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被哭包美人折服 作者:三月春光不老(上)

时间:2022-06-22 19:46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婚恋 古代历史
简介: ▲年龄差,受比攻大五岁 ▲双重生/先做后爱/r.久生情/甜文/1v1 ▲又娇又怯.哭包美人受x_ing子恶劣.先走肾后走心攻 郁枝二十三岁那年为给母亲治病,忍辱做了魏平奚的妾。 凌南府魏家,握有丹书铁券的煊赫之家。 不受宠、x_ing子怪的魏四小姐,一次出游
 简介:
  ▲年龄差,受比攻大五岁
  ▲双重生/先做后爱/r.ì久生情/甜文/1v1
  ▲又娇又怯.哭包美人受×x_ing子恶劣.先走肾后走心攻
  郁枝二十三岁那年为给母亲治病,忍辱做了魏平奚的妾。
  凌南府魏家,握有丹书铁券的煊赫之家。
  不受宠、x_ing子怪的魏四小姐,一次出游带回一个又娇又怯的漂亮女人。
  女人天生一副妙骨,身条鲜嫩,文文弱弱,肩若削成,腰若细柳。
  起初魏平奚拿她当个玩.物摆弄。
  但她真没见过如郁枝一般的人:
  生x_ing敏感多情,哭起来水多,院子里的狗难产死了她都能捏着帕子哭半宿。
  恶劣的四小姐不会温言软语哄人,反而变着花样欺负养在后院的妾,
  就想看看作弄下去美人能忍到何种地步,会不会忍不住了,给她一巴掌,骂她恬不知耻?
  r.ì月轮转,哭哭啼啼的大美人依旧哭哭啼啼经不得摧残。
  然而那把好嗓子在耳畔嗯嗯哼哼隐忍时,魏平奚却管不住自个的心了。
  夏r.ì的蝉没完没了叫,yá-ng光穿透肥大的绿叶,燥热的天儿实在惹人烦。
  她骄矜地瞥了眼在软榻浅寐的女人,拧着眉头,心里患得患失:哎呀,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重生,婚恋,甜文,古代历史,主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平奚,郁枝┃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好枝枝,说喜欢我。
  立意:身陷尘泥,也不自轻自贱。
 
 
第一卷 此心照明月 
 
 
第1章 魏四小姐
  眷心别院。
  郁枝举目盯着头顶前方红底烫金的匾额,心里的不安忐忑被放大。
  纤细的指无所适从地揪着浣洗发白的袖口,对前路的惶然未知堵得她嗓子发干。
  侍立身旁的仆妇淡淡瞧她一眼:“姑娘,请罢。”
  来都来了。
  郁枝这般安慰自己。
  她深呼一口气,不教任何人看出她的胆怯,抬腿迈进这扇朱红色大门。
  ch.un天百花盛开的季节,笔直的鹅卵石路两畔栽种各样的花C_ào秀木,迎风吹拂,拂来一阵阵清香。
  庭院深深,富贵堂皇,别致清幽。
  好景动人心。
  若换了寻常时候,郁枝巴不得放慢步子好好欣赏别处见不着的丽景。
  然而她心里揣着事,此行为求人而来。
  比起眼前高门大户的ch.un色满园,舒朗阔气,她更想知道别院主人的身份。
  那位不曾谋面的主人,可愿帮助她?
  郁枝茫茫然行走在脚下的石子路。
  她不明白。
  她有太多不明白。
  不明白自己怎就得了贵人的青睐被领到此地。
  这条路的尽头,很快等待她的是善意还是歹意?
  落子无悔。
  郁枝一手按在激烈跳动的心口。
  进了这扇门,无论如何她都得为阿娘求得一名良医。
  阿娘的眼疾拖不得了。
  她从前世而来,晓得再过三月阿娘会因眼疾加重而逝。
  想到在家苦等她回去的阿娘,郁枝眼眶微红,一头为阿娘的病情感到忧虑,一头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没见过面的‘贵人’身上。
  她心绪纷乱,一双柳叶眼细长有神,外眼角上翘,眼尾沾着细细薄薄的淡绯,没来由的诱人。
  无意瞥见她这份媚色,仆妇待她愈发恭敬,瞬息之间缓和声色:“姑娘,请往这边来。”
  郁枝一声不吭跟在她身后。
  高门大户讲究多,这点单从庭院的布局就能看出点门道。
  院子大,弯弯绕绕多,乍一进来少不得会被锦绣繁华迷了眼,然等走动多时才会发现,比起仙境这里更像迷宫。
  没人领着,进来了也会迷失方向被困其中。
  一树树的桃花热烈绽放,花瓣随风落在郁枝发顶,郁枝满心想着即将见到的‘贵人’,没做理会。
  采撷堂。
  中堂挂着一幅甚为吸睛的美人出浴图,右侧寥寥几笔文风旖.旎的艳词。
  初来乍到郁枝不敢表露出不满,只心底滚烫的期待倏地有一霎冷却——若此地主人是个大腹便便喜奢靡的好色老男人,那该如何是好?
  仆妇眼观鼻鼻观心,将人领到这不发一言退去。
  桌上放置两盏热茶,没主人应允郁枝不敢妄动。
  她坐都不敢坐,人立在那如风中招摇的小白花,表面纯洁,花芯藏着艳色,瞧着便细软的腰身挺得直直的,唯恐天生的长相惹来旁人轻视。
  采撷堂内一应摆设俱是郁枝见都没见过的好物,除却那幅看着是新作的出浴图,其余物什仿佛都有着好些年头。
  置身其中,郁枝等得心焦。
  每每忍不住了想逃走,想想眼疾需要良医的阿娘,她又咬牙忍了下来。
  纵是龙潭虎x_u_e都得闯一闯了。
  便是死在这……
  那就死在这罢!
  她发了狠心,没留意自个万般纠结苦恼最后豁出去的模样被人一声不吭瞧了去。
  一道轻柔的笑声传来,郁枝犹如受惊的小鹿,眼睛睁圆,浑身戒备地看向来人!
  竟是个再好看不过的姑娘。
  姑娘穿着一袭雅致风流的白袍,头戴玉冠,腰束玉带,脚下踩着吉祥云纹样式的流云靴。
  通身看着是男儿打扮,实则眉眼神态俱是活脱脱的女郎。
  郁枝从没见过这么倜傥的女子,戒备卸下,不自觉看迷眼。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