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不做朋友 作者:墨白琅(下)

时间:2022-11-19 22:45标签: 娱乐圈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年下
第62章 现在这种状况, 再逃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暗叹一声,白木汐放弃了逃走的念头,慢慢走到沈柊面前。 不是说节目组要和导师商量后续的综艺录制安排吗, 这么快就结束了? 语气很普通,以寒暄作为开场白, 而沈柊看向她, 摇一摇头:我没去。让经纪人替我了。
第62章 
  现在这种状况, 再逃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暗叹一声,白木汐放弃了逃走的念头,慢慢走到沈柊面前。
  “不是说节目组要和导师商量后续的综艺录制安排吗, 这么快就结束了?”
  语气很普通,以寒暄作为开场白, 而沈柊看向她, 摇一摇头:“我没去。让经纪人替我了。”
  “……”
  所以之前是直接到这里来守株待兔了吗, 白木汐垂下眼帘, 为沈柊又一次放下工作来寻她而感到一丝不自在, 又很快被她挥去。
  ……说到底,为什么沈柊还要追过来呢, 白木汐觉得自己今天表现的还不错来着, 以后的录制她们也都像这样子就可以, 足够在摄像头前蒙混过关——明明是这样的。
  “算了吧, 沈柊。”
  先开口的人是白木汐,先发制人一样的, 向沈柊轻缓地眨了眨眼。
  “虽然最开始一定会有不习惯的地方,但我们都已经经历过一次了,第二次再怎么样也会比第一次习惯的更快。”
  “我去找新地方搬走,合作关系也像我之前没说完的那样、在这档节目录制完之后就慢慢解开。我爸妈那边……你愿意的话, 就还和以前一样就好, 躲得太明显了可能会被念叨, 逢年过节的时候, 我们如果碰上了就打个招呼, 也没什么。”
  “我是认真的, 沈柊。我没在赌气, 没在说反话, 更没在搞什么欲擒故纵的戏码。我只是觉得……太久了。”
  喜欢上沈柊的时间也好,藕断丝连彼此纠缠的关系也好,过往的几年里一直被名为“过去”的荆棘束缚住脚步而举步维艰,因为害怕牵动伤口带来的痛苦而选择等待,总觉得好像只要再等一等就能等到光明的美好的未来——
  白木汐寂寂地笑了笑:“真的太久了,沈柊。”
  整段话里沈柊都很安静地听着,没有打断她。白木汐知道沈柊一直都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像这样好好说清楚的话效果总会比不由分说地强硬断开来得好,只是像这样子剖白自己其实是件有点难堪的事情,白木汐一直以来都在尽可能地避免去做。
  一别两宽区区四个字,她们做起来未免太难。
  没有反驳,沈柊又陷入沉默。她遇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就总是这样,沉默着垂下眼,唇线绷的很紧,眨眼间轻颤的眼睫都带着些无措的茫然。
  白木汐也没打算逼她说出什么来,打算就这样结束对话。沈柊却身形一动,又挡在她身前。
  “……也算不上是什么解释,但我还是想说出来。”
  沈柊的声音有些哑,低低地说。
  “我过去……在恋爱这方面,确实是一窍不通。我没有经历过,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情才算是爱情,也不觉得这是我人生中必需的东西……”
  “我之前对你说的那些话……大概的确是有想要把这当做筹码来换得你留在我身边的意图吧。”
  将这席话说出口时显出些掩在平静外表下的动摇,沈柊抬眼看向白木汐,眸光细碎地动了动。
  “……因为我觉得你对我来说,是必需的。”
  所以无论如何都想要留住她,拿什么去换都没关系。关系的改变是未知的可怕,但相比较之下、失去白木汐要更加可怕。事到如今,也顾不上许多,只是想要求一个机会……幼稚又不由分说的,沈柊式的想法。
  理解了沈柊话里的未尽之意,白木汐和她对视一瞬又很快移开,她不知道该对这番话做出怎么样的反应,刚刚无措地垂下眼去,就突然被沈柊捉住手腕。
  “但不仅仅是这样、”腕上感受到发着烫的温度,白木汐被迫看向沈柊,对上那双泫然惶惶的眼睛,沈柊秀气的眉头紧蹙着,眼里像是又不受控地慢慢蓄起水汽一样蒙着雾气,不得要领地说,“我对你……”
  察觉到一些危险x_ing,白木汐这时才迟迟地意识到她们两人是站在她的休息室门口,还处在公共场所里。虽然周遭暂时没有人路过,但还是让她警铃大作。所以她出言打断了沈柊的话,说不出是出于对场所的考量还是对她接下来可能听到的话的隐隐抵抗,总之白木汐别过头去,指一指休息室的门。
  “……先进去再说吧。”
  *
  结果还是回到休息室了。
  好吧,如果不是和沈柊两个人一起就好了。白木汐想,那她现在应该就能抄起自己的包和外套立刻离开这地方,而不是和沈柊独处一室,感觉后颈都发僵。
  ……就算她勉强分出心神去想这样的事,但眼前显然已经不是她移开视线就能当做注意不到的事态了。
  一整天都在尽可能地避免和沈柊独处,结果到最后还是避不开,被逼到身前了,白木汐想。或许刚才不该提出进来再说这样的提议,但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掉头就走对她来说未免太过困难,她的意思是、沈柊的状态明显并不安定。
  心情有点矛盾。一方面觉得沈柊这样子很难不让人担心,一方面又忐忑沈柊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说真的,她很害怕。
  是的,白木汐很怕,害怕沈柊又或是害怕怯懦的自己。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在就不应该这样沉默着,像是等着什么一样,在好不容易平安无事地录制结束后也不应该冒险回到休息室,而是该直接离开。为什么呢,漏洞百出地导致了现在的状况,白木汐却平静下来。
  “……你刚才是想说什么?”
  她如是开口问道,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沈柊周身一凛,慢慢向她看来。
  “我想说、首先……”沈柊轻声说,“……我不止把你当做是朋友。”
  并非预料外的话语,白木汐不置可否地垂下眼帘,这种事她自己也察觉到了,心里有个冷静的声音在说,就像哈鲁,沈柊养了这么些年,它当然也不止是条狗而已,这都是一样的事情。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