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死亡濒临 作者:籽非鱼(上)

时间:2022-11-21 20:41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校园 青梅竹马
简介: ??? 阅读:1万人在读 ?? 来源:玫瑰文学网 ??? 标签:双男主,无CP ?? 主角:[冼蔚, 顾羲一] ? ?? 简介:南江市新成立第一天的办案队就发生命案,命案关键人物顾羲一是个浑水摸鱼顺带调戏办案队长的一把好手,一开始,冼蔚使尽手段要将顾羲一关进牢里
 简介:
  ???   阅读:1万人在读
  ??   来源:玫瑰文学网
  ???   标签:双男主,无CP
  ??   主角:["冼蔚", "顾羲一"]
  ?
  ??   简介:南江市新成立第一天的办案队就发生命案,命案关键人物顾羲一是个浑水摸鱼顺带调戏办案队长的一把好手,一开始,冼蔚使尽手段要将顾羲一关进牢里,因为他觉得顾羲一这人的存在就是为祸社会,后来万万没想到这人只为祸了自己……
  未知死,焉知生,如果死者不能沉冤昭雪,那生者又该如何自处?
  三年前,一群高校少女集体失踪,案情引起了多方关注,警方找遍全市未能发现踪迹,这群少女是死是活?
  家属为何会收到血淋淋的包裹,早已死亡的人为何又在午夜打来电话?
  有些人会一念成魔,而有些人只会杀身成仁,这世上有万般种死因,但真相往往只有一个,揭露其罪恶才是永恒守则。
 
 
第一章 :密室杀人案
  人的生命越是卑微,就越是爱惜;生命是每时每刻的一种复仇,一种抗议。
  元旦夜,南江市潇湘公寓上午10:15时许。
  乐理含着一根木奉木奉糖,站在书房门口闻着门满鼻子的血腥味:“死的也真是时候,办案队才成立第一天就发生命案,不祥。”
  “你才不祥,能说点吉利话吗?”
  说话的是一个面容秀丽的女人,穿着一身x_ing感黑色连体紧身毛衣裙,在这个冬季火辣的像是在过夏季,她此刻烈焰红唇的四处张望着,似乎是在翘首以盼着谁。
  乐理鄙夷道:“看来你是很喜欢这个新成立的办案队啊!”
  “我就喜欢怎么了?”林曼曼斜睨了他一眼:“乐理,我不管你有多不满意,在冼队来后你最好闭嘴。”
  乐理不以为然:“你是说机关上刚派下来,那个和稀泥的冼蔚吗?”
  林曼曼随即瞪着他:“那可是咱办案队的队长,你客气点!”
  “你不就是看上了他那张死鱼脸了吗?”乐理不屑的叉腰:“机关上养尊处优下来的能有什么本事!等着吧,什么办案队队长,咱这队早晚得撤除。”
  林曼曼无语:“你能不酸吗?”
  “我有什么可酸的。”乐理脸色越发难看:“尸体应该马上送殡仪馆进行验尸,他却让我们先放着,他是法医吗?难不成还要等他来,用他那机关大楼的理论思想来破案吗?”
  林曼曼:“机关上下来的怎么就不能办案了?你别警种歧视好吗?”
  乐理正要再说点什么,林曼曼突然就眼前一亮,连忙理了理头发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嗨,冼队……”长还没说出口。
  冼蔚仿佛没看到她一般的直接大步往前走,一身警服穿得如同高定西装一样包裹着修长的身材。
  他这身西装革履的冬常服,明显是开完会就直接过来了。
  那整张脸白皙胜雪,透着冬月里的寒风冷冽,整个一冷若冰霜,开口第一句话是:“案发第一现场在哪里?”
  林曼曼连忙收回自己还在打招呼的手:“里面。”
  乐理咬着糖看着这人从面前走过,白了一眼。
  心想:还是跟个高傲的孔雀一样目中无人。
  冼蔚刚走进书房,就闻到了一股令人呕吐的血腥味,死者趴在电脑屏幕前,眼睛瞳孔放大的睁着那早已无神的双眼。
  冼蔚蹲下与之平视,只见着死者面部表情带着些许狰狞,电脑桌面全是鲜血,左手放在键盘上,右手握着拳垂在脚边。
  头部的眉心处一道枪伤,子弹进入头盖骨后,形成单向s_h_è入的伤口,伤口处流出了大量鲜血以及白色的脑浆,这也是全身上下唯一伤口。
  冼蔚观测着,从中枪的角度来看,凶手应该是拿着枪站在死者身后右侧s_h_è击的,当时死者正在电脑前坐着,因为听到了身后动静转头那一刻便被一枪毙命。
  他问:“死者身份信息。”
  林曼曼赶紧将死者信息递给他的同时又口述了一遍:“死者男,名叫江离,36岁,中锋集团的一名程序员,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凌晨三点左右,一年前因为女儿要在南江中学读书所以租下了潇湘公寓这栋堪称富豪区的房子,其死因是头部中弹,案发时室内开着空调温度26度,屋内物品摆放整齐没有打斗痕迹,死者是一枪毙命的,据我们猜测,凶手开枪时应该就站在书房门口。”
  冼蔚沉着一张冷峻的侧颜在光线中问:“还有一具尸体呢?”
  林曼曼工作积极的立马带路:“在卧室。”
  没有动过的卧室现场,女人穿着红色的丝绒睡衣仰躺在了床上,鲜血染红了大半个枕头,乌黑的头发覆盖在苍白的面容上,其脚上还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腿弯处还挂着一双r_ou_色丝袜,整个人呈扭曲的姿态。
  更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女人的右手上还松垮的握着一支手枪,左手却拿着一只打开的口红。
  冼蔚带着手套走过去将女人的头发拨开,随即露出了一张令人惊恐的面容来,尸体左侧太yá-ngx_u_e处有一道枪伤直穿右侧眉骨,子弹从眉骨处沾着血,嵌到了上方白墙里去了。
  而她的这张脸,竟然是被生生划烂的,额头和两边脸颊都血r_ou_模糊,脸上唯一完好的地方是涂着口红的嘴巴。
  林曼曼饶是有过几年刑侦经历的,在看着这女人的脸后也觉得渗人,死者满脸鲜血,一双眼睛睁的快要爆出来,张着的鲜红大口涂抹了一圈鲜艳口红,映衬的这张面目全非的脸更加诡异。
  这个死去的女人此刻躺在这里的形态十分冲突,画的凌乱的口红,没有穿上的丝袜,身上的金丝绒睡衣,以及脚上的红色高跟鞋都充斥着不寻常,没有哪个女人会半夜在家里穿着睡衣穿高跟鞋涂口红的。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