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极品农妃 作者:leidewen(七)

时间:2019-12-16 11:03标签: 轻松 王妃
第615章 闹剧 辛鲲这边安心守孝,朝上却并不如她所想的那么安生。对于那些文官们来说,把皇权压下去是他们毕生为之奋斗的目标,短暂的蛰伏,不过是为了更大的反攻。 他们等的不过是一次契机罢了,这些人都是把Y-IN谋玩成阳谋的主,在郭鹏没安生几天,果然,
第615章 闹剧
  辛鲲这边安心守孝,朝上却并不如她所想的那么安生。对于那些文官们来说,把皇权压下去是他们毕生为之奋斗的目标,短暂的蛰伏,不过是为了更大的反攻。
  他们等的不过是一次契机罢了,这些人都是把Y-IN谋玩成阳谋的主,在郭鹏没安生几天,果然,又一次的试探开始了。
  北境的蚕食计划开始了,黄河的蛀虫也都押解回京,原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对某些人来说,却也是千载难逢的契机。
  “皇上,中枢现形同虚设,臣等请皇上寻出可托之臣,以解此时之困局。”某位大臣在朝上说完大事之后,突然出列,认真的说道。
  “你谁啊?”郭鹏还真不认识,指着那位直接问道。
  下面一片寂静,皇上都上位一年多了,竟然还没把人认全。这让后头的话怎么接?此时得亏是蔡关没有上朝权,不然,这会子,得笑趴在地上。
  小胡公公是好人,忙出列,“皇上,这位是文清伯。”
  “哦,他在哪部?”郭鹏再问,他跟六部接触多,不过,基本上,六部能上朝的顶天十二个,下面站了可不止二十四个。
  “那个,文清伯是文散爵,有空才来上朝。”小胡公公有点尴尬的说道。
  “哦,也行,能站在下头的,对朝政的确都有建议之权,文……什么伯?”郭鹏点头,想想又忘记了那位的爵位。
  “皇上!”文清伯要去撞柱子了,这也太不把村长当干部了,真是有点脾气的都有种想死的冲动。
  “朕才上位几天,之前朕还是在军中舞枪弄棍呢?哪里曾想到会有今天。别说你不得意,纵是朕也不得意。可又能怎么办,你每年拿的民脂民膏总得说一两句话,证明你还活着;而朕也得在这儿坐着,咱们就相互的当年和尚撞天钟,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你们说对不?”郭鹏撑着脑袋,十分无奈的看着下面大家。
  军中众人其实都是仁亲王一手提拔,其实对他们来说,追随谁不是追随,当然追随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小王爷比较有安全感,主要是,之前少帝对军方一脉极是防备,各种小动作不断,而郭鹏虽说大量使用禁军中人,但他自己也是军中一脉,对军中情况了解至深,跟郭鹏沟通比跟少帝沟通舒服多了,现在自然对文官们坐壁上观,怎会搭救。
  而文官们真是千想万想也想不到,郭鹏会这么说。哪个皇上不是那个想万岁万岁万成岁的,结果,这位竟然跟他们说什么当天和尚撞天钟。这个怎么接呢?
  “纵是皇上怠政,却也不该视江山社稷不顾?臣等要去哭太庙……”终于有个机灵的出来,颤颤微微的趴地上准备嚎了。
  “去,你去哭?要不,朕带你们一块哭去?”郭鹏给他们一个白眼,“说正事,你们让朕重选重臣,重塑中枢,那总有人选吧?还有,之前内阁朕弄了三个人,相互监督,结果你们看到了,好好的忠诚被暗杀了,另两位,呵呵,一个是朕的亲娘舅,朕也就不说啥了。现在说说看,你们要选谁入阁?”
  大家怔了一下,现在下面的朝臣们觉得心好累。明明他们是想着,要经历一场艰苦卓绝的斗争的,现在好了,别说斗争了。皇上竟然开始问人选了。几位密谋的相互对视了一眼,大家又觉得这会子,贸然把人选名说出来,就是着了道,回头皇上会不会因此而把这些人置于死地?
  “就是没人了!”郭鹏猛的一拍桌子,怒视着他们。
  “之前内阁才几个人,现在,朕的中枢里有二三十青年才俊,孰重孰轻一目了然,结果你们现在非要再找几个老头子出来,想干什么?不就是觉得这些人再历练几年,就能外放四方,回头,朕再找一批出来历练,不用科举,朕也就人可用。这就夺了你们的势,让你们觉得在朝中说话没人听了,地方上的官员们也不再孝敬了……”
  “皇上,如此诛心之言,是何人说于皇上听的。老臣就撞死在这龙柱之上……”某位老臣跳了出来,满脸赤红,喘起粗气来。
  “你也别急,真的撞了柱子,污了朕的大殿,朕就让你的儿子,孙子来给朕洗地,一天洗不干净,我就一天不许他们回去办丧事,啥时候朕觉得没血腥味了,朕就放过他们;当然,还得赔朕的柱子,你们知道这柱子多少钱吗?人好好的立在那儿,给你们遮风避雨,你还去撞它,你的良心不会痛吗?”郭鹏瞪着他,顺嘴把辛瑶鄙视他的话带了出来。
  文武百官们都呆了,皇上不在意老大人撞柱子,他竟然更在意把柱子给撞坏了,撞脏了。这个,太打击人了。
  那位老大人一口老血喷出来了,指着郭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送老大人回去,让他儿子还孙子来洗大殿的地。”郭鹏摆了一下手,自己起身回去换衣服了,现在他在朝上轻易不动弹,生怕把衣裳给弄皱,弄脏,刚看老大人喷血,他第一想法是,还好,大家离得远,不然,喷衣服上,就难洗了。
  “昏君!”一个中年文官站了出来,指着郭鹏大吼了一声。
  郭鹏回了头,想了一下,“你叫我?”
  “是!老大人乃是国之栋梁,一片丹心,怎么是你这黄口小儿……”那位慷慨陈辞,骂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郭鹏也不打扰他,就那么撑着脑袋听,就跟听说书一样。终于,等着那位说完了,下面所有人,除了十分的敬佩他之外,好像也就没啥可说的了。就跟看死人一样,看着那位。
  “那个,朕也懒得问你是谁了,反正朕也懒得认识。你说朕是昏君,只是因为没有阻止这位去死;而你也说,这位老大人是国之栋梁,朕年轻,还真不知道老大人一生到底做了什么于国有利之事?”郭鹏懒洋洋的问道。
  那位中年张了一下嘴,怔了怔。忙转向了自己方的阵营,不是他不知道,而是不知道他该怎么说。
 
 
第616章 狗血剧
  “这位张大人三十六岁中进士,进翰林院,三年考评为乙等,留翰林院编修。后拜在蔡阁老门下,外放为县令,三年后回京,带了三艘大船。四十三岁转投柳……”小胡公公出列,慢条斯礼的把刚刚那位吐血的张大人生平顺着说了一遍。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