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冬暖时 作者:梨花糖

时间:2022-11-21 20:44标签: HE 虐恋 覆水难收
文案 HE,虐恋,覆水难收 寒冬过后不见君 bl生子/钝刀磨受/抑郁梗/追妻火葬场梗/一个粗神经蠢攻第一次养猫养得乱七八糟的故事 第1章 结束了长达七个小时的胃部肿瘤切除手术,唐修跟后辈郭可j_iao待了后续处理细节,拍拍他的肩膀就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虽然剩下
文案
  HE,虐恋,覆水难收
  寒冬过后不见君
  bl生子/钝刀磨受/抑郁梗/追妻火葬场梗/一个粗神经蠢攻第一次养猫养得乱七八糟的故事
 
 
第1章 
  结束了长达七个小时的胃部肿瘤切除手术,唐修跟后辈郭可j_iao待了后续处理细节,拍拍他的肩膀就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虽然剩下来的只有刀口缝合和包扎这些很简单的工作,但看唐修要走,郭可还是吓得手抖:“前辈你你你你能看着我做吗?”
  “不能,不想看,你可以自己完成。”唐修毫不留情地摆摆手,在小护士陶敏的陪伴下头也不回地离开手术室。
  一边走一边给陶敏讲手术记录的重点,唐修觉得口干舌燥的同时,胃里也翻涌得越来越厉害,胸口恶心烦闷得紧,忍不住扶着走廊上的栏杆停了下来。
  “唐医生?”陶敏愣愣地看着他。
  “差不多就这些了。”唐修说话有些气短,没被口罩遮住的半张脸看起来十分苍白。
  “哦,好的。”
  陶敏看他低垂着眼睫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刚想问他怎么了,结果这人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小敏,最近的洗手间怎么走啊?”
  “额……”
  有些人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手术台上思维冷静果断,Cào作j.īng_细娴熟,背地里却是个同一条路走八百遍也走不熟,去家附近的超市买瓶水都要开导航的极品路痴。
  陶敏有些无语地指到:“前面第一个路口左拐,有指示牌的。”
  “这样啊,谢谢小姐姐。”唐修冲陶敏弯了弯眼眸,笑得很是撩人——他长了一双凤眼,眼尾微微上扬,本该是凌厉骇人的眼睛,偏偏浓密纤长的睫毛又垂坠下来,弧度温和又柔软,反而平易近人得紧。
  陶敏不是第一天跟他相处,心跳却还是漏了一拍,就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摇摇晃晃地走掉了。
  —
  唐修还是迷路了,左拐之后死活找不到洗手间。
  可是他真的很想吐,快忍不住了。
  他按着胸口努力吞咽着,却还是觉得早上喝下去的粥在食道里疯狂逆流,那种压制不住的无力感让他有些绝望。
  太丢人了,作为医生如果吐在走廊上的话,太丢人了。
  他脑子里正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双强有力的手臂,几乎是用一种电光火石的速度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他人已经趴在了马桶旁边,终于可以撕心裂肺地大吐特吐。
  吐完了胃里的东西他还是恶心难受,还是拼命干呕,那人却拿纸捂住他的嘴,将他从地上抱起来:“好了,没东西吐就别吐了。”
  听到这个声音,唐修第一反应就是踹爆他的蛋蛋,但是很可惜,现在他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任人摆布,被他提到洗手台前,乖乖地漱口洗脸。
  洗漱完毕之后,那人还想抱他,恢复了些力气的唐修果断掸开了他的爪子。
  “别碰我。”唐修咬紧牙关说着,闭了闭眼扶着墙准备自己走。
  姜默无言地收回自己的手,看着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唐修的脸颊滑落到他的下巴,再到玲珑别致的锁骨,勾勒出他脖颈上每一条优美的弧度,他忍不住吞了吞自己的口水,尽量平静地道:“你也走不稳,还是我抱着你吧,一会摔着了就不好了。”
  唐修烦躁地推开他:“滚。”
  姜默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抬手虚扶着他,生怕他一个头晕眼花会摔个倒栽葱。
  唐修的确是头晕眼花,他认出了这是自己的独立休息室,咬紧牙关硬是走得脊背硬挺两脚生风,然后恶狠狠地把自己摔到了长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
  姜默在沙发边蹲下来,看着他仍旧按着胸口不停吞咽,仍旧是难受想吐的样子,心疼地握住他冰凉的手,替他捋了捋汗s-hi的刘海:“是胃疼吗?”
  唐修想甩开他,甩不动,气得睁开眼睛想用眼神杀死他,却看到姜默眼巴巴地等他回复的样子,顿时骂也骂不动,眼神也凌厉不起来了。
  姜默捕捉到他松动的表情,立马把他的手握得紧了一点:“胃疼吗?嗯?”
  “不疼,就是恶心。”唐修有些气弱地道。
  其实他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最近胃口一直不好,吃东西总是吐,偏偏还值了不少夜班做了好几台大手术,真的是有些顶不住了。
  “只是恶心吗?”姜默皱了皱眉,“真的不疼?你每次疼都不说实话。”
  听到这句话,唐修火气就上来了,他提起一口气,哑着嗓子骂道:“说实话,你凭什么要求我跟你说实话,你跟我说过几句实话?能瞒我的不能瞒我的,你全他吗都瞒着我,你现在哪来的脸让我给你说实话?!”
  姜默没想到他还有力气这么凶地骂人,一时间有些懵逼,楞楞地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
  “看看看,看***?你就算盯着我看出眼泪花儿来,以后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句实话,”唐修咬牙挣开姜默的的手,翻身转过去背对着姜默,恶狠狠地威胁道,“我以后就算怀了你的孩子,也要告诉你是别人的。”
  “……”姜默思考了一下他这句威胁,然后冷静地分析道,“可是你现在已经说了,以后你跟我这么说我就不会相信你了。”
  唐修气得后脑勺都抖了一下,懒得理他。
  姜默盯着他裹着白大褂都j.īng_致优美的腰线看了一会儿,又比了比沙发的宽度,三下五除二地脱掉了自己的鞋,蹭到沙发上搂住了他的腰。
  唐修吓了一跳:“你干什么,放开我!”
  “我来摸摸看你是不是真的怀了我的孩子。”姜默说着,坏心眼地挠了一下唐修的腰。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