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断水 作者:掉入轻舟(下)

时间:2022-11-16 19:58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宫廷侯爵
第45章 镇渊台之上,萧关傲面色沉郁坐在正中央捻着手珠,两具被撕咬到面目模糊的尸体并排放在地上,四片不血刃整齐摆放在尸体一旁。坐在萧关傲左侧的段临风只看了一眼就皱眉偏过了头去。坐在他右侧的金白晓也眯着眼睛摩挲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不知心里在想些什
第45章 
  镇渊台之上,萧关傲面色沉郁坐在正中央捻着手珠,两具被撕咬到面目模糊的尸体并排放在地上,四片不血刃整齐摆放在尸体一旁。坐在萧关傲左侧的段临风只看了一眼就皱眉偏过了头去。坐在他右侧的金白晓也眯着眼睛摩挲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沈望岳带着一队随从站在三人面前,他是负责将尸体送回来的人。
  台下站满了黑压压的人。连r.ì热闹不休的宴会如今已被叫停,每个人都在暗中猜测着此刻正发生的事情。
  将手珠翻来覆去捻了三圈,萧关傲终于开口问道:“在哪里找到的?”
  “回义父,是在离山洞不远处。”沈望岳说着,往暗雪阁方阁主的方向看了一眼,“因下过雨,林中足迹难辨,尚在全力搜寻暗雪阁第三位弟子的去向。”
  “除暗雪阁第三名弟子之外,林中的百门弟子可都已撤完?”萧关傲又问道。
  沈望岳又小心地瞥了段临风一眼,垂手答道:“还有一位。段二小姐。”
  萧关傲点点头,对段临风道:“我这外甥女真不叫人省心啊,临风,你说是么。”段临风张口尚未回答,他却转向正站在一旁的百兽帮侯震威问道:“不知侯帮主如何看?”
  侯帮主摇摇头,同样是一脸的复杂神情:“老夫深知小狼脾x_ing,若非被激怒,绝不会无故袭人。”
  “小狼?你管那畜生叫小狼?!”暗雪阁的方阁主悲愤难忍,指着侯震威的鼻子咄咄骂道,“我告诉你,养鸟的,我不听你辩这有的没的,躺在地上的是我暗雪阁最出类拔萃的弟子,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我暗雪阁与你百兽帮势不两立!”
  侯震威冷哼一声,道:“两条腿的平庸之人遍地都是,像小狼那样品格的獒狼寻遍九州也难出一匹,老夫将其j.īng_心饲育长大,非活泉水不饮,非猛虎r_ou_不食,只怕贵阁的弟子还不配做他的盘中餐。”
  “你你你你这莽夫!!”方阁主气得手都抖了,举起不血刃就要和他决战。这时萧关傲从座位上站起,阻下了这场一触即发的矛盾。
  “归根结底,此事仍发生在玉笛山庄的管辖之内,作为东家,本庄责无旁贷。还请二位消气,待弟子们将事情经过讲明,再作定夺不迟。”
  自段天问遇害、金婆婆隐退后,萧关傲便成为三大世家掌事人中资历最老的一位,他说出的话自然十分有分量。既然他都开了口,方阁主也只好暂退一步,忍下了这口气。沈望岳赶忙向一位玉笛弟子招招手,示意他上前说话。
  那玉笛弟子吊着一只胳膊,走上前来先歪歪扭扭施了一礼,道:“诸位掌门明鉴,弟子五人到达山洞时,洞中并没有什么异常,稍微往里面走了一段,洞中突然传出一些异响,只见清泉弟子慌张跑出来,说巨狼失控袭人,弟子原以为是夸张之谈不足取信,没想到一回头那巨狼就不知从哪里扑了出来,见人便咬,弟子与狼缠斗一番,奈何体力不支,只得带着四位师弟撤逃到安全地带。原本想暂缓片刻再探,却听见外面惨叫连连,巨狼似已陷入疯狂。弟子疑心此事有异,于是立刻返回洞口,将消息传了回来。”
  侯帮主点点头,附和道:“小狼虽相貌吓人,但从小受训,懂得分寸,此行不过是担任守卫职责,若非与人正面冲突,绝不会主动进攻。”
  萧关傲问道:“侯帮主的意思是,有人主动攻击了巨狼,引它发狂袭人?”
  底下人都轻笑起来。莫说是这些十五六岁的少年,任何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都不会蠢到正面激怒猛兽。当你看见一个火坑的时候,你会想方设法找东西灭火,而不是往火里浇上油再脱了鞋蹚过去,这是黄毛小儿都明白的常情。侯帮主却毫不在乎底下的笑声,面不改色道:“我百兽帮向来只转述事实,信或不信是诸位的事。”其他人见他如此笃定,也不由得多了几分疑虑。以百兽帮在江湖上的信誉,侯帮主没有任何理由在这件事上说谎。
  “或许是有人故意所为也说不准呐。”金白晓拖长声音c-h-ā话道,“可惜我苍梧弟子脚步慢了些,晚了玉笛同仁一步,也没什么可再补充的。本座听闻清泉山庄早于玉笛山庄一步,倒不如问问他们。”
  这样一来,目光便全都聚集到了清泉弟子身上。段临风抬起眸,冲台下几人点了点头。韩山道领着四位弟子走上台来。为首的梁大文上前一步,拱手对台上诸人说道:“诸位前辈明鉴,弟子几人也并非最先到达洞x_u_e的人。”
  萧关傲略略一思量,道:“详细说来。”
  梁大文继续道:“当弟子四人抵达那洞x_u_e时,洞中已经隐隐传出异响,弟子循声找去,只见巨狼暴走,状似癫狂。现在想来,只怕是在我四人抵达之前,就已经有人捷足先登,惹怒了巨狼。”
  “什么样的异响?”段临风身体微微向前倾了倾,“可知前人是谁?”
  梁大文努力回忆片刻,摇了摇头:“弟子去得慢了,只闻声,未见人。”
  “有意思。还真不知有谁能快过清泉山庄的轻功。”金白晓y-inyá-ng怪气地笑了笑,显然并不相信梁大文的说辞。段临风不悦地挑了挑眉,道:“据我所知,有许多其他门派弟子提前一步去往洞x_u_e,金掌门自可查阅飞鸽传信,询问这些门派弟子的见闻。”
  这时,正武堂中有一人走上前来,主动说道:“在下正武堂弟子罗千,可以证实双崖门与云松楼是最早出发的队伍。弟子三人出发前往洞x_u_e时,清泉山庄几位弟兄尚在崖下,而双崖门与云松楼则先弟子三人一步出发。在临近洞x_u_e的位置,弟子三人听到前方似有争执,弟子原想上前细探,结果误触机关被困于林中,此后情形便一概不知了。”
  语毕,他向台上几人展示了自己的伤口,两条手臂上全是荆棘所刺的伤痕,一看就是玉笛山庄在洞x_u_e四周布下的地网阵所致。
  正武堂堂主李全甫亦附和道:“这几位弟子被同门师兄寻获时仍被困在那阵中,想来双崖门与云松楼应当是最先到达洞x_u_e的队伍。”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