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断水 作者:掉入轻舟(上)

时间:2022-11-16 19:59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文案: 【完】一个暗器引出的血案和爱情 原创小说 - 长篇故事 - 混合x_ing向 - 大长篇 完结 - 正剧 - 古代 - 武侠 破镜重圆 - 无差 清泉山庄的段老庄主死了,死在玉面双龙镖下,人人皆知这个镖的主人是清泉少主段临风的至j_iao好友楚云七。 距离清泉二小姐段
 文案:
  【完】一个暗器引出的血案和爱情
  原创小说 - 长篇故事 - 混合x_ing向 - 大长篇
  完结 - 正剧 - 古代 - 武侠
  破镜重圆 - 无差
  清泉山庄的段老庄主死了,死在玉面双龙镖下,人人皆知这个镖的主人是清泉少主段临风的至j_iao好友楚云七。
  距离清泉二小姐段临霜逃婚出庄已经过了三年,在遇见神秘的天涯人颜寄欢之前,她以为她再也不会和清泉山庄扯上关系。
  配对:
  楚云七/段临风;段临霜/颜寄欢
  以上四个人是主角,斜线不代表攻受。
  一个披着传统武侠壳的青少年酷儿探险故事。
 
 
第1章 楔子
  这是一座十分破败的凉亭,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立在那里的,也没有人在乎,它坐落在一个无名荒山上,山脚下的村落早已因连年的战乱和饥荒散得七七八八了。凉亭的石阶上覆了一层厚厚的落叶,石柱上盘着层层青藤,搭垂下来,在月光下显得更为荒凉。
  在这样的深夜,原本就不会有人出没在荒山之中的。
  然而此时此刻,凉亭里却站着两个人。
  那是两个青年男子,两个从衣着举止来看本不应该属于这荒郊野岭的人。他们一个穿着蓝衫,一个披着黑袍,看起来都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此刻他们面对面坐着,却一点也不像是来喝酒赏月的样子。蓝衫青年有着一双非常温和的眼睛,嘴角自然上翘着,这让他看起来有种武林人士少有的儒雅。而黑袍青年的轮廓则更为分明,即使是他现在的神情充满着愤怒和痛苦,也很难掩盖住他原本的俊朗气质。
  这两个人正是前段时间轰动江湖那件大事的两位主人公,蓝衫青年是以一手独门暗器名动江湖的飞龙少侠楚云七,而黑袍的青年则是武学世家清泉山庄的少庄主段临风。
  他们是两类完全不同的人,本不该有j_iao集的。
  可此刻他们却站在这里,在这个荒无人烟的破烂凉亭里,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的是什么。
  月色清冷,给这个秋夜多添了一丝寒意。
  楚云七站起身走到了亭边,月光将他的一袭蓝衫衬得更为清雅。
  “小风,我是不会和你打的。”良久,他开口。
  “怎么了?”段临风冷笑了一声,把剑抱在胸口,黑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大名鼎鼎的飞龙少侠也会怕?”
  “你又何必这样与我说话。”楚云七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从来不和朋友动手。”
  段临风垂下头笑了笑,笑容中多了一丝惨然:“朋友?原来你还记得我们是朋友。”
  “杀段庄主的不是我。”楚云七说道。
  “不是你。”段临风冷笑一声,“不是你,那你跑什么?”
  楚云七不说话。
  段临风见状,从怀中掏出一个用手帕包好的东西,把它砸到了楚云七的脚下,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你说不是你。那你来告诉我,这又是什么?”
  楚云七弯下腰,捡起了脚下的东西,一个闪着银色寒光的扁圆型玉器被包在手帕中,与其说这是暗器,倒不如说它更像一个j.īng_致的工艺品,寻常人的贴身暗器总是以锋利坚硬的冷铁制成,但这个小东西却更像是一块玦玉,上面雕刻着双龙纹饰,薄如叶,脆如纸,很难想象有人竟然能够用它作为杀人的武器。楚云七仔细端详了几秒,然后摇了摇头,竟然笑了。
  “这是玉面双龙镖。”他冷静说道,仿佛完全不在意自己正在公开承认一桩轰动武林的命案。
  “整个江湖都知道玉面双龙镖极难仿造。”段临风缓缓说,“即使是有人能仿其形,也没有人能够得其髓,所以你是天下唯一一个能使这镖的人,我说的可对?”
  楚云七点点头,没有试图争辩,他的思绪似乎都被手中的东西占据了。
  “你们找到临霜了吗?”半晌,楚云七突然话锋一转。段临风一愣,随即冷哼道:“与你无关。”
  “看来你还是不肯信我。”楚云七叹道。
  这句话似乎激怒了段临风,他大步上前,一把从楚云七的手中抢过了那个沾血的双龙镖。
  “我不肯信你?我不顾爹的警告,与你结j_iao,邀你同游,带你入庄,连家传剑法都毫无保留与你共享。我将你当至j_iao好友,可你又是怎样对我。你从来不肯告诉我任何你的事情,你总是在夜半时分忽然失踪,我以为你总有自己的理由,我信任你。然后呢?然后我推开我爹的房门,看到他倒在地上的尸体,还有站在旁边的你。”段临风的声音多了一丝痛楚,“你说我不肯信你,那你告诉我,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我怎么信你。”
  楚云七顿了顿,他又一次轻轻叹了口气。“你动手吧。”
  段临风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你说什么?”
  “我此刻无法与你解释,既然你执意要打,那你便动手吧。你赢我,我便任凭你处置。”楚云七说着,难得的停顿了片刻,“你就当……是我有负于你。”
  乌云飘过,挡住了他们头顶的那轮明月,月光不再,寒风卷起,地上的落叶忽然被吹散了一地。
  剑已出鞘。
  ※※※
  月光被隐没在层层叠叠的乌云中,刚刚两人所站的凉亭已经是一片狼藉。
  段临风撑着树干勉强站着,华贵的黑袍上此刻已经多了好几道口子,他看起来并没有受任何致命的伤,但他的脸色已经因为内力的损耗显得惨白不堪了。楚云七此刻虽然还能稳稳站着,但也比先前狼狈了不少,显然段临风也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对手。
  “你还是没有尽全力。” 段临风说着,提起剑便是一刺。楚云七闪身躲过,抬手发出一连串的树叶,树叶本是脆弱之物,但经由他的手腕发出却变得无比凌厉。段临风侧身一闪,手腕一转,使出一套清泉剑法,清泉剑法以轻巧灵活著称,而段临风手中所拿的又是传说中‘以之划水,开即不合’的断水剑,此剑玄如蛟龙,锋利异常,三招之间就将树叶尽数打落到了地上。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