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乖乖小夫郎 作者:茶查查(下)

时间:2022-06-17 14:42标签: 甜文 种田文 布衣生活 生子
第157章 肥又圆的狗崽崽看得陆谷心喜,他连刷锅水都顾不上倒,匆匆几步迎上去,笑眯眯接过一只在怀里抱着,已有三个月大了,还挺沉的。 雪还在下,沈玄青出去一趟肩头身上落了不少雪花,见陆谷高兴,他脸上也有了笑意,说:还是先进去,外头雪大。 刷刷挥动
第157章 
  肥又圆的狗崽崽看得陆谷心喜,他连刷锅水都顾不上倒,匆匆几步迎上去,笑眯眯接过一只在怀里抱着,已有三个月大了,还挺沉的。
  雪还在下,沈玄青出去一趟肩头身上落了不少雪花,见陆谷高兴,他脸上也有了笑意,说:“还是先进去,外头雪大。”
  刷刷挥动长扫帚的沈尧青瞧见两只狗崽,笑道:“养的还不错,这么肥。”
  “确是。”沈玄青点点头,手里的狗崽子圆滚滚,就是母狗瘦了,前几天就说要抱回来,但干活一忙给忘了。
  堂屋里点着火盆,路途虽短,但狗崽身上还是落了些雪花,进来没多久就变成水打s-hi了皮毛,许是火光带来暖意,它俩一放到地上就朝火盆那边走,小小的尾巴竖起来,摇的很是欢快。
  黄狗在村里很常见,冬r.ì毛皮又厚,两只狗崽崽看着都挺肥实。陆谷蹲在旁边看它俩,狗崽就朝着他走来,嘤嘤嘤叫着,别提有多n_ai。
  那毛茸茸的小尾巴一个劲摇摆,陆谷没忍住,伸手从尾巴根捋到尾巴尖,他眼睛弯弯,很是高兴。
  两只土黄的狗崽皮毛颜色略有区别,一只深一只浅,但毛绒绒摸起来很软,狗崽身上也温热圆乎乎,手感那叫一个好。
  陆谷手腕被舔了下,s-his-hi热热的,毛色深的狗崽冲他“汪”一声叫,乌黑乌黑的眼珠盯着他看,身后小尾巴摇的就没停过,另一只闻过他手后,又摇着小尾巴去嗅闻沈玄青和沈雁。
  “真好看。”沈雁双手抱起毛色浅的小狗崽,一被抱起来,狗崽就嗷嗷叫了两声,还在空中扭动圆滚滚的身躯。
  这个月龄的小狗正是亲人的时候,许是在院里放养,之前陆谷和沈雁还会到林金虎家看它们,狗崽一点都不认生,嘤嘤叫的很热闹,连卫兰香都出来看。
  之前沈玄青就跟她说过还要养狗,在新宅子那边看家护院,她心里虽有点不乐意,家里已经四只了,再来两只岂不是吃饭都得喂好多粮,可她又拗不过沈玄青,再加上狗崽长得也讨喜,她还伸手摸了两下。
  原本站在陆谷面前的狗崽跑到沈玄青脚边,活泼的张嘴咬住了裤管,沈玄青拽着裤子提脚往后一抻,就将狗崽抖落在地上。
  沈雁也把手里的狗崽放在地上,好生一番揉,从脑袋捋到尾巴,她也十分欢喜,狗崽崽真是好摸,肚皮圆鼓鼓的。
  林金虎算养狗的好手,他家大黄狗看家就很机灵。
  陆谷摸一摸狗崽脑袋,笑着说:“乖仔小时候好像比它俩还胖。”
  和黄狗不同,乖仔是狼青獒犬,牛洪靠卖猎犬崽崽挣钱,乖仔吃n_ai时就养得足实。狗比人长得快,这才一年,乖仔就能跟着沈玄青去打猎了。
  “二哥哥,这两只叫什么名儿?”沈雁爱不释手,一直在摸狗崽。
  沈玄青说道:“还没想好,你想叫什么?”
  沈雁想一下,开口:“都是黄的,那就大黄小黄?”
  乡下人给狗取名哪有那么讲究,黄狗多数就叫大黄、黄儿,黑狗就叫大黑或黑儿。
  扫出一条雪路的沈尧青进来听见她的话,笑出了声,说:“它俩老娘就叫大黄,以后出门喊一声大黄,要跑来好几条狗。”
  沈雁也是随口说一个名儿,倒是忘了这茬,只好说道:“那大青哥你说,要叫什么?”
  “小黄倒是行。”沈尧青说完想一下,开口道:“另一只叫二黄。”
  他这话一出,连沈雁都笑了,抬头说道:“我当大哥哥有什么好名儿要取,跟我还不是半斤八两。”
  沈尧青咧嘴一笑,说:“你不懂,这名字顺嘴好叫,还能和老狗差别开,乡下人若给狗取个文绉绉的名儿,别说不知是哪个字了,怕是都不会喊。”
  纪秋月抱了睡醒的昭儿出来,听见他在强词夺理,瞪一眼嗔道:“就你能耐会说话。”
  每回纪秋月骂沈尧青,都是沈雁高兴的时候,她虽然是家里老小,可两个哥哥多少都会逗她,难免觉得他们讨嫌。
  沈尧青挠挠脸笑了下,不敢再说话了,接过儿子抱着玩耍逗弄,惹来昭儿笑个不停。
  陆谷如今认了几个字,但取名在他看来是很难的,况且二黄小黄用在狗身上也不错,就什么都没说。
  沈玄青弯腰揪住两只狗崽后脖子的皮毛,往陆谷面前一放,说道:“这只毛色深的大,叫二黄,这只就是小黄。”
  “二黄,小黄。”陆谷摸摸狗崽崽脑袋,笑着在嘴里低声念叨,只是忽然,他抬头看一眼沈玄青,说:“二青。”
  沈玄青一愣,还是沈雁和纪秋月先反应过来,在旁边直笑。
  “谷子哥哥,你真是,真是……”沈雁乐得傻笑,她憋了一下不知该如何说,好半天才道:“真是好样的。”
  见沈玄青愣住,陆谷有点讪讪的,瘦巴巴一团蹲在地上再没敢说话。他心中懊恼,方才连想都没想,就那么说了出来,这不是骂人吗。
  卫兰香到底疼儿子些,可家里人都在笑,末了连她也笑着摇摇头,这谷子。
  沈玄青被笑话了,他脸皮没那么厚,觉得有点臊,怎么和家里狗一个名儿了,可又无法同陆谷置气,便怒瞪了眼沈尧青。
  沈尧青握拳抵在唇边假咳一声,但眼里笑意没压住,连声说道:“改一个改一个,那就叫黄儿,不带那个二字了。”
  “别说他了,先瞅瞅你自己。”纪秋月在旁边笑话起他,说道:“大青,大灰大白大黑,还有个大乖,你就说,是要做兄弟还是给你当儿子。”
  “当娘的倒是给自己儿子找叔叔了。”卫兰香笑着拍一下纪秋月胳膊。
  一家子说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话并无恶意,笑起来倒也热闹几分。
  最后还是沈尧青自己给自己找补,说:“从今儿起,你们不许喊我大青,改叫我大名,叫尧青,也别说我了,村里大陈大志,那都是带大字的,不都和大黄大黑一样。”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