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被哭包美人折服 作者:三月春光不老(中)

时间:2022-06-22 19:44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婚恋 古代历史
第34章 她的温柔 冬r.,有风有雪,庭院白梅开。 天色暗下来,郁枝折了一支瘦俏梅枝c-h-ā在白瓷瓶,好心情地盯着梅花反复欣赏。 四小姐不在这。 四小姐带她回来后用过晚膳被喊去后院老夫人住的地方,现在还没回来,祖孙两人估计有说不完的话。 郁枝摸出袖袋里的
第34章 她的温柔
  冬r.ì,有风有雪,庭院白梅开。
  天色暗下来,郁枝折了一支瘦俏梅枝c-h-ā在白瓷瓶,好心情地盯着梅花反复欣赏。
  四小姐不在这。
  四小姐带她回来后用过晚膳被喊去后院老夫人住的地方,现在还没回来,祖孙两人估计有说不完的话。
  郁枝摸出袖袋里的一两银子,与她随行带来的‘小金库’放在一块儿——几十粒金豆,十几片金叶,四小姐富得流油,鲜少有赏她银子时。
  一两银放在里面格外突兀,郁枝眉眼绽开温温柔柔的笑。
  明漱院。
  老夫人和魏夫人听完孙女/女儿汇报这一r.ì的行程,包括如何甩开颜家四兄弟,事无巨细,一通话说下来她们好似跟着小辈滑雪s_h_è箭玩尽‘火焰山’诸般花样。
  “年轻人有活力,京城好玩的地方多,有机会多去逛逛,逛完说给老婆子听。”
  她一把年纪最喜欢和小辈相处,尤其样样出挑的宝贝外孙女。
  颜家多儿子,老夫人有二子、二女,大女儿贵为中宫之主,为陛下先后诞下公主、太子,小女儿嫁予仪yá-ng侯为妻,子嗣最多,三子一女。
  奈何三个外孙与老夫人不亲近,老夫人更瞧不上外孙的品行。
  等到儿子这一辈儿媳生的全是小子,纵使她再宝贝孙子,宝贝了一个又一个,说实话,有点腻。
  孙子到底没有外孙女养眼。
  而在外孙女之中,远在千里之外的奚奚宝贝比起住在深宫的公主殿下更讨老夫人喜欢。
  人与人讲究眼缘,同为外孙女也有远近亲疏。
  盖因人心是偏的,真正做到不偏不倚的极少。
  “你去罢,喊枝枝过来陪老婆子说说话。”
  “是,外祖母。”
  魏平奚提裙起身:“母亲,孩儿先下去了。”
  颜晴看她哪哪都好,目光温煦:“去罢。”
  “奚奚这孩子,也不知随了你和侯爷谁。”老夫人笑道:“这模样和这x_ing情,外人觉着扎眼、叛逆,我瞧着挺好。”
  “自家人说好才是真的好。管外人说三道四呢?”魏夫人低垂眼帘,轻吹一口茶气,慢饮碧螺ch.un。
  ……
  天光昏昏,地上覆盖积雪,途径梅林,翡翠玛瑙一左一右提着灯笼为小姐照明。
  “北方的雪厚沉,声势也和咱们陵南府不一样。”魏平奚伸出手,雪花融化在她掌心。
  “谁说不是呢。小姐,慢点走。”
  从明漱院出来,路过‘点绛池’,穿过梅林,行过一道道垂花拱门,往前走百步有余魏平奚回到外祖家为她安排的清晖院。
  清晖院,郁枝捧脸欣赏梅花的冷与俏,白与洁。
  “回姨娘,小姐回来了!”金石跑来报信。
  得知四小姐回来,郁枝眉梢微喜,起身提着裙角往门外迎。
  风吹动她乌黑柔软的发丝,锦缎衣裳贴合妙曼的身段。
  庭院通明,虽是夜晚却有白r.ì见不到灯火重重。
  脚步声欢快叠来,魏平奚抬眸,在温暖的灯光中见到朝她欢喜走来的美人。
  美人起初是走,而后小跑,金石银锭在她身后小心嘱咐“路滑”。
  郁枝小跑着跑进四小姐怀抱,魏平奚下意识张开双臂拥她入怀,软香陷落,令人有一霎的失神。
  风雪又起。
  吹灭那分‘灯火阑珊处’的惊艳。
  “也不怕跌倒,天冷,怎么不在屋里等?”魏平奚半搂着她进门。
  瞧见这般景象,金石银锭不免为姨娘感到欢喜——从没见过四小姐待哪个女子这般好呢!
  “还好,路不是很滑,又不是一直在庭院站着,我不冷。”
  她身上衣衫被风雪吹冷,心竟然比往常要热乎。
  进门,暖融融的热浪扑来,金石银锭为主子奉茶。
  茶香四溢,四小姐哼笑:“今晚这么热情?往常见了我可没提裙小跑来迎。”
  她拐着弯说郁枝素r.ì疲懒不拿她当主子,有点像调.情,还有点小责怪的意味。
  郁枝一阵心虚,实话实说:“这不是今r.ì输了好多银子嘛……”
  事后回想起来她越想越觉得自己败家,得亏了她跟的是不差钱的主,换个不够富裕的,把她卖了来偿的心都有了。
  那么多银子,她也是倒霉,脑子发热不管不顾都输进去了。
  也不能说“都”,余了一两。
  她为四小姐感到心疼r_ou_疼。
  伤了四小姐的银钱,她迎一迎她,多冲她笑笑,理所应当。
  魏平奚先前想到了这出,听她果真如此的回应,倒生出一丝半点的不舒服——不白败她的银子,作为她的妾竟不能起身多迎迎她?
  她怪x_ing发作:“外祖母想要你陪着说说话,收拾收拾,去明漱院。”
  “啊?”郁枝愣在那。
  金石银锭一愣,赶紧打点姨娘出门要穿的裘衣,要抱的手炉。
  她才回来,郁枝和她说两句话就被‘赶’出门,走在去往明漱院的路上她心情低落。
  银锭看她捧着小暖炉一言不发,以为她是为即将拜见老夫人感到紧张,宽解道:“姨娘人见人爱,老夫人见了肯定也喜欢。”
  郁枝不愿让人为她担心,勉强打起j.īng_神来。
  “郁姨娘,里面请。”
  老夫人身边的嬷嬷亲自来迎,郁枝受宠若惊。
  “妾身见过老夫人,老夫人安康。”
  她盈盈行礼,一身雪白裘衣,脖颈围着圈绯红毛领,巴掌大的小脸模样是顶好的。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