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战神皇叔下嫁小蛮王后 作者:埃熵(下)

时间:2022-09-20 18:26标签: 重生 甜文 宫廷侯爵 年下
第63章 月升夜至, 星辉耀耀。 乌宇恬风从后拥着凌冽, 将两人都裹进了厚厚的绒氅中,他们靠坐在几块高大的山石后,面前的火塘架着那头黑毛小野猪,外圈石头临时垒砌的小灶上还温着一壶野叶茶。 剥除黑色长毛后, 小豚里一层的皮肤也微微泛黑, 小蛮王往掏空的脏
第63章 
  月升夜至, 星辉耀耀。
  乌宇恬风从后拥着凌冽, 将两人都裹进了厚厚的绒氅中,他们靠坐在几块高大的山石后,面前的火塘架着那头黑毛小野猪,外圈石头临时垒砌的小灶上还温着一壶野叶茶。
  剥除黑色长毛后, 小豚里一层的皮肤也微微泛黑, 小蛮王往掏空的脏腑中塞了许多凌冽从未见过的香料,包括那几头凌冽最终也没能学会剥的野香蒜——
  因右手受伤的缘故, 乌宇恬风没法儿手把手教。而从小聪颖过人,琴棋书画、骑s_h_è刀剑俱佳的大锦北宁王, 终于发现了自己于庖厨一道上的缺憾。
  听着,明明是挺简单的动作:择掉野香蒜上外面一截细长绿叶, 然后再把抱在一起的蒜瓣一粒粒剥下,用指甲抠掉外层紫色薄皮即可。
  但他不是太用力将蒜瓣抠得坑坑洼洼, 就是将自己两手指甲都染成浓紫。
  看着气鼓鼓的漂亮哥哥, 串好了小野猪的乌宇恬风忍不住低笑一声。
  这笑让凌冽更恼, 他斜小蛮王一眼, 愤愤丢了那野香蒜,“都怪你挖的太嫩了!”
  镇北军中没有固定厨子, 多半是郭家女眷掌勺、士兵们轮流到伙房帮厨。
  凌冽作为王爷, 身份地位摆在那儿, 即便帮厨,也没人当真支使他去剥蒜,只会让他看着锅里的水、盯着炖着的r_ou_, 或者做些劈柴、添火之类的事。
  关于葱姜蒜,他只听过军中老兵议论,说隔年的陈蒜浮皮, 吃起来虽老却好剥皮,新下来的蒜瓣口感爽脆,但外皮沾着水气,十分难剥。
  庖厨一道凌冽不通,但他记x_ing好。此刻尴尬,便也只能拿这话来堵。
  乌宇恬风看着凌冽那圆鼓鼓的腮帮,碧色眼眸中溢满了笑,不过他也不敢再笑出声,只连连称是道:“嗯嗯,是怪我、怪我,哥哥别弄了,过来净手吧。”
  小蛮王心灵手巧,动作也快得惊人。
  明明只是去河边清洗小野猪,他却还有空砍断了一截竹子带了水回来。凌冽被乌宇恬风抱到软垫外侧,从竹筒中倒出水来给他洗去指甲上淡紫色的香蒜汁液。
  这亲昵的动作,没由来让凌冽想起了从前——
  金沙江畔,那个不知名的山洞里,小蛮王同样用竹筒打来水,伺候他匀面,然后背着他、护着他走出了百越的包围圈、回到大船上。
  想起那时自己对乌宇恬风的戒心,凌冽叹息,在小蛮王转身收拾时,小声道:“我……会慢慢学的。”
  夜风簌簌,乌宇恬风第一时间并未听清凌冽在说什么。
  等他回头,见凌冽神情低落,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他的漂亮哥哥在钻营什么。他好笑,手上还沾着水不能去摸凌冽那张好看的脸,他便探过头去,用脑袋蹭蹭凌冽脸颊:“笨哥哥。”
  凌冽拿眼横他。
  “哥哥好笨好笨,”小蛮王又拱了拱凌冽,像亲昵撒娇的大狗,“这些小事哥哥学它做什么?哥哥什么都会了、那恬恬怎么办?”
  凌冽一愣,他没想到这一层。
  趁他呆住,大狗子从他怀里腾起,吧唧一口亲在他唇瓣上,乌宇恬风睁着又圆又亮的绿眼睛,摆出一副特别认真的表情道:“难道是哥哥想当陈世美?学会了这些就要踹掉恬恬去讨个新的漂亮小媳妇!”
  凌冽:“……”
  他忍不住了,抱着小蛮王就笑倒在软垫上,“胡说八道!你倒说说看,这世上哪还有比你漂亮的小媳妇?”
  这话明明是在夸他,可乌宇恬风却拧起眉来,他卸了力、重重压着凌冽,用他能动的左手捏起凌冽痒痒r_ou_,语调十分危险,“所以——哥哥其实还是想找的?”
  凌冽一噎,被他这找偏重点的能力骇住。
  偏他一言不发,更惹乌宇恬风气恼,即便只有一手,他也很快挠得凌冽连连告饶——
  “……好了好了,”凌冽痒得眼角都笑出泪来,他双手虚虚捉住乌宇恬风左手,凑上前亲了亲小蛮王眼皮,左边右边各来了一下,才郑重道:“凌霜庭这辈子最喜欢恬恬,只喜欢恬恬。天下任是谁,都比不过恬恬。”
  这下,轮到小蛮王脸红。
  他没想到他的霜庭哥哥含蓄时一言不发,动情起来什么好听的话都能这般不要钱地讲。他撅了噘嘴,最后撑着自己拉开了一点点距离,又啄了口凌冽唇瓣,才小声道:“……哥哥才最好看,我最喜欢哥哥。”
  凌冽挠挠小家伙的脑袋:“那我们就都不闹了,待会儿小野猪又要变成黑糊糊了。”
  乌宇恬风吸吸鼻子,立刻爬起来去照料食物——除了野猪,还有野兔和一些野菜。
  两人靠在一起,面对着火塘、一边翻弄食物,一边喝着竹叶清香的热茶,说着中原、南境他们在午后还来不及分享的趣事。
  食用长绒C_ào三年、在山间跑着长成的小野猪,r_ou_质紧致鲜美,烤熟之后,黄金鲜脆的酥皮锁住了r_ou_原本的浓香,几乎没有肥r_ou_的r_ou_块吃起来有嚼劲而不柴。凌冽只咬了一小口,就被前这美味吸引住。
  “哥哥你慢点吃,小心烫。”
  闻言,凌冽只吸吸鼻子,却舔舔手指,又咬下大大一口。
  中原饲养的r_ou_猪出栏时间都太短,r_ou_质远没有这样的小野猪紧致,且肥瘦不均,吃多了腻得慌。可眼前的小野猪配上山间野味,入口只觉是清香扑鼻,甚至能嗅到这一片C_ào山上的C_ào芽芳芬。
  乌宇恬风也知道九德城附近的小野猪好吃,他之前跟阿兄来过一次,不过那时他畏首畏尾地,躲在大人身后,根本不敢上前。如果不是阿兄想着他,他可能连那一小块r_ou_都分不到,也不会知道此间竟还有如此美味。
  正思量间,嘴里就被喂上了一块r_ou_,凌冽清清冷冷的声音带着笑意响起:“想什么呢?你也吃。”
  乌宇恬风吃下猪r_ou_,紧了紧手臂,将下巴搁到凌冽的肩膀上,轻声道:“想第一次和阿兄来的时候——”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