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乖乖小夫郎 作者:茶查查(上)

时间:2022-06-17 14:48标签: 生子 甜文 种田文 布衣生活
文案: 陆谷得了门亲事,替他哥嫁给清溪村那个凶神恶煞的猎户。 纵是再委屈不愿,在殴打威逼下,他还是被弄上了花轿。 替嫁如此荒唐的事,沈家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一通吵翻天撕破脸的争斗后,陆谷被带回了沈家。 做好了哆哆嗦嗦讨生活的准备,谁知成亲后的r.
文案:
  陆谷得了门亲事,替他哥嫁给清溪村那个凶神恶煞的猎户。
  纵是再委屈不愿,在殴打威逼下,他还是被弄上了花轿。
  替嫁如此荒唐的事,沈家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一通吵翻天撕破脸的争斗后,陆谷被带回了沈家。
  做好了哆哆嗦嗦讨生活的准备,谁知成亲后的r.ì子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艰难,甚至能填饱肚子了,也不用挨打。
  沈玄青还给他买了j-i仔鸭苗,在后院围了篱笆说给他养j-i鸭。
  陆谷蹲在后院摸着小j-i小鸭,惶恐过后全是欣喜,沈玄青说这些都是他的了。
  ——
  头一次被陆谷怯怯拉住衣角,要出门的沈玄青停下,就看到自己的小夫郎露出个短促羞涩的笑,递来一小布袋细面饼,说是进山的干粮。
  沈玄青在山里面无表情啃面饼,心里却在想小夫郎人乖又勤快,笑起来还挺好看,就是太瘦了,他得多挣钱养胖夫郎,不然到了生养的时候身子会吃亏。
  阅读指南:生子文,家长里短小r.ì子的甜饼,应该属于慢热型,介意的读者就可以划过去啦
  内容标签: 生子 布衣生活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谷,沈玄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乖乖软软小夫郎
  立意:勤快努力,r.ì子会越过越好
  作品简评:
  陆谷被逼替嫁,本以为还会遭受打骂,过吃不饱穿不暖的苦r.ì子,万念俱灰等着死亡到来,好跟已在地下的亲娘团聚,他没想到,沈玄青是好人,看着凶神恶煞,但不打他也不骂他,还花钱给他看病治伤。沈家也都是好人,不曾苛待他,给他吃饱穿暖。逃离了后娘的魔爪,再没人打他骂他,r.ì子对他来说渐渐的有了盼头,期盼挣钱期盼大家都过上好r.ì子。
  本文行文流畅,带着种田文细水长流的轻松和挣钱过好小r.ì子的满足,生活就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之中慢慢过着,种田打猎有苦有累,可靠着自己双手努力挣钱是最踏实的事。两个主角都受过苦,但在磨难r.ì子里依旧保持了那份善良,y-in差yá-ng错走到一起后携手共进,r.ì子慢慢过好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逐渐萌芽,平淡而充满烟火气息的生活最是让人觉得心安幸福。
 
 
第1章 
  清溪村离山很近,因村子旁边的清溪河而得名。
  村西边的沈家二房今r.ì很热闹。
  沈顺福早两年就不在了,在他媳妇卫兰香的张罗下,给二儿子沈玄青寻摸了一门亲事,娶的是隔了三个村子的安家村人陆文。
  陆家的双儿陆文是出了名的好看,又在镇上念过几天学堂,无论说话还是穿衣打扮,那都是不同的。
  模样好还认得字念过书,在卫兰香看来自然是和她家老二相配的,又问过沈玄青的意思,见儿子愿意,她当时狠下心,许诺了二十两银子的彩礼,就把婚事给定了下来,今天总算是到了成亲的时候。
  敲锣打鼓,唢呐奏喜,迎亲的队伍回来了,一停下就被人围着讨喜钱,人声乐声混在一起,热闹极了。
  办喜事来的人越多主人家才越高兴,沈家自然是不吝啬洒喜钱的,有人从红布里拿出大把大把的铜钱往人群中洒,一时间众人争相去抢,更为热闹。
  在鞭炮和喜乐声中,高高大大的沈玄青穿着红色布衣,从花轿里抱出了盖着红盖头的新夫郎,一路穿过院子进了堂屋,跨了火盆拜了堂,又牵着人往新房里走。
  饶是平时没太多表情,今天是娶夫郎的大r.ì子,在一众年轻汉子的起哄中,沈玄青脸上眼里都是满足的笑意。
  新房里,沈玄青牵着陆文在床边坐好,又过去关好了房门。
  按他们这里的规矩,他这会儿还不能揭盖头,要等到向外面宾客敬了酒之后才能进来。
  床边的人坐下来后就一直攥着腿上布料,沈玄青没有多想,以为陆文是太紧张了。他看着那双细瘦的手,心道陆文在家里确实是干活的,手上还有未消的旧伤痕,应该是被划伤的。
  定了亲事后,还有人跟他说怎么娶了个连活都不会干的双儿少爷回来,这不是胡闹吗?
  找媒人议亲的时候,对方就说过陆家养陆文确实是娇贵了些,虽然干不了重活,可人勤快麻利,做饭洗衣都是会的,闲了还会抄书或是做些香袋药囊让家里人到镇上卖,要么自己赚一点,要么补贴补贴家里。
  沈玄青没想过让自己夫郎做重活赚钱养家,就连做饭洗衣他自己也会一点,为了打猎,他经常一个人在山里的木屋住十天半月,要是不会做饭就只能啃干粮。
  进来后他站在床边一时不知要做什么,像是被自己夫郎弄得也紧张起来,在原地踱了几步,手脚都有点不知道往哪里摆,要是被其他人看见这幅模样,少不了还要笑他几句。
  “我先出去敬酒。”
  末了沈玄青才想起来还有这件事,就抬脚往出走了。
  刚打开房门,他又停下,回头对床边的人说:“我让沈雁给你拿点吃的,先垫垫。”
  坐在床边的人攥着腿上布料的手紧了紧,沈玄青见他听到了,可能是太害羞没说话,也就不做他想,出去后顺手把门关好了。
  房里的人僵直坐着,等到只剩他一个人后才像是喘过来一口气,脊背微弯下来。
  没多久,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穿着青色新布衣的姑娘端着汤面走进来,正是沈雁,沈玄青沈尧青的妹妹。
  她看起来十二三岁大,圆脸杏眼,一看见床边坐的新人就笑眯眯的,对这个只见过两三次的夫郎哥哥还有点好奇,人家都说新娘子新夫郎打扮后都是最好看的,她陆文哥哥本来就好看,也不知道今天会是什么样。
  “文哥哥,我给你端了汤面,娘还让帮厨的婶子给里面卧了j-i蛋呢,快趁热吃。”
  沈雁说着,就把碗和筷子都塞进了陆文手里,见人不动,捏着筷子的手发紧,她又笑着说:“那文哥哥,我先出去了,你吃完放在桌上就好。”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