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白痴也做攻 作者:爆琦

时间:2021-02-24 01:37标签:
白痴也做攻BY:阿爆?文案:?去心上人家做客,谁料竟被对方的白痴哥哥死死纠缠。?面对随时会向他扑来的邋遢男人,还有那张呆傻的面容,?身有严重洁癖的原随风不知他还可以忍受多久。?但为营
白痴也做攻 BY:阿爆 
文案: 
  去心上人家做客,谁料竟被对方的白痴哥哥死死纠缠。 
  面对随时会向他扑来的邋遢男人,还有那张呆傻的面容, 
  身有严重洁癖的原随风不知他还可以忍受多久。 
  但为营救被掳走的心上人,原随风不得不与最讨厌的人行走江湖。 
  他不懂,骂也骂了,打也打了,那个傻子怎么就是喜欢黏着他? 
  他更不懂,为什么他竟会容忍讨厌的白痴在他身上摸摸捏捏、大占便宜,甚至还觉得对方那张脸越来越顺眼? 
  难道是因为这白痴看着他那有如疼惜心爱小鸟般的温暖眼神? 
  或是他一直瞧不上眼的痴傻男人为了他,竟毫不犹豫纵身跃下剧毒深潭? 
  《白痴也做攻》与两章甜蜜的独家番外,即将与您见面。
一 
日暮,初晴。 
微有泥泞的官道之上,远远奔来两匹骏马。 
一黑、一白。黑的那匹、马身如墨马蹄似雪,白的那匹毛色间没有一丝异色,两匹马同样神骏异常,真乃世所罕有的良驹。 
这两匹马眨眼就来到平安镇的官卡前,左面那匹黑马当先停下来,距离栅栏不足两步之遥。 
四下守城之人俱被这精湛的骑术所折服,这时马上骑士行动矫健地跳下马来,伸手拉住他身旁之人那匹白色的神驹。 
“随风,前面城镇之中百姓聚集,我们还是牵马进去吧。”白马上的少年柔声说道,取下遮雨的斗篷,露出一张秀美至极的脸颊。他将沾着水滴的斗篷放在鞍前,露出一身制作考究、却时样简单的天青带绿长衫。 
这少年只用着一根青鸾丝带紧紧束腰,脑后漆黑长发垂坠柔顺,由着轻风微微飘扬几许,他这里绿衣白马更衬整个人清新出尘、翩然若仙,使人见之忘俗。 
那身着与骏马同色的、一袭紧身精致黑裳的骑士点点头,突然伸手抱着少年纤韧的腰部,一把将他轻轻从马背上举下,快速走过几步才将他稳稳地放到地面之上。 
“随风,你……”少年稍稍一惊,但见黑衣骑士脚下淌过一个满是积水的泥坑,他禁不住抬头对着同伴展颜微笑:这少年眼内星星点点光彩夺目,而与此同时他的唇后隐隐露出一截洁白整齐的贝齿,倒使其人更显宁静幽雅、温软如玉。 
“稍作休歇,再走不迟。”名唤随风的骑士道出这几字,似察觉四周之人因为他先前的动作而对着他身旁的少年呆望,当即冷冷扫了一眼四周百姓。 
众人经骑士这如剑锋般锐利的目光一逼,各自寒颤低头,再不敢瞟那绿衣少年一眼。 
他二人牵着各自坐骑,缓步进城,来到镇上的有凤茶肆才停步不前。黑衣骑士将他们的马匹交给前来招呼的小二,顺手取下头上的斗笠一并递去。 
立刻,那刚刚还满脸堆着虚伪讨好笑貌的小二不由倒吸一口气:他这才看清眼前这个气势迫人、身形修长的骑士,竟是长眉凤眼,鼻梁高挺,紧紧抿着一张线条分明的刀削薄唇;他那完美五官便如良将用工笔雕刻出来一般,相当的俊美,丝毫不比那绿衣美少年逊色半分,尤其这骑士一身凌然之姿与高洁尊贵之气更是常人所不及,让人见了便莫名地惧上几分。 
是以,那小二只看得一眼便不敢再看,哪像平时对着其他客人那般胡言说笑,只喃喃陪笑乖乖牵马下去。 
黑衣男子并不理会这小二的神情变化,冷淡平静的目光转到绿衣少年那里却变得稍稍温和。 
他二人刚上进店,突见一名神情骄奢的青年领着数十人敲锣打鼓鱼贯而入,径直走到黑衣骑士身边。那青年对身后一摆手停止鼓乐之声,对着黑衣男子躬身一揖朗声问道:“请问阁下是飞星剑原随风,原大侠么?” 
“……”看着这原本清净的小小院坝之中突然挤满人,黑衣男子——原随风微微皱了眉。 
“原大侠。在下青城派尹成杰,家父得知原大侠大驾光临本镇,特命在下来此相迎,特请原大侠赏脸过府一聚……” 
“我行走江湖不足三月,何来足下所说侠名?”原随风冷冷打断对方的话头,抬步继续向茶肆走去。 
“原前辈……” 
“不必麻烦令尊,我们另有要事待办。” 
“你……”尹成杰闻言脸色一变,就要发话。 
“这位兄台,实在对不住。随风他没有恶意。”原随风身旁的绿衣少年连忙拉住他的手,转脸对着来人抱歉笑道:“只是我们行程紧凑,只在此处稍作休憩。实在不好意思……” 
“伊璃,你不必理会他们。我们有自己的安排难道还去配合他人不曾?”原随风看似不快绿衣少年对着那尹成杰和颜悦色,眉毛微扬当即一口回绝,竟是丝毫不给来人面子。 
“原随风,你当本少爷真的看得起你?若不是你师父天霜老人乃武林名宿,你小子年纪青青……” 
“我也没让你叫我前辈!”原随风冷冰冰地一言封住尹成杰暴怒的话语,一把拉住绿衣少年的手,头也不回向茶肆走去。 
绿衣少年见此情形不禁连连苦笑,他身边这位原随风是江湖中、人所敬仰的天霜老人唯一的爱徒。若真以武林辈份论之,恐怕也高出眼前这位尹姓仁兄至少两辈以上罢? 
旁人不了解原随风极怕麻烦的任意个性,一直以来只当他骄傲无比,眼高于顶;但偏原随风为人自负随意,从不屑对人多做解释,说话也极其简易短洁,为此这一路上以来得罪不少有心向他结交的人。 
“赵公子,你不必多言。这不关你烟雷堡的事,我自与他原随风了断!”尹成杰快速说完,双手一错抡拳便向着原随风挥去。 
此人打小骄纵,素来仗着家传绝学与青城之武技率意行事,而且早就不服被世人所渲染得如同天之骄子般的原随风,先前叫得一声前辈的恶气他这回儿定要向对方讨回来! 
不过尹成杰为人还算精明,他认得那站在原随风身旁的绿衣美少年乃武林第一大堡——烟雷堡的二公子,为避免结下不必要的梁子、自然要在动手前当先把话说清。 
“唉,尹少侠……” 
绿衣少年赵伊璃正想再度开口相劝,尹成杰的身影已到眼前。这小子武功还不差,赵伊璃刚在脑中转过这一念头,只见着尹成杰未近原随风身子已然迅速倒跃几丈,脸色在这一瞬间涨得绯红。 
随风的内力果然惊人,当真世所难敌!赵伊璃见着原随风轻扬的衣袖,不自觉地微微掀起嘴角——与之结交的确百利而无一害。 
尹成杰咬牙猛然抽剑,再一次扑上,他右腿在地面狠狠一扫对着原随风的下盘绊去,同时手腕上翻挑出一剑攻向原随风上三路要害。 
没有深仇宿怨出手却如此之狠?赵伊璃心念稍转,突见对方刚才那一脚扫势带出地面之中数点泥土沾在原随风下衣摆上,便知会发生有趣之事,当下忍不住抿嘴轻笑。 
果然原随风注意到他衣赏的污垢之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极其厌恶的神色。只见他猛地出手一下便切住尹成杰握剑那手,不知怎地一捏一扭,手劲过处尹成杰的身躯竟被暴摔倒十丈之外,叭唧一声倒地疼得这位青城少侠周身骨骼作响,一时之间也起不了身。 
尹成杰的下人们立即一哄而上,抬着他们的主子匆匆离去,对于刚才原随风电光火石般的身手他们全都自愧不如,再不敢上前纠缠。 
“随风,雨后泥泞,少时到了我家再换过长衫不迟。” 
赵伊璃轻言对着皱眉盯着衣摆的原随风笑道,他知道这位高大的男子有着极其严重的洁癖,最见不得一丝肮脏之物。想来那尹成杰也真够倒霉,偏去招惹原随风这个禁忌。 
不过,刚才原随风却抱他下马避过泥坑…… 
赵伊璃心中微动,握住原随风的手掌,将他拉进了茶肆。 
两人略作休息,等马匹饮足了水才又出发。 
缓缓牵马穿过平安镇,再走不远便是烟雷堡的势力范围。原随风想到这里禁不住转眼向赵伊璃看去。身边的少年正举手慢慢抚摸马鬃,墨黑如漆的眸子里耀着柔和的光芒,这情形好似初次在泰山顶上遇到赵伊璃那天一样。 
艺成下山的原随风对于江湖上的纷争根本毫无兴趣,被无数人笑脸相迎、阿谀奉承的他亦觉烦躁。所以就在那一天,原随风甩开他身后的跟屁虫们独自去了泰山看日出。 
而那个时候太阳升起的光彩,似乎在一刹那间全部集中在了赵伊璃纤长的身体之中,明明是那么耀眼的亮度,却让人总觉得站在山石上的少年有如月下透明一般的清然;他乌黑长发飘然而动,幽灵如风。就那么一眼,心神都为之所醉,再也舍不得从少年身上移开。 
难有的抛下原则,选择了停留在赵伊璃身边陪着他四处游历。原随风在相处之中更是被烟雷堡二公子的人品风度所惑,竟然对之动心生情。 
他本是执着偏执之人,长居深山对人情事故、道德风尚也不在意,而且原随风认定的事几乎不会动摇改变。是以他这一陷入情网,更是无法自拨;但赵伊璃对他的态度暧昧不明、若即若离很是让人难以心安。 
原随风一来喜欢赵伊璃得紧,二来只当是对方少年矜持单纯,一直以来便静心在赵伊璃身旁陪伴,倒没着急迫他应允。原随风个性虽淡漠不喜多话,对真心钟爱之人却是至诚之极,只耐心相候而已。 
而这一回,便是赵伊璃结束在外的历程打算回到烟雷堡,原随风自然就跟随而去,毕竟赵伊璃也曾含蓄地暗示说要介绍家人与他认识。 
“随风,我忘了告诉你,我还有一个大哥。” 
“嗯?”原随风不得不结束回忆,比较奇怪赵伊璃在这个时候突然说到他家里的事。 
因为以前赵伊璃只略略提过他的父母双亲。 
“我大哥他有些……”赵伊璃只不过顿了一下,便又接着对着原随风开口说道:“我大哥因为在两年前练功时不小心刹了气道,一身绝世神功硬生生废掉,而且他的脑子也受到莫大刺激……就是有些……嗯,有些小孩心性……你若遇上他,若有什么得罪之处,可别见怪。”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