审视,似乎感觉碟子不太干净。戴剑自然看见了聂左,心中一冷,低声道:“舍弃队友,退。”大错特错,假设杀手已经发现体能教练的号数,体能教练跑不掉,杀手不会现在动手,他只会观察体能教练身边的人,自己和分析师达不到保护体能教练的目的。假设杀手没有发现体能教练的号数,那就无所谓了。
  戴剑为什么心中一冷?因为聂左太冷了,拿了空碟子,戴剑猜出了意思:白瓷……没错,确实是白痴,聂左肯定不知道自己三人和杀手的号数,但是他敢亮碟,就说明他担心自己脑袋进水。戴剑寻思一下,就想明白其中关节,道:“大黄,离开舞会。”大黄是体能教练的绰号。
  “收到。”
  因为即使杀手发现大黄,也得顾忌大黄的同伴身份不明,他不敢追,只能目送大黄离开。
  果然不能一个思维,戴剑也是一身冷汗,必须和聂左一样,把坏人想的足够坏,自己还要更坏,这样才能在这个游戏中打出精彩赢取胜利,戴剑拿了食物在一边慢慢享用,第一次开始认真回忆聂左的比赛,发现聂左每次都小心了极点,将这个世界想成一个充满了无限恶意的世界,除了队友就没有可信任的人,就是在这样情况下,聂左活了下来。而自己刚才是什么失误?自己是标准的做法,左右策应掩护同伴,但是……你知道这种标准做法,杀手也知道,杀手知道你会这么干,所以标准做法成为死亡做法。
  任何一个抉择、命令之后,没有人会告诉你对还是错,甚至你不知道这个决定的结果。比如现在,戴剑无法判断杀手是不是盯上了大黄。但是他仍旧是要求大黄离场。十分,复活一个队员要十分。
  现在到了一个让双方都抓狂的阶段,因为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记忆也跟随流逝,双方都难以记住照片上面具的模样。谁先拿出手机来看呢?这么多人,找个不显眼位置拿出手机应该没问题……似乎是这样,但是在面具的保护下,你不知道谁在看你,谁在注意全场。并且拿手机很有难度,原因是这衣服,这衣服宽大,并且硬梆梆的,你需要撩起衣服,伸到内衣中去拿手机。动作幅度很大,但是如果不看手机上照片,现在看谁的面具都像是自己的目标。
  唯一隐秘的地方就是洗手间了,戴剑看时间,过去了四十分钟,他正在记忆进出男性洗手间人的号数,十分钟三人。为什么是男性?比赛开始前,白队和黑队各自播放了昨天电视台对每位对手的采访。双卡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说黑队无女性。戴剑判断,这句话是真实的,因为在当时情况下,是想不到任务和性别有关。
  分析师是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人,距离洗手间十二米位置,他正在和一位女士漫步起舞,跳的很好,引了很多人注意,一曲结束,分析师获得了掌声,他半弯腰标准英式绅士行礼动作向大家致敬。戴剑闭目叹气,你跳舞就跳舞,干嘛做这动作。分析师在昨天采访中,虽然没有说明自己出生英国,但是一口浓浓的伦敦腔是跑不掉的。
  这边的群众演员都有谁呢?节目是提前安排好的,所以演员不是临时拉,最大可能就是巴西圣保罗的本地人,本地的临时演员,或者公司团队之类的。而这时候出现一个英国人……
  不过戴剑认为杀手不会杀死分析师,理由是,虽然分析师有暴露的嫌疑,但是杀手也不能就这样断言分析师是警察。但是肯定开始注意分析师,只要分析师做出只有警察才能做出的动作,那分析师就完蛋了。
  戴剑这边轻声提醒一句,分析师很老道,知道自己错了,这时候只能是将错就错,将身份隐藏到底,他不动声色如同临时演员一般,和别人交谈,吃东西。戴剑想过要让分析师撤离,但是最终还是没下命令,因为现在对双方都有机会。分析师如果站得住,那么杀手就不会动手,而戴剑就获得了找出杀手的机会。戴剑利用分析师暴露时间内,去洗手间,看了一次照片,这时间段是他想到的最为安全的时间段。
  手机照片中面具的睫毛位置有一厘米长的黑纹,如同一个逗号。特点是左右眼的逗号尾巴都是朝右边。戴剑自信满满的出来,三分钟内就发现了目标,站起来,准备靠近,然后又坐下来,因为又发现一个人有同样的逗号。卧槽你二大爷,这就代表自己找到的那个细节不对,因为杀手和杀手目标都有一个其他面具没有的细节,排除掉了逗号,那代表自己要再看手机,寻找下一个细节。
  放弃,这时候戴剑选择了放弃,不看了,老子不看了,老子就从分析师这块诱饵上吃R_OU_,最少逗号是个标志,有逗号的面具不多,杀手面具肯定是有逗号的……反过来想,如果自己再找一个细节,这细节和逗号在一起进行比对,可以排除更多的人。去不去洗手间?五分钟去两次,如果杀手和自己一样注意洗手间,就知道自己五分钟去两次洗手间……
  对啊,五分钟去两次洗手间,必然引发怀疑,甚至可能直接被枪杀。戴剑心念一转,去自助餐台拿了点东西……编号99号是从洗手间出来的临时演员,拿起了自己放置在一边的食物,边看舞蹈,边吃东西。七分钟后,他放下食物,再次走进了洗手间。
  五分钟,99号出来了,他有没感觉不妥,但是有些没有食欲,拿了杯饮料靠在一边喝着。
  戴剑在七米外很紧张,因为还有一个可能,也许杀手认为99号是警察,但是也可能认为99号是警察诱饵。当然了,很大可能是杀手根本没有注意洗手间,自己在一边瞎紧张。这时候耳麦传来声音:“27号,疑似目标。”
  戴剑回:“收到。”拿着饮料闲逛,靠近分析师,然后很快寻找到了27号,27号坐在附近正在看杂志,但是余光一直看向分析师。面具有逗号……戴剑撤离,不管是不是,27可以圈定是嫌疑人,对方现在还没出手,说明不敢肯定分析师是警察。戴剑刚转回来,一名黑衣裁判走到99号身边,道:“你已经死亡,跟随我们离开。”非目标是没有激光感应器,这是通知杀手或者警察,你杀错人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