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被霸道皇子整失忆之后我叛变了 作者:昕昕子(下)

时间:2022-11-17 21:45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宫廷侯爵
第五十八章 单钰也不多言,拿下令牌就匆匆前往驻地。 为了掩人耳目,单钰雇了一辆间朴的马车,仅有竹帘罩着,外面的人瞧不进来。他坐在竹椅上,双目微垂,沉默不语,透着一股子莫测高深之色,令人难以捉摸。 林司明见他神色冷峻,就有些不敢开口。 如同所有
第五十八章 
  单钰也不多言,拿下令牌就匆匆前往驻地。
  为了掩人耳目,单钰雇了一辆间朴的马车,仅有竹帘罩着,外面的人瞧不进来。他坐在竹椅上,双目微垂,沉默不语,透着一股子莫测高深之色,令人难以捉摸。
  林司明见他神色冷峻,就有些不敢开口。
  如同所有的主子一样,单钰不希望下面有人瞒着他,他淡淡启唇,“心里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林司明踌躇了下,坦言道,“小人斗胆,大人向郡王府借令牌,可能是要...闯御史驻地?”
  “没错。”
  放眼整个西南,也只有郡王府的令牌,才能碾压嚣张的督察院和大理寺。
  “小人愚钝,但也知道结缘不结仇的道理,大人何苦不先准备些银两来打通关卡,若是他们不接招,再用令牌威压也行啊。以免...一来就伤了和气。”
  单钰眼中渐渐s_h_è出寒光,嘴角泛起若有若无的笑意,“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御史看似抓的是文书,实则目标是我,若我以银子打通关卡,御史正好可以请君入瓮,扣我贿赂之名,到时候,就是再有理也说不清了。”
  林司明倒吸一口冷气,背脊生寒。
  马车将两人送到驻地便匆匆离去,单钰带着林司明,步履稳健地踏入了驻地的临时典狱。
  如同所有的典狱一样,光是站在大门口,都能够感受到里头的幽暗y-in森,再明艳的yá-ng光也照不进黑暗的牢房。
  单钰刚走到门前,便有凶神恶煞的狱吏横刀将他拦下,那狱吏目露凶光,仿佛是要吃人一般。
  那狱吏问话似是咆哮,“何人擅闯禁地!”
  单钰的脸上毫无惧色,他面无表情道,“我乃大新县令,里头有一名姓钟的人的案子与我有关,我有话要问他。”
  狱吏一把将砍刀架在单钰脖子上,恶狠狠道,“没有御史大人手谕,任何人不得擅闯禁地,识相点就赶紧滚。”
  单钰半分不退,浅浅地瞥了一眼紧贴着脖子的大刀,眼里寒光一闪,冷然笑道,“放肆,伤了朝廷命官,尔等有几条命来赔?!”
  或许从未见过如此儒雅之人,竟然会露出此等骇人凶相,那狱吏生生退了一步,举着大刀的手不由软了几分,他放缓了语气,“大人若是没有手谕,就不要为难我等,请回吧。”
  单钰扬了扬眉,正在心中暗忖,此时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清越响亮而掷地有声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胶着。
  “擅闯典狱,只怕是朝廷命官也得拿下吧!”
  单钰脸色不禁一变,似是没有料到此人前来,他转过身,神色已恢复如常,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下官见过少卿大人。”
  狱吏看着长得有几分相似的两人,心头不由计较,见到单锐给了他个退下的手势,也松了口气,顺坡下驴地走开了。
  单锐看了看单钰,又斜斜地瞥了一眼林司明。
  单钰知道他有话要讲,旋即道,“小林你先下去吧。”
  林司明颔首,退了几丈之遥。
  单钰扬一扬脸,坦然微笑,“少卿大人前来,所为何事?”
  单锐瞧着与他有几分相似的脸,心里极为不虞,脸上更是冷冰冰的,他直言道,“这件事你不要管。”
  单钰眉心一跳,微微冷笑,“此事就是冲我而来的,我不管,难道是坐以待毙不成?”
  单锐气极,他捏紧了拳头,似是下了决心一般,狠狠道,“你现在若是回去,好好干你的县令,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单钰神情如被冰霜结住,冷然道,“什么意思?”
  单锐冷笑一声,“无可奉告。”
  没有了其他人,这对在人前孝悌的兄弟,就是这番仇人相见的模样。
  也罢,单钰轻笑,脸上不以为然,嘲讽道,“兄长你是知道愚弟的脾x_ing的,要是劝说有用,你我何至于如此境地,你早就成了风风光光的状元,而我就是默默无闻的探花,谁也不干涉谁。”
  “你!”单锐的脸当下就黑了几分,低吼道,“那样对你我都是最好的!你懂什么!”
  最好?
  单钰面露讥讽,悠然而笑,一字一句道,“用别人的血铺自己的路,这叫最好?单锐,我就问你一句,你的心,安还是不安?”
  单锐脸色更加难看,这人就是这样,好说歹说都不听,只认他的死理,可是这世上哪会认他的理?
  单钰脸上渐渐笑容敛去,沉声道,“今r.ì这事,我管定了。”
  单锐闻言大惊,忍不住失声道,“有人要杀你!你疯了不成?!”他还想继续说下去,但生生止住了口,一时竟说不下去了。
  “感谢兄长的提醒。”单钰温和一笑,面色放缓,轻声道,“你这人就是这样,既要站在我的对立面,却又狠不下心来置我于死地,兄长,若因你的优柔寡断误了事,裴怜玥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单锐倏然一紧,死死地盯着他。
  单钰含笑凝视于他,似漫不经心地挨近他的耳边,“我深知兄长你对我有恩,虽然吧,这恩也没恩在点上,到底这份情也算真的,弟弟也就不追究你这大理寺少卿的位置是怎么来的了。”
  他竟敢都知道?!
  单锐瞳孔紧缩,闻言脸色大变,脸上惊恐不已,却一个字都辩解不出。
  单钰退了些许,神色已是恢复如常。
  单锐嗫嚅半响,最后重重地叹了口气,似恨,既生瑜,何生亮也不过如此。似怨,怨自己不争气,生生被比下去。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位从小就与自己一块长大的弟弟,心里五味杂陈,两人长相相似,但他似乎从未看懂过他,他聪慧无比,一学就会,一看就懂,可偏偏固执倒愚蠢,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却天生就是耀眼的存在。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