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影卫男妻 作者:苏七柏

时间:2021-09-16 10:04标签: 武侠 古代 正剧 影卫
武侠 正剧 古代 影卫 腹黑爱吃醋阁主攻x暗恋纯情愚忠受 影卫为何物?是主人最为忠诚的侍卫,古人云有军令如山,而冥幽阁阁主的青云令比这军令还要管用三分,青云令一出,无论影卫身处何处都要听从此人的命令,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 影卫便是为了主子不惜
 武侠 正剧 古代 影卫
  腹黑爱吃醋阁主攻x暗恋纯情愚忠受
  影卫为何物?是主人最为忠诚的侍卫,古人云有军令如山,而冥幽阁阁主的青云令比这军令还要管用三分,青云令一出,无论影卫身处何处都要听从此人的命令,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
  影卫便是为了主子不惜奉上x_ing命,你不能杀的人我来杀,我便是你的刀刃。
  可是南门大阁主舍不得自家的影卫男妻,可自家的男妻似乎只有自己这个主子,可自己想让自家的影卫唤自己为夫君,可为什么就那么难?
 
 
第一章 阁主与影卫
  影卫为何物?是主人最为忠诚的侍卫,古人云有军令如山,而冥幽阁阁主的青云令比这军令还要管用三分,青云令一出,无论影卫身处何处都要听从此人的命令,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
  冥幽阁乃南门冥一手创建,分为九楼三门,也就是所谓的九楼便是那分布于江湖最为人孰知的九楼,惯穿于集市,犹如一张信息网,专门收集消息所用。
  而这三门则分为影门,死门,药门,也是最为隐秘,少为人知的三门。
  三门都是j.īng_挑细选的人选,必需为从小无父无母,无父无母实则为锻炼其忠诚度,谁才是你的主人,给予了你第二次生命的人。
  影门顾名思义就是影子,主人的影子,能跟在主人身边的都是从上千影卫浴血奋战,在死亡的边缘来回拉扯,从死门关死了好几回的人。
  影卫守则
  第一条:主人命令不可违,叫你死你不能活过三更
  第二条:所谓影子就是与主人形影不离,主人吃饭上前试着,主人遇刺上前挡着。
  第三条:影卫随叫随到。而这死门是为死士,没有任何情感,无知无觉,无欲无求,只听命令行事,为冥幽阁的神兵利器,此门一出必见血才回,如未完成任务便回自刎而死,已敬效尤。
  药门就如此名号一般,药,此门聚集了许多的妙手回ch.un的医手,只要尚存一口气,就能把你从阎王爷的手中把给救回来。
  叶影摇曳,花后园中一袭月白色华裳修长的身影,光是瞧见其背影便惊为天人,温儒的气息让误以为是一名书生,其为不然
  “你便是新来的影三?”雄浑慵懒的声音在着后园响起。
  穿着黑色劲装,肩宽窄背,脸上戴着那恐怖狰狞的黑色面具,此时正单膝下跪,用着其独特清冷声音的回道:“是的,主子,属下便是影三”
  “影三……何为影三?”慵懒的声音复而问之。
  “回主子,影三便是主子形影不离的影子,影三便是主人的第一条命”黑暗中掷地有声的坚定之音。
  “哦?有趣有趣,实在是有趣至极,你是本阁主的第一条命?本阁主的命何时掌握在一个小小的影卫手中?”一袭掌风袭来,打向影三。
  “噗”影三微微的晃了晃身子,血缓缓的从嘴角咧下,依旧保持着单膝下跪的姿势。
  “罢了,下去领罚吧”南门冥幽幽的轻叹一句。
  “是,主子”影三言毕,一闪黑影便消失在后园之中。
  “别来无恙,欺负一个小影卫可不是我们南门大阁主所为哦~嘻嘻”一袭红色华服,墨色长发未绾垂散于身后,脚上戴着铃铛,半靠于亭子的柱子,笑起来天地都失了颜色,风华绝代,妖孽的像只小狐狸。
  南门冥双眸暗了暗,挥了挥衣袖,双手拱于后背,转身,离去,徒留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妖孽男子足尖轻点地面,拦在南门冥的前面,风情万种的瞧了一眼他“多年未见的好友便是如此对待,这便是你南门大阁主大人待客之道?真是世态炎凉”
  “待客之道?本阁主曾说过,抛弃的便抛弃了,即使想挽回,已是晚了,失去的便失去了,何须再言,你且快离开此地,不然,别怪本阁主手下无情”南门冥嘶哑的音色犹如地狱的声音,绝情,深黯的眼底有着一份深深的恨意。
  “南门冥!难道我们真的连朋友也做不成了?我敢问对你问心无愧,难道我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吗?罢了罢了,你不要那也就罢了,南门冥希望你且r.ì后不要后悔”言罢,红衣男子纵身飞悦消失在后园之中,徒留南门冥一人。
  南门冥仰天长笑道:“哈哈哈……南门冥你为何会爱上一个对你如此不屑一顾之人,可笑可悲”
  寂然的后园,充满了悲伤,花影重叠,风声肃然,诉说淡淡的哀伤之意。
  亭内月白色衣衫,墨色长发散落在石桌之上,酒坛滚落一地,醉酒之人趴在石桌上呢喃着“举杯消愁愁更愁,但我若不举杯我便是更愁……月溪你怎能如此狠心,我真心奉上,你却视而不见”
  接受惩处回来到此处的影三便是看见这副模样,走路姿势略微有些不同的影三走近南门冥,默默的瞧着他,手中拿着披风为南门冥披上,却被其捉住了双手,动弹不得。
  “月溪,不要走……”南门冥死死的捉住影三的手,像得到稀世珍宝般不松开。
  影三微微皱眉,便没有动弹,任其捉着。南门冥复言道“月溪…来,跟我喝一杯,喝,不醉不归”随即从背后环抱影三,咬住其耳朵。
  “唔……”影三呻吟般的闷哼。
  南门冥修长白皙的双手滑入影三墨黑的秀发中,粗糙,突如其来的吻如狂风暴雨般向影三倾泄而来,另一只手扣上影三的黑色狰狞的面具将其摘下,微风拂过,只见一张yá-ng刚坳黑的脸庞展露在眼前,平凡的不得的脸却透露着忠诚的气息。
  额,鼻尖,脖子,南门冥如在品尝一道美味似的,细细的品尝其中的美。像是在折磨影三般轻佻的夹起其朱蒂,将其粗鲁的推倒于石桌之上,酒坛“哗啦”的倒了洒落一地,披风滑落。
  “哼…”因南门冥将影三推倒于石桌之上触碰到刚刚惩罚的患处,让其不自觉的闷哼。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