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太子的药引傻妃 作者:糯米米(中)

时间:2022-09-22 21:05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宫廷侯爵
第97章 本宫抱着你,一会就不冷了 他的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责怪,让柯云楚的眼泪流得更凶。 这么好的容夏哥哥,竟然差一点就被自己的愚蠢害死了...... 祁容夏没想到自己的安抚反而让他哭得更厉害了,有些手足无措:别哭,我......微臣没有怪过太子妃。你一定
第97章 本宫抱着你,一会就不冷了
  他的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责怪,让柯云楚的眼泪流得更凶。
  这么好的容夏哥哥,竟然差一点就被自己的愚蠢害死了......
  祁容夏没想到自己的安抚反而让他哭得更厉害了,有些手足无措:“别哭,我......微臣没有怪过太子妃。你一定是被人欺骗了,才会误将那碗面给微臣的,对不对?”
  连r.ì来早已被咽下肚子里的委屈似乎被他这句话一下子又诱发了起来,柯云楚瘪着嘴,眸中含着两汪眼泪,不住地点头,一点头,眼眶含着的大滴泪珠就滴落下来。
  祁容夏想抬手拭去他脸上的泪珠,却被风嘉澜抢先一步,用衣袖为他拂去了。
  他收回僵在半空中的手,继续说道:“既然太子妃不是故意的,微臣也已经醒来了,太子妃便不要把这件事往心里去了。”
  风嘉澜看着受害者竟然轻飘飘几句话便原谅了这个始作俑者,倒显得让小傻子为他做错的事负起责任的自己成了最大的恶人,内心第一次对祁容夏生出了不满的情绪。
  他抱着柯云楚站了起来,对祁容夏说道:“祁小将军刚醒,还需要多加休息,本宫就先带着他离开了。”
  祁容夏看着缩在风嘉澜怀里的柯云楚,只觉得处处充满了一种诡异的违和感,而后他将视线定格在柯云楚的小腹上。
  刚才太子环着他的腰,宽大的袖袍遮住了他的腰身,现在没有任何遮挡,他才发现他的腰腹隆起,竟然像是......有了身孕了一般。
  可他是个男人......怎么会?
  “太子妃的小腹......”
  柯云楚发现他在看自己的肚子,脸上的眼泪还没干,又笑着向他分享自己的喜悦:“容夏哥哥,我的肚子里有小宝宝哦!”
  祁容夏惊愕地看着他:“这......”
  柯云楚现在知道不是所有男人都像自己这样可以生宝宝,所以也知道他为什么会露出这样震惊的表情,告诉他道:“大夫说因为我的体质特殊,所以可以生宝宝!不过......虽然我有了嘉澜哥哥的宝宝,他喜欢的还是......”
  风嘉澜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小傻子要说什么,打断了他的话:“好了,男人能生孩子又不是什么很光荣的事情,你还想告召天下么?”
  幸好祁容夏的注意都被他的前半句吸引了,没有留意到他后面的那句。
  祁容夏只觉得心里更加空落,原来他有了孩子......
  他又一次深刻地意识到,这个善良得惹人心疼的孩子,无论身心,早就是属于别人的了。
  他能做的只能是笑着对他们说一句:“恭喜太子太子妃喜得龙胎。”
  风嘉澜点点头:“嗯,祁小将军好好休息吧。”
  虽然发现了违和感的来源,可祁容夏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直到看见柯云楚宽大的衣袖下垂着的手腕,眼睛猛地瞪大,一个“楚”字脱口而出,可太子已经抱着他走下了马车。
  ............................................................
  风嘉澜抱着柯云楚回到他们的马车上,将他放在座位上,一只手掐着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抬起,眯了眯眸子,语气冰冷:“本宫何时让你多嘴了?”
  他的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柯云楚自然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嘉澜哥哥,你说什么......”
  他这幅无辜懵懂的样子让风嘉澜看得更是无名暗火起,“你很得意吧?祁容夏也是,风嘉祺也是......什么事都做不好,勾 引男人你倒是很在行......”
  柯云楚被他莫须有的指责弄得有些委屈:“我、我没有勾 引男人......”
  他们到底喜欢这个小傻子什么?
  喜欢他这张脸吗?
  风嘉澜低头看着他,这张漂亮的脸的确很具有迷惑x_ing......而且,他其实也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善良,不记仇,还救过自己......
  风嘉澜意识到自己竟然开始想这个小傻子的优点了,狠狠地拧了拧眉。
  回过神来,却见柯云楚的身体瘫软在靠背上,不住地发抖,嘴里喃喃着:“我没有......我没有......”
  风嘉澜拍了拍他的脸:“柯云楚!”
  柯云楚却神志不清地想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牙齿冷得发颤:“冷......好冷......”
  风嘉澜打开车帘:“快传桑大夫过来!”
  他拿来了马车壁上挂着的狐裘,将柯云楚裹了起来,只露出半张脸在狐裘外。
  他却依然没有好转,缩在狐裘里的身体微微颤动。
  风嘉澜心里一紧,意识到药人的副作用终于来了。
  他没有多想,将已经冷得把自己的嘴唇都咬得发白的柯云楚抱在怀里,试图给他温暖。
  人的体温比狐裘还要暖和,柯云楚下意识地将脸往风嘉澜的脖颈处贴了贴,寻求温暖,温热的鼻息洒在风嘉澜的脖颈处,让他僵了僵。
  半晌,他抬手扣着柯云楚的后脑勺,把他往自己身上贴紧了一些。
  桑老人过来,看到这个情况,对风嘉澜道:“太子妃这是炼制药人的后遗症......”
  风嘉澜的心一沉:“那现在应该怎么做?”
  桑老人摇摇头:“C_ào民尚未找到治疗的方法,只能按医治普通寒症的方法,给太子妃抓点药。”
  然而柯云楚喝了药后,仍旧不停地发抖。
  风嘉澜抱着这样的他,竟然罕见地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只能将他再抱紧了一些,在他耳边诱哄着道:“本宫抱着你,一会就不冷了。”
  没想到柯云楚像是听见了一般,半睁着眼,无意识地叫了一声:“嘉澜哥哥......”
  风嘉澜心像是被又轻又软地挠了一下,也轻轻地回应了一个“嗯”。
  又昏睡了一夜,柯云楚才慢慢恢复了意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