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请君入瓮——旧雨东来

时间:2021-01-15 17:27标签: 穿书 豪门世家 宫廷侯爵 因缘邂逅 旧雨东来
《请君入瓮》作者:旧雨东来??文案?这么多年过去,张延歌依然忘不了邵兴然,既然忘不了,那就应该勇往直前,可是他又瞻前顾后、胆小如鼠,一颗心纠结得不成样子。然而,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内
 《请君入瓮》作者:旧雨东来
 
 
文案
 
这么多年过去,张延歌依然忘不了邵兴然,既然忘不了,那就应该勇往直前,可是他又瞻前顾后、胆小如鼠,一颗心纠结得不成样子。然而,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延歌,邵兴然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张延歌,身高一米七四,勉强够上中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喜欢看动漫电影,是个典型宅男,有些自恋,不过从小到大在邵兴然面前就没底气。
一直以来,张延歌都觉得自己是个正常男人,看到漂亮的长发大眼妹子会心花怒放,走在路上看到前面有留着黑长直发的妹子,会加快脚步超过去再回头偷眼打量,上学期间也收到不少女孩子的情书,有过心仪的女神,感受过魂不守舍的悸动。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张延歌始终惦记着那个叫邵兴然的男人,这点让他不禁怀疑起自己的性取向来。 
其实这事说出来真丢人,毕竟生活在中国,跟西方比起来在这方面还是很保守的,所以为了掩人耳目,在大学毕业后,张延歌也顺水推舟试着谈了一次恋爱。
当然也不能说这是一次不负责任的尝试,因为对方是个好女孩,懂事独立,姿色上乘,张延歌是真的很有好感,像他这种跟高富帅不沾边的人能讨一个这样的优质老婆已经很幸运,他知足了。
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性格脾气,生活习惯等等难以磨合,最后还是以分手收场,可能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比如价值观不同,年轻气盛的心还没稳定下来,又或者是时间长没了新鲜感,相看两生厌。
分手对张延歌来说都是个遗憾,只能说感情这事真不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
回到主题上来。
张延歌觉得自己可能是个男同这件事世界上只有邵兴然一个人知道,有可能连邵兴然都不知道,因为邵兴然是他喜欢男人的启蒙,只是小时候一直没意识到,后来有点苗头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发展。
 
邵兴然是张延歌小学时代的玩伴,高张延歌一个年级,小时候打打闹闹亲亲抱抱都很正常,也没觉得不妥,一起玩土匪游戏时,张延歌都要拉他作伴,一起对抗外敌,因为邵兴然很厉害,运动神经好学习成绩也名列前茅,让人有安全感,张延歌就老喜欢扒拉着他胳膊,他也一直做出保护者的姿态来维护张延歌。
放学后一起做作业,张延歌都拿邵兴然以前的课本抄答案,课本有改动的地方就叫他帮着做,因为张延歌的成绩实在一般,但偏偏又是老师们眼里的乖宝宝,老师们都喜欢喊他回答问题。
为了避免让老师们失望,更为了不在课堂上丢脸,他都是这么应付过来的,邵兴然是背后的大功臣。
后来小学读完,因为搬家转校,便跟邵兴然失去联系,但张延歌一直惦记着他,这中间的很多年时间都断断续续找他,张延歌想弄明白自己的这份心思。
但是很多次都以失败告终,校友上一查邵兴然的名字出来好几页,张延歌花几个小时一个一个看一个一个排除,最后都无疾而终。
因为小学上完就不知道邵兴然的情况了,找起来就特费劲。
找到后来就没啥信心了,算算年纪,搞不好邵兴然都已经有女朋友,也许婚都结了,张延歌心里不禁有点遗憾失落。
其实这也怪张延歌自己,是他记性太烂!曾经也有那么一次机会……
那是初中的一次暑假,张延歌经不住思念,特意乘车花了两个多小时去邵兴然家里拜访,那时邵兴然在家,正躺在后院的凉席上看书,大夏天,热得要命,邵兴然穿着无袖加大裤衩,旁边摆着一台小电风扇对着他呼呼的吹,邵兴然皮肤特别白,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很惹眼。
进门之后,张延歌跟邵兴然的妈妈问了声好以后就不知道再说什么,其实他有很多话想说,比如现在的同学好不好,学习怎么样了,以后想考去哪里,学什么专业,想去南方还是北方求职发展,然后再一起回忆小时候的趣事。
但是邵妈妈就坐在凉席旁边,也没说回避一下让老同学叙叙旧,就直直的盯着张延歌看,搞得张延歌舌头打结打不开话匣子。
张延歌知道,是他要求高了,人家自己家里有什么理由回避的呢。
然后他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邵兴然躺那里看书,邵兴然时不时问问他的近况,他就如实随便说说,一个坐着,一个躺着,每次说话邵兴然都要抬头,张延歌看了都替他累。
后来感觉邵兴然有点懒洋洋的,他本来天生看人的眼神就是这种懒洋洋不耐烦的类型,也可能是夏日午后困意袭来,说话兴致不高,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不太欢迎张延歌一样。
张延歌特意跑一趟却得到这样冷淡的待遇,让他有点自讨没趣。
邵妈妈又一直坐在旁边看着他们,张延歌就不再想继续呆下去,虽然还有好多话没说。 
走之前他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拿到邵兴然的联系方式!
那时的初中生还没有自己的手机,邵兴然便给他写了一个便条,上面是扣扣号码,他拿到手之后就说时间不早准备走了,邵兴然也完全没留他,连一句客套话都没说。
其实那时候才下午三点多,到晚饭时间还早得很。
这是他们中间唯一一次见面,在张延歌心里留下的印象不好。可能是出于这个原因,张延歌把那个很重要的写有邵兴然扣扣号的便条搞丢了!后来每一次想起来,张延歌都想狂骂自己猪头。
 
 
 
 
 
第2章 第 2 章
终于在去年,张延歌通过校友网找到了邵兴然。
那段时间老是做梦梦见邵兴然,可能因为心里一直有个期待,连续十多年总会断断续续周期性的梦到他,而那段时间梦到他的频率特别高,梦里各种稀奇古怪的偶遇,张延歌就琢磨着:难道是缘分到了?那就再试一次吧。
结果那天张延歌在校友上第三个点开的叫邵兴然的人居然在线,张延歌拉开他的说说记录,又查看他的个人资料,粗略看了看感觉有几分相似,心里特别激动,马上加他好友。
对方也很快就回应加张延歌为好友,张延歌手指都激动地有点颤抖,立马打出一行字问他是不是某某市区某某镇的邵兴然。
对方回:“是你?我就说看你的名字这么眼熟呢!”
张延歌心里顿时拔凉,邵兴然居然语气淡淡说眼熟,搞得好像早就忘记他一样,一腔热情马上被泼掉一大半。
但他还是很急切的找邵兴然要了手机号码,还把自己的手机号也发过去。
邵兴然回信息说:“我要好好保存,免得又找不到了。”
张延歌心里又热乎起来。
那天是工作日,两人都在上班,忙里偷闲啰啰嗦嗦聊了下各自的感情生活,工作倒是没有多说,邵兴然说他在W市,跟张延歌所在的地方还真有点远,竖跨半个中国。还说他现在单身,之前谈过一个妹子已经分了。
张延歌没问邵兴然分手原因,他从来不喜欢跟别人讨论情感问题,特别是分手原因,因为他自己的都说不清楚,总感觉别人也差不多,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问了不是为难人吗?感情本来就是很复杂的事,也不可能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
跟邵兴然边聊天,张延歌边刷他空间,最先去看空间相册,居然一张真人照片都没有,空间里面极其干净,基本看不到什么有用信息。
后来因为快要下班,就没再多聊。
张延歌以为这次联系上邵兴然以后,他就会吼吧吧的天天找邵兴然聊天套近乎,但他好像高看了自己的热情,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居然都没有再跟邵兴然联系。
邵兴然也没有找过他,只是偶尔在他发的说说上点赞。
也许有一方面是因为工作,在外面的世界打拼是真不容易,每天赶公交上下班,在人山人海的站台每天变身为超人烈士,下班后回到出租房瘫在沙发上都不想再动弹,连上学时迷恋的游戏都摸得少了。张延歌不是个精英,而是底层打工仔一个,累死累活也只能勉强养活他自己,在大城市里租一个环境好点的房子都要了他半条命,幻想里的风花雪月也随着年纪一去不复返,还好他神经粗,生性乐观看得开。
 
接着在时间上就迎来了过年,过年按照老家的习惯,是不远万里也要赶回家跟爹妈团聚的,况且一个男人在外面过年也真是孤单寂寞的很。
在过年前张延歌给邵兴然发了信息,问他过年是否回家。
邵兴然回:“不回家等着被老妈□□啊!”
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张延歌跟黄牛贩子斗争了几天几夜,各种刷票软件一起上,终于抢到一张年三十的火车票可以跋山涉水回家了,还是张无座位的票。
张延歌计划着回家后去邵兴然家里拜年,他突然很想看看邵兴然现在长成了什么样子,总觉得对方要是长残了可就对不起他这趟长途跋涉。
 
春运是最让人头疼的事,张延歌这等□□丝首选交通工具便是火车,一年一次的挤火车盛况即使看得再多也还是让人头皮发麻。
随身携带的行李很简单,就只有一个双肩包,里面装了一套换洗的衣物和一支牙刷,手里拎着一个装有泡面和饼干的塑料袋,为了减少跑厕所的麻烦只带了两瓶矿泉水,跟那些大包小包返乡的农名工比起来,这大大增强了他挤火车的战斗力。
张延歌极其怕麻烦,工作遇到要外出办事的时候,经常是一天只喝两次水,出门前猛喝几口一直到晚上回家再喝几口,中途再怎么口干舌燥也不愿意买水,已经养成了习惯。
不是吝啬那两块钱,实在是因为懒到一定境界了不想多走那几步路。
路边的自动贩卖机也从来没有尝试使用过,有时还会像白痴一样担心会不会把钱投进去了饮料却出不来,那笨手笨脚的样子被路人看到的话得多丢人,张延歌想了都会脸红。
过了检票口,张延歌像个豹子一样第一个冲到相应的车厢门口排队,上了车先占领自己的一块空地,接下来便是漫长的二十个小时的艰苦等待。
下了火车再浑浑噩噩转大巴,回到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张父张母早早地就把家里收拾干净光亮,做好晚饭摆好拖鞋,只等张延歌进家门。
“延歌啊,饿了吧,快洗洗手坐下吃饭。”老妈心疼的看着他长途跋涉后的疲态。
一年没见老爸老妈,张延歌也很想他们,可他实在没什么食欲,只喝了两口粥,跟爸妈随便说了几句便躲进房间。
脚踝因为长时间站立有点肿,脸上因长途旅行缺水而泛着油光,张延歌随便洗了把澡,便把自己埋进被窝里补眠。
在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还给邵兴然发了短信。
“我今天才回家,你呢?”
“我昨天回来的。”
“哦,过几天去找你玩哈。”
“行,初三后我基本都在家。”
张延歌把手机放到远一点的书桌上,带着即将见到邵兴然的那种恐惧又期待的心情慢慢睡着了。
 
 
 
 
 
第3章 第 3 章
  大年初五终于得空,张延歌一大早就收拾好自己,出门前给邵兴然发了信息,打了个即将到访的招呼,也没等到邵兴然回信息,就带着家里过年收到的几个大礼包,兴冲冲搭车出门直奔邵兴然的家。
  这么多年没去过那一块地方,道路整修过,很多建筑都变了,一栋栋两层小洋楼一个挨着一个,路边一长排楼房都长得差不多,张延歌瞪着眼睛仔细辨别那些楼房的差异。
  只记得他家就是在大路边旁边的其中一栋,具体的哪一家早已经忘记,张延歌只能缩着脖子一家一家走过去。
  毕业后一直待在南方工作,已经习惯了南方温和湿润的气候,突然回到家后很不适应,感觉老家的冬天特冷,强劲的北风呼呼吹在脸上冻得张延歌直哆嗦,他把里面卫衣的帽子拉起来扣在头上拉紧绳子。
  后来终于找到一栋两层小楼,感觉跟记忆力里邵兴然的家相似度达百分之九十,就敲了门,等了大概两分钟,张延歌听到有脚步声走近,然后是开门的声音,心跳不可抑制的加快,他居然有点紧张。
  门被打开后是邵兴然的妈妈,这么多年她都没怎么变老,张延歌一眼就认了出来。
  “阿姨,新年好,给您拜年啊。”张延歌送上一脸自认为乖巧的笑。
  “呀~张延歌啊!”邵兴然的妈妈愣了一下才认出他来,张延歌赶紧拉下帽子整理衣服和头发。
  “呵呵呵,是啊,阿姨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呢。”先拍拍马屁。
  “哈哈说笑呢你,小伙子越长越帅了,真白净。”
  张延歌走进去把手里的几个礼包递给邵母。
  “还这么客气!你来找邵兴然是吧?他个懒货还在楼上,估计刚起来。”邵母仰头扯着嗓子喊:“兴然,你老同学来了,还不下来!”
  张延歌笑呵呵地直说不急不急。
  然后楼道传来邵兴然懒洋洋的声音,“张延歌是吧!马上下来了。”
  隔了几分钟,他听到下楼的脚步声,然后看到一个穿着可爱厚棉衣家居服的男人,头发翘起,衣服上还有小熊头像。
  愣了愣,认真看邵兴然的脸,还好,没长残,还是眉清目秀皮肤白皙的样子,眼神还是那种万年不变懒洋洋的不耐烦的样子,就是头发乱了点,而且长高了很多。
  张延歌记得小时候他们差不多高,现在居然有了这么大差距,心思一晃立马开始天马行空的想象了:比我高好啊,这不更合适么!唉?我这想什么呢!
  还没意淫完就听到邵兴然慢悠悠来了句:“靠!这么早。”
  张延歌本来以为多年不见,邵兴然应该客气一点的,毕竟不是小时候了,没想到他还真不见外。
  瞥了眼邵兴然家里大厅里挂着的钟表,已经十点三十七分。
  “走,到楼上去!”邵兴然打量了他一眼,招呼他上楼。
  邵兴然的房间开着暖气,一进去整个人就放松了。
  “穿这么少不冷?你怎么还是这么瘦不拉几的。”邵兴然边说边找了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张延歌,还顺便整了整他自己的头发。邵兴然的头发很黑,发质很硬,是张延歌羡慕的那一种,不像他自己的,软塌塌的棕黄色,总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错觉。

  “在南方没备什么厚衣服,哪知道老家这么冷,不过也待不了几天就是。”张延歌接过水捂在手里,不用想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怂,大清早爬起来搭车赶过来,还在寒风里走了十几分钟。
  “什么时候返程?”邵兴然坐在电脑桌子前随口问。
  张延歌瞥了眼他的电脑屏幕,是个数据分析之类的表格。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