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太子的药引傻妃 作者:糯米米(下)

时间:2022-09-22 21:03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宫廷侯爵
第168章 你终于恢复记忆了? 萧荆羽边走边说道,风隋已经大军压境了。 风嘉渝:我......打仗的话,我好像帮不上什么忙啊...... 风嘉渝茫然地被他牵着走,上了一架马车。 萧荆羽:谁说你帮不上忙? 风嘉渝咽了口唾沫,难不成......你要让我上阵?! 萧荆羽闻
第168章 你终于恢复记忆了?
  萧荆羽边走边说道,“风隋已经大军压境了。”
  风嘉渝:“我......打仗的话,我好像帮不上什么忙啊......”
  风嘉渝茫然地被他牵着走,上了一架马车。
  萧荆羽:“谁说你帮不上忙?”
  风嘉渝咽了口唾沫,“难不成......你要让我上阵?!”
  萧荆羽闻言,转头目光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寡人怎么舍得让爱妃上阵?只不过王宫现在也不安全了,风隋和将军府联手,寡人是为了保护你,才将你带在身边。”
  风嘉渝勉力维持着脸上的表情,摆出一副感动的模样,心里却有些慌乱。
  这下糟了......
  他没办法离开了,希望去王宫找自己的萧明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
  萧荆羽身为一国之主亲临战场,这对承元国的士兵来说是一种鼓舞。
  风嘉渝跟在萧荆羽身后下了马车,明显感觉到周围的人的目光全部都亮了起来,齐刷刷地跪下喊着口号:“犯承元者,虽远必诛!犯承元者,虽远必诛!”
  他们响亮的呼声和明亮的目光,让风嘉渝真正意识到,他身前的这个人是一国之君,是这些人的信仰。
  这样的信仰,会真正的爱上自己......?
  风嘉渝觉得那点“可能”变得更加渺茫起来。
  “情况如何?”
  几个领军顿时露出了迟疑的目光,面面相觑。
  萧荆羽心里一沉,“实话实说就好。”
  “风隋来势汹汹,如今承元正是兵力最虚弱之时,恐怕......”
  领军的话被痛呼声打断。
  “啊啊——我的腿......我的腿!!”
  “让我死了吧——杀了我......”
  ......
  不断有伤兵被扛着从旁边经过,嘴里发出骇人的惨叫。
  萧荆羽紧紧蹙起了眉。
  风嘉渝面色一下苍白下来,他不敢去看那些人,但光听着这样的惨叫声,就能感受到战场的残酷。
  他低下头,不经意间瞥到了半截血淋淋的腿,顿时胃里翻江倒海起来,强忍着才没有吐出来,
  萧荆羽余光看见他发颤的手,让人将他带到营帐里。
  他用力握住他颤抖的手,对他道:“在营帐里好好呆着,不要出来。”
  见萧荆羽说完,松开他的手,转身要向另一个方向走去,风嘉渝忽然有些慌张,喊住了他,“等等。”
  萧荆羽止住了步伐,回头对他淡淡一笑:“爱妃放心,寡人不会变成那样。”
  风嘉渝看着萧荆羽的背影愣了愣,他还什么都没有说,他怎么会.....
  见他迟迟不动,面前的士兵出言提醒:“请您跟卑职走。”
  风嘉渝跟着那个士兵来到了一个营帐前,这个营帐比起旁边几个都要宽敞,里面的物品也较为齐全,应该是安排给萧荆羽的营帐。
  他百无聊赖地躺在榻上,双目无神地盯着营帐顶部的支柱,意识有些恍惚。
  他明白,被强制带到了这里,萧明琛肯定找不到自己,如今在这个凌乱的战场上,他想要活命,暂时只能倚靠萧荆羽的力量了。
  风嘉渝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了过去,醒来时营帐里已经燃起了两只烛火。
  他掀开营帐,外面的天果然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萧荆羽还没有回来。
  有人给他送来了吃的,他吃完了躺回榻上,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蜡烛已经燃尽了,天也亮了起来。
  但萧荆羽还是没有回来。
  不仅如此,接下来好几天,他都没见到过他。
  ..............................................................
  “爱妃?”
  听见一声熟悉的呼唤,风嘉渝醒了过来,面前的人满脸满身皆是血,几乎辨不出原本的面目。
  他的手上拿着一截血淋淋的断指,一张嘴,血便从嘴里涌出:“爱妃别怕,是寡人啊......”
  “别过来、别过来!!”
  风嘉渝尖叫着不断往后退。
  面前血r_ou_模糊的人也向他步步紧逼:“爱妃,你不是要陪寡人殉情吗......”
  ......
  风嘉渝被外面传来的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惊醒,听上去像是沸沸扬扬地来了很多人。
  刚才的梦还让他心有余悸,让他神经紧绷起来。
  门帘被人掀开,一群人涌了进来,瞬间让这个原本宽敞的营帐显得拥挤起来。
  而那群人簇拥着的中间的那个人,正是好几r.ì未见到的萧荆羽。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眉头微皱,似乎是受了伤。
  风嘉渝的心跳猛然加剧。
  他从榻上下来,让出位置,那几个人便扶着萧荆羽在床榻边坐下。
  他咬了咬唇,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受伤了吗?”
  萧荆羽舒展了眉毛,“受了一点小伤,不用担心,已经包扎好了......”
  屋里的人面面相觑,被一剑刺入了侧腰,也叫......小伤?
  “好了,你们下去吧,后面的事就按寡人安排的去做。”
  那些人一一离去,屋内只剩下了萧荆羽和风嘉渝两个人。
  萧荆羽见风嘉渝光着脚站在原地,伸手去拉他:“愣在那里做什么?快上来,这样很容易受凉。”
  萧荆羽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但风嘉渝神游天外,才猝不及防被他拉得向前扑倒,撞入了他的怀中。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