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十恶不赦 作者:猛猪出闸

时间:2021-06-30 10:51标签: 古代 正剧 宫廷
文案: ?前后转变极大的正人君子攻X机灵市侩一心升官的受 (随手写写,不会收费~想戳花的话,就给隔壁的《迷恋嘉年华》吧~) 萍水相逢,江南市井少年徐莲生,结识了一身书生气的京城小官宋泽。再见时,书生还是书生,少年已不是少年。 为报姐仇,徐莲生混
文案:
  ?前后转变极大的正人君子攻X机灵市侩一心升官的受
  (随手写写,不会收费~想戳花的话,就给隔壁的《迷恋嘉年华》吧~)
  萍水相逢,江南市井少年徐莲生,结识了一身书生气的京城小官宋泽。再见时,书生还是书生,少年已不是少年。
  为报姐仇,徐莲生混迹于京城官场,一心高升。本以为自己站在飞黄腾达的起点,谁料宦海行舟风浪难测,一朝翻船,把宋泽也给拖下了水。
  在刑部大牢做了两个月狱友,一对冤家苟且偷生,被革职为民,还当了邻居。朝夕相处中,情愫暗生,只是谁都不曾挑明。
  徐莲生不甘平淡,决意从头再来,而宋泽却做出了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不是小甜饼,过程微虐微憋屈,结尾很爽。
  ?可能的雷点:因重大家庭变故,受特别不单纯,擅长投机逢迎、凭色相上位和虚与委蛇,有时候三观不正。
 
 
第1章 萍水相逢
  一叶兰舟,两三烟树。
  水波依依间,荷香随风远,一朵朵莲蓬傲然挺立,正是江南采莲时节。成熟的莲蓬个大、色深、莲子饱满,采莲女们用小刀轻轻割下,装进竹筐。
  徐莲生起得晚,到湖边时,姐姐秋娣已经采满一筐,背在背上,下了莲舟。姐弟俩坐在石头旁,用稻C_ào做绳,将莲蓬每十个绑成一捆,准备拿到集市去卖。
  捆完还余下一个,姐姐先掰掉莲蓬杆,再用剪刀从当间横着剪开,把莲子一个个挑拣出来,剥掉外皮,塞进徐莲生嘴里。新鲜莲子口感清脆,似有清远荷香。莲生吃好几颗,她才吃一颗。
  莲蓬本不值钱,只是昨r.ì价钱哄抬。圣上南巡,近r.ì开始走水路,御船与随行船队就停在几里外的江上,听说圣驾驻跸于城外的行宫。附近这两座县城里,一下子涌入几百个随行的达官显贵,风闻要停留三四r.ì。
  在商贩眼中,这分明就是几百个冤大头。茶坊酒肆统统抬价,青楼歌舞升平不舍昼夜。一捆三文钱的莲蓬,能卖到十文、二十文。徐莲生和姐姐来到集市,边逛边吆喝:“莲蓬,清晨新采的莲蓬,还挂着露珠呢!十……十五文一捆!”
  姐姐温柔地弯起眼睛,笑盈盈地望着他。
  路旁卖鲜桃的小贩叫住他们,笑道:“哎,你们是姐弟俩吗?啧啧,真俊,两个都俊。”
  “对啊,这是我姐。”
  “你让你姐吆喝,生意准好。”
  徐莲生望进姐姐秋水盈盈的美眸,眼珠灵动一转:“我姐面子薄。”
  “该不会是哑巴。”
  徐莲生丢个白眼,没接着搭理这人。秋娣比划着问他,刚才怎么了?他耸耸肩,继续吆喝。姐弟俩全都生得明眸皓齿,香培玉琢,肌肤宛如月光织成的锦缎。
  姐姐刚及笄,弟弟小两岁。姐姐若非天生聋哑,恐怕说亲的媒人都踏破门槛了。路过卖豆花的摊子,徐莲生指指莲蓬,又指指豆花,意思是卖完莲蓬买两碗吃,秋娣笑着点头。
  “小兄弟,你这莲蓬多少钱一捆?”
  徐莲生抬头,见面前有个青衫布履的书生负手而立。此人身量颇高,两道剑眉之下眸如点漆,不过鼻头和嘴唇很是温润,说不出的耐看。徐莲生听出他是北方人,便答:“三十文。”
  书生朗声笑了:“可你刚才喊的,好像是十五文。”
  徐莲生理直气壮:“你没听全,十五文那是半捆。还有六捆,客官若是全包了,我算你二十文一捆。”
  “京城都没这么贵。”
  “江南的莲蓬个大莲子饱满,是莲蓬中的极品,所以贵。”
  “好个滑头,读过书没有?”
  “识得几个字。”
  书生笑着摇摇头,往他手里塞了块碎银子:“这个筐也给我吧。”
  徐莲生掂着银子,估摸着能有一两,真是天大的横财!不禁喜出望外地喊道:“多谢客官!客官在何处歇脚,我给你送去。”
  “不必了,你脑袋够用,挣了钱多读书。”书生拎起竹筐,径自走远。徐莲生怕他反悔,忙拉起姐姐的手跑出集市。到了僻静处,姐弟俩搂在一起又蹦又跳,轮流揣着银子。
  “可万万不能让爹看见,否则又要拿去赌了。”徐莲生自言自语,对姐姐比划一番。后者只能发出轻微的“嗯嗯”声,也紧张得手心发潮。
  回到家中,姐姐起火造饭,徐莲生则坐在院内的枣树下读书。书是朝一个老秀才借的,他翻看得很小心。只要弄脏弄坏一回,以后可就借不来了。
  饭好了,他喊爹起床,三人坐在树下喝稀饭、吃咸菜。男人懒洋洋地瞄着秋娣,嘟囔:“你姐一个字也不会说,还这么能吃,我得趁着她年纪合适,赶紧找个婆家嫁了,好给你讨婆娘。”
  “我不要。”
  “放你娘的屁!那我就给自己娶。”男人粗鲁地骂道,“早上干吗去了?”
  “采莲蓬。”
  男人喝净粥碗,哐当摔在粗木桌上,将粗黑的手掌伸在徐莲生眼前:“卖了多少钱?”秋娣看得懂,身子微微一颤,也怯怯地望过来。
  徐莲生强压内心的不安和恐惧,抹抹嘴道:“没卖出去,一转身,刚采的莲蓬和筐都丢了,待会儿再编一个。”
  “敢诓骗你爹!”男人嘴上朝儿子吼,却一脚踹向女儿,抓起立在墙边的藤条,边骂边抽,“你当姐姐的不教好,净教坑蒙拐骗的下三滥手段。”
  秋娣被打得满院跑,抿着嘴哭,叫不出声。院子不过几步大小,无论怎么闪避,那藤条都能结结实实地招呼在身上。
  “你打我,别打我姐!我姐不会说话,能教什么啊!”徐莲生到底是年纪小,一急就带了哭腔。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