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和偏执帝王一起重生后 作者:岩城太瘦生(一)

时间:2022-11-09 20:29标签: 宫廷侯爵 破镜重圆 重生 爱情战争
文案 原名y-in郁受重生后 十六岁那年,扶容因罪入宫,被指派到冷宫,给不受宠的五皇子秦骛做伴读。 在备受欺凌的r.r.夜夜里,扶容找到了慰藉自己的办法。 扶容是罪臣之子,秦骛是弃妃之子。 扶容y-in郁怯懦,秦骛y-in鸷刻
文案
  原名y-in郁受重生后
  十六岁那年,扶容因罪入宫,被指派到冷宫,给不受宠的五皇子秦骛做伴读。
  在备受欺凌的r.ìr.ì夜夜里,扶容找到了慰藉自己的办法。
  ——扶容是罪臣之子,秦骛是弃妃之子。
  ——扶容y-in郁怯懦,秦骛y-in鸷刻薄。
  他们是天生一对,宫里的人都这样说。
  没错,他喜欢上了秦骛。
  因为喜欢秦骛,扶容尽力为他弄来新鲜的吃食、温暖的被褥。
  因为喜欢秦骛,扶容冒死出宫,替他给朝中大臣送信。
  因为喜欢秦骛,扶容在秦骛发动宫变之时,冒着箭雨,为他打开宫门。
  宫门一开,扶容j.īng_疲力竭地跌在马蹄前。
  他抬起头,看见秦骛骑着马,和光风霁月的林家公子并肩而立。
  秦骛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骑着马,绕过了他。
  再后来,秦骛登基,林家公子平步青云。
  扶容原以为,自己也可以和他们一样,获得圆满。
  可是他想错了。
  对秦骛来说,林家公子是新生,是君臣和谐的美谈,是万人朝拜的恢弘。
  而他扶容,是肮脏,是不愿回首的过去,是沾满鲜血和污泥的回忆。
  扶容因为一件小事被赶回冷宫,在秦骛与林家公子其乐融融、君臣夜话的那个雪夜,悄无声息地死去了。
  *
  再次睁眼,扶容回到了去冷宫当差的第一天。
  他站在冷宫门前,毫不犹豫地抽身撤回,把身上所有家当塞给管事公公,求他帮自己换一个差事。
  扶容被调到了皇子所。
  闲暇时分,年纪相仿的皇子们拉着他一起玩耍。
  温和宽厚的大皇子握着他的手,教他投壶;朝气勃勃的二皇子耐不住x_ing子,连声催促;含蓄内敛的三皇子劝解他,莫要着急。
  只有住在冷宫、没资格进皇子所的五皇子秦骛,躲在门外,双眼猩红,死死地盯着扶容脸上浅浅的笑意。
  ·双重生,两世都是成年后开始感情线
  ·攻前世今生身心俱洁
  ·重生后受会拥有令攻嫉妒至死的亲情、友情、事业和爱情(会有其他人喜欢受,受会和其他人谈恋爱,攻搁边上嫉妒至死,最后才追上)
  ·请小可爱们不要在文下提到明星相关,二三次元并不互通,可能会影响其他读者看文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破镜重圆 爱情战争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扶容,秦骛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渣攻也重生了
  立意:不要等到追悔莫及才懂得珍惜
  作品简评:
  五年以前,扶容因罪入宫,给冷宫里不受宠的五皇子秦骛做伴读,两人互相取暖,共谋江山。五年以后,秦骛成功登基,扶容原以为,自己也可以获得圆满。可由于重重误会,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竟至扶容撒手人寰。再次睁眼,扶容重生到了来到冷宫的第一天,这一次,他毅然决然转身离去。
  本文讲述了一段感情从破碎到重圆的故事。秦骛过于自负,扶容过于自卑,至刚至柔的两个人碰撞在一起,若要携手终老,必定经历一番痛苦磨合。本文人物形象塑造丰满,文风流畅,情节发人深省,值得一看。
 
 
第1章 生病(已修)
  建昭二十五年,冬。
  先帝驾崩,冷宫里的五皇子秦骛趁势发动宫变,顺利登基。
  宫里的人都说,那个在冷宫里伺候五皇子、伺候了五年的小太监,就是名字叫扶容的那个,总算是熬出头了。
  “你们不晓得,扶容对五皇子——陛下——有多用心。”他们说,“前几年,陛下病重,在冷宫里没人敢管,大雨天的,扶容去太医院门前跪着求药。”
  “我也见过,冷宫冬天没柴火,扶容去找管事公公要,也是跪在雪地里求。”
  “这算什么?前阵子陛下不是带兵进宫吗?结果和禁军打起来了,当时我们都忙着逃命,就扶容一个人,拼命地往打仗的地方跑。”
  “他跑去干什么?”
  “打开宫门,让陛下直接进来呗。”
  “听说当时,城楼上有七七六十四个弓箭手,全都对准他,万箭齐发,他好像是中了一箭,但还是硬撑着把宫门打开了,否则陛下哪有那么容易……”
  话说过了,年长的老太监连忙咳嗽一声,提醒他们:“好了好了,别说了。”
  “也是,扶容现在指定是陛下最喜欢的小太监,是小太监中的小太监,我们哪比得上他呀?”
  “知道比不上,就别说了。快扫雪吧,等会儿贵人滑倒了,我们的脑袋都别要了。”
  小太监们噤了声,分散开来,认真清扫长街上的积雪。
  天渐渐亮了。
  一个和他们一样装扮的“小太监”,正好从长街上走过。
  老太监不经意间瞥了他一眼,惊讶地愣在原地:“啊……”
  “怎么了?”
  “那个人……好像就是扶容啊……”
  小太监们瞧了一眼。
  走过去的那个人,穿着和他们一样的靛蓝粗布衣裳,整个人清清瘦瘦的,衣裳却宽宽大大的,跟个麻袋似的,把他套起来。
  他用同色的发带挽着头发,被冬r.ì里的狂风吹着,散落了一大半,披在肩上。
  他低头垂眼,慢吞吞地往前走,看不清表情,只能隐约看见他尖尖的下巴。
  一阵风吹过,吹动他的衣裳与发带,竟像是要把他吹走似的。
  “这怎么会是扶容?扶容要出门,肯定是穿金戴银、呼奴携婢的,怎么会还和我们一样?”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