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假装失忆后情敌说我是他的男朋友 作者:伊依以翼

时间:2022-09-21 20:17标签: 校园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文案: 双A,ABO设定,私设有。 缺爱疯批笑里藏刀攻每天都在努力把攻扳回正途的受。 - 都说青ch.un烦恼多。 但身为Alpha的凌云帆,在上学期间,唯一的烦恼就是同为Alpha的纪沧海。 凌云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为什么几乎所有跟自己表明过心意或好感的人,没
 文案:
  双A,ABO设定,私设有。
  缺爱疯批笑里藏刀攻×每天都在努力把攻扳回正途的受。
  -
  都说青ch.un烦恼多。
  但身为Alpha的凌云帆,在上学期间,唯一的烦恼就是同为Alpha的纪沧海。
  凌云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为什么几乎所有跟自己表明过心意或好感的人,没过几天都会亲昵地去贴纪沧海。
  咋的,骄傲的青ch.un能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他凌云帆的青ch.un能轻轻敲醒爱慕纪沧海的心灵?
  后来两人步入社会,分道扬镳。
  凌云帆被兄弟坑骗,欠了一屁股的钱。
  就在他狼狈躲债的时候遇见了纪沧海。
  凌云帆为了面子,在曾经的死对头面前假装失忆。
  凌云帆:“我记不清以前的事了,你是谁啊?”
  纪沧海:“我是你的男朋友。”
  凌云帆:“???????????????”
 
 
序章
  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那是凌云帆从二楼跳下去时,脑海中涌现的唯一念头。
  老旧的自建屋一楼yá-ng台外搭着违建的铁皮遮雨棚,凌云帆一直很嫌弃这个铁皮,总觉得生锈破烂,担心有r.ì会掉落砸到人,谁知如今,这铁皮竟帮了他大忙,缓了下坠冲力让他不至于摔倒在地时爬都爬不起来。
  凌云帆整个人重重砸在铁皮遮yá-ng棚上,又侧身滚落在坚硬的水泥地,登时疼得眼冒金星。
  漆黑y-in暗的小巷久久回d_àng着铁皮雨棚被砸的巨响,而后二楼yá-ng台有人探出头来,指着摔在楼下的凌云帆大喊:“快!都给我下去!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凌云帆顾不上膝盖手肘的疼痛,强撑着自己爬起来,踉跄扶着墙往小巷外走。
  已经是凌晨三点,从巷口看外面的车道大街空无一人,只有被飞蛾包围的路灯孤零零地洒落黄光。
  虽然凌云帆已用尽全力逃,但身后骂骂咧咧的追赶声还是越来越近。
  人在绝境之下,总是能爆发出一些潜能。
  凌云帆咬牙,膝盖微弯,竟拖着浑身骨头都在疼的躯体跑了起来。
  他就这样冲出了小巷。
  谁知下一秒,震耳的喇叭声和尖锐的刹车声齐齐响起,探照的车灯晃得人睁不开眼。
  小车车速不快,刹车已十分及时,但还是碰到了凌云帆。
  凌云帆再次摔倒,后脑勺磕地。
  瞧瞧,他就说,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他妈会塞牙。
  凌云帆没有立刻晕过去,他躺在冰冷硌人的马路上,只觉得天旋地转、眼界模糊,他的内心先是咒骂,而后开始庆幸。
  虽然被车撞,但至少不会被抓了。
  如果车主有良心,还会把他送到医院并垫付医药费。
  凌云帆稀里糊涂想着这些事,感觉有人蹲在自己身边。
  凌云帆心想:他一定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撞倒了自己再晕。
  毕竟车祸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凌云帆费劲地转头看去,他的姿势是侧躺,所以一开始映入眼帘的是满是碎石的柏油马路,而后是r-ǔ白发黄的路灯和眩晕的光圈,再之后是缀着点点繁星的夜空。
  最后那人漆黑如曜石的双眸映入眼帘。
  在看到那人的瞬间,凌云帆内心发出一声惨嚎。
  如果自己有罪,法律会制裁自己,而不是让他在人生低谷,在最狼狈不堪的时候,与纪沧海重逢。
 
 
第1章 格格不入的两人
  凌云帆的人生,在十八年前一直顺风顺水。
  他小时候家境殷实,不曾愁过吃穿用,十四岁那年确认第二x_ing为alpha后,逐渐成了校园里的风云人物。
  一个长相帅气,x_ing格开朗又待人友善的alpha,在青ch.un萌动的年纪,真的很容易成为绝大多数人憧憬心动的对象。
  若说那时候的凌云帆有什么烦恼,那就只有同年级同样身为alpha的纪沧海。
  纪沧海和凌云帆,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凌云帆为人热忱yá-ng光。
  纪沧海为人冷漠沉稳。
  凌云帆兄弟成群,课后lū 串打球讨论游戏。
  纪沧海形单影只,课后读书沉思安安静静。
  凌云帆一口气能旋两碗米饭,名曰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纪沧海一口面包要嚼两分钟,名曰吃饭应细嚼,身体无担忧。
  任谁看,这两人都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
  可他俩却是全学校人人皆知的死对头。
  其实这事,凌云帆一直觉得莫名其妙,他自认为从未招惹过纪沧海。
  但纪沧海却一直来招惹他。
  大考小考跟他争第一,奥数比赛抢他资格,运动会夺他名次。
  有段时间凌云帆申请了晚自习,谁知没两天,纪沧海也来上晚自习了,而且每次都要在教室里比他多看十分钟的书才离开。
  真就把卷死你贯彻到底。
  这些其实也没什么,凌云帆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纪沧海在成绩上压他一头,那是纪沧海自己刻苦努力的结果,他衷心佩服。
  但是有一件事,凌云帆着实受不了。
  几乎所有跟自己表明过心意或好感的人,没过几天都会亲昵地去贴纪沧海。
  咋的,骄傲的青ch.un能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他凌云帆的青ch.un能轻轻敲醒爱慕纪沧海的心灵?
  凌云帆虽然对这事感到膈应,但除了远离那些人和纪沧海,也没多说什么或者做什么。
  是游戏不好玩?还是习题不够刷?肤浅的爱情怎么能禁锢一颗既热爱自由又热爱学习的心踏马的老子不想再做纪沧海爱情的登记处了啊这天天啥玩意儿啊!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