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失了个忆,冠军前任成影帝 作者:湛烟(下)

时间:2022-11-20 21:50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励志人生 破镜重圆
第77章 Verse.我们故事 岑肆知道自己爸爸和江识野舅舅有一腿, 是在匈牙利集训的时候。 距离巴黎奥运会开幕只有不到四十天。 他爸和他哥都过来了,刚好欧洲有项目,也顺便给他打气。 他俩都不知道, 这会儿的岑肆每晚还会悄悄咪咪给江识野发短信。 为了防止抓
第77章 Verse.我们故事
  岑肆知道自己爸爸和江识野舅舅有一腿, 是在匈牙利集训的时候。
  距离巴黎奥运会开幕只有不到四十天。
  他爸和他哥都过来了,刚好欧洲有项目,也顺便给他打气。
  他俩都不知道, 这会儿的岑肆每晚还会悄悄咪咪给江识野发短信。
  为了防止抓住把柄,他们用的“阅后即焚”app,聊天记录都没有。
  也聊不了多少,岑肆那段时间状态不太好,头老是痛。
  其实备战世锦赛期间他就有点喜欢发晕, 只是现在愈发严重。
  备战巴黎奥运会期间, 他训练得更加没有人x_ing。
  因为他必须要夺冠。
  傲气、赌注、梦想、爱情,他把太多东西寄托在这上面了。赢了就是世界第一, 得意洋洋做冠军, 赢了就公开出柜, 光明正大和江识野在一起。
  那可是奥运会。
  他很疯, 对自己很狠, 教练都心疼地让他缓会儿他都没管。
  所以也只把头痛看做训练的疲惫和压力大,全心全意只关注一件事,有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也没在意。
  那晚他爸和他哥申请探望的批准通过, 来训练馆找他。
  是晚上九点, 岑肆自己给自己安排的加练时间。
  训练馆只有他。
  他才练完体能, 很累, 怕待会儿被岑扬和岑放围着脱不开身, 怕回宿舍立马就睡着了, 所以想提前给江识野说句话。
  坐在椅子上拍了张自拍。
  但他好像真的太累了, 手有些控制不住地发抖, 竟然没拿稳。
  啪嗒。
  手机掉在了地上。
  岑肆有些烦躁,蹲下身去捞。
  眼前突然一黑。
  再睁开眼时, 发现他爸和他哥都在。
  他还躺在地板上,身上盖了件岑扬的外套。
  岑肆坐起身来,有些懵地嘀咕:“你们来了啊,我刚好像睡着了。”
  “你太累了,睡得好沉,我们进来都不忍心叫你。”岑扬给他递了杯水,“四仔,别这么训练,会起反效果的。
  “嗯,我自己有数。”岑肆说,张望了一番,“我手机呢。”
  “在我这里。”岑放语气严肃,“你困得手机屏幕都没关就睡了。”
  “哦,那你把手机还给我。”
  “分了。”岑放突然开口。
  岑肆这才想起来他最后点开的是和江识野的聊天窗口,他还有一张不知道是不是发出去的自拍。
  岑肆脸垮下来,斩钉截铁:“不可能。”
  “我告诉你,你和他才是不可能。”
  “为什么?”岑肆瞪着他,怒火直接喷发出来。
  他这会儿脾气极差,不懂自己怎么这么疲惫,连睡眠都控制不住了,也不懂怎么睡了一觉还是没什么j.īng_神。
  比赛到了节骨眼儿,他马上就要熬出头了,岑放竟又来拦他,他吼他:“岑放,你他吗别管我,我不会听你的话,都什么年代了,你能不能不要干预我的人生——”
  “什么年代?“岑放轻哼一声,“岑肆,我和你男朋友的舅舅谈过恋爱。”
  岑肆微张的嘴唇停住。
  “什么?”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江识野的……舅舅?
  他那个唯一的亲人?
  那个哑巴?
  世界这么小的?
  岑扬也懵了。
  “你那男朋友叫什么来着,小野是吗,我和他舅舅谈过恋爱,你知道他有舅舅吧。”
  岑肆脑仁炸开地疼,还是没转过弯来,直接先蹦出一句:“所以?”
  岑放叹了口气,没接所以,像是突然坠入了回忆的深渊,沉默半晌说:“……我对不起他。”
  岑肆嗤笑一声:“你对不起的人又不止他一个,我妈才是最无辜——”
  “四仔。”岑扬沉声打断,不让岑肆又说些过于扎心的话,他望着岑放,“爸,你干脆说清楚吧。”
  岑放再次叹了口气。
  开始叙述。
  他是出国留学时意识到了自己的x_ing取向的,回来在岑兰的音乐剧招募现场对易斌一见钟情。
  他一眼就能看出对方和自己是一样的,主动提出教英语。
  很快就在一起了,热恋、英语、排剧。他不会告诉自己的父母——岑肆的爷爷n_ain_ai,他们思想保守,也讲究门当户对,关键是,他们早已有了人选。
  和房地产大亨陈家的千金联姻,开拓岑家的商业版图,是他们早就安排好了的。
  婚约下来后,岑放就带着易斌跑了。
  他那会儿很冲动很纨绔,带了好几张卡。
  在枫城租了个房。
  他完全忘了刷卡记录这回事儿,“安家”的结果就是父母立马追来了,发现了。
  岑老爷子气得不行,回来一顿毒打,又是关禁闭。
  岑放喜欢男人的事儿不能声张,首要任务是安抚好易斌。岑老爷子甚至给易斌把枫城那套房子买了下来,说要给他钱。
  易斌当然没要。
  反正那会儿岑放和易斌都没妥协,挣扎了一段时间。
  但岑放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只能在现实面前屈服。
  岑家遇到了点儿资金难题,股价一直在跌,虽然金融报刊还说一切繁荣,只有岑老爷子自己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们会走向颓败。
  和陈氏联姻可以阻止这一切。所以他刚到适婚年龄,就被催着娶人。
  “我确实是懦弱,也真的贱,我不敢违抗父亲,也害怕变穷。”岑放说,表情难掩痛苦,“我只能和他分手,但还是控制不住想去看他排练音乐剧,我那天给他递了杯工作人员送过来的水,但没想到那杯水他喝下后,嗓子就坏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