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小可怜离开后总裁后悔了 作者:自闭症儿童(下)

时间:2022-09-21 20:12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校园 青梅竹马
第92章 他为你挡了灾,全都是不该他受的罪 邱枫何头也不回的走了,司锦寒瘫坐在客厅的地上,眸中的最后一丝光亮也随之破灭,脑海里全是刚才邱枫何的话。 小哑巴为了你,身上的血差点被抽干,又割了一颗肾。 托你司锦寒的福,让他这辈子永远停留在22岁,生前
第92章 他为你挡了灾,全都是不该他受的罪
  邱枫何头也不回的走了,司锦寒瘫坐在客厅的地上,眸中的最后一丝光亮也随之破灭,脑海里全是刚才邱枫何的话。
  ——小哑巴为了你,身上的血差点被抽干,又割了一颗肾。
  ——托你司锦寒的福,让他这辈子永远停留在22岁,生前的记忆只有痛苦。
  “怎么会……”
  他抬手捂住眼睛,泪水顺着指缝渗出来,染s-hi了刚刚包扎上的纱布。
  “为什么我会不知道,为什么啊……”
  他的身体里,流着时南的血,他用着的是时南的肾脏……
  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后来对时南做的一切,该让时南有多失望。
  周朴处理完救援队那边的事就紧忙来了别墅,打开门后看到的就是司锦寒颓废坐在角落里的一幕。
  “司总,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得往前走。”
  这样的司锦寒比当初老爷子死的时候还要绝望。
  大火烧了几个小时,会所倒塌,没有找到尸体,但是也排除了所有活着的可能,救援队说骨头很有可能已经被砸下来的建筑物砸碎,与那些石灰混在一起。
  时南比老爷子走的更彻底,连一捧灰都没给司锦寒留下。
  司锦寒低着头,沉声道:“我要见安洛,现在就让他过来!”
  他迫切的希望能有人推翻刚刚邱枫何说的那些话,能告诉他那一切都是假的!
  否则他这么久以来的“报复”算什么?!
  他缓缓抬起头,露出那一双赤红的眼睛:“给我把风亦肖找出来!不惜任何代价!我要让他给时南陪葬!”
  周朴点点头:“是。”
  周朴离开后,司锦寒缓缓走上楼,来到了顶楼的房间。
  一推开门就能感受到一股冷清,似乎在无声的提醒他,时南再也回不来了。
  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围着密密麻麻防护网的窗子,yá-ng光被栏杆分割成几份,能照进来的少之又少,这一星半点的温暖根本驱散不了房间里的y-in冷。
  无数个摄像头像是一双双不会休息的眼睛。
  仅一眼就会让人觉得身处笼子,压抑到喘不过来气。
  他躺在他们共同躺过的那张床上,缓缓伸手抚上自己的腰腹,掌心是下一道长长的刀疤。
  时南的身上似乎这里也有,他当时只是C_àoC_ào的扫了一眼,并没有细看,那时候时南的身上遍布着磕碰过后的大片青紫痕迹,这么一条小小的刀疤在那些痕迹中显得不起眼,他习惯x_ing的将这一切忽视……
  小哑巴不会说话,他又从来没想过为了时南去学习手语,“沟通”这两个字成了横在他们之间最大的鸿沟,只要他愿意有耐心,他可以轻易的将鸿沟填平,可他却永远站在自己的那一面,对那鸿沟袖手旁观,等着时南自己克服一切朝他走过来……
  纸笔曾是他们之间唯一的沟通方式,是时南唯一向他表达的途径,可后来,他将这最后一条沟通的路撕毁,让时南彻底闭上了“嘴”,只能听他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的诋毁,连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
  楼下汽车的声音响起,司锦寒无奈的起身,看了一眼腕表,不知不觉的,他在这里躺了一下午……
  他走下楼,正好看到了进到屋子里的安洛。
  安洛风尘仆仆,黑色外套上还挂了些血,显然为了来见他,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他看到司锦寒,习惯x_ing的露出一抹笑:“实在抱歉,我之前在易城边界,回来需要时间。”
  司锦寒对这个习惯x_ing挂着假面具的安洛永远都是抱着不冷不热的态度,他走下楼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点燃一支烟,说道:“当年那神算子说的“冲喜”,究竟指的是什么?”
  安洛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刹,仅仅几秒钟的晃神就恢复如常,他走到司锦寒对面,坐在沙发上,幽幽开口道:“大少爷好像都知道了,那又何必再开口来问呢?”
  脸上的假笑缓缓消失,那温和的模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司锦寒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几个字。
  “我想听你说!”
  如果真的如邱枫何所说,真的如他所想,那要他如何仅凭着那三言两语接受?!
  安洛低头用指腹轻抚手腕上的表盘,缓缓说道:“司家能在易城站稳脚跟,靠的不仅仅是从政多年的背景和百年经商的家底,更是历代家主心狠手辣,大少爷从小就优秀,颇有老爷子少时的风范,您是他子孙中最满意的一个,只要能让您平安长大,以后的司家必然会更上一层楼,所以,只要能保护你,什么丧尽天良的事,老爷子都会在所不辞!”
  “您自己可能记不清,但是您幼时一直都是病病殃殃的,三步一喘,五步一咳,大难没有,小病不断,几乎是整r.ì住在医院里,一次手术出了意外,大出血,幸亏医院里有熊猫血这才保住一命,老爷子吓坏了,连忙找来先生来看,先生看了你的生辰八字,说你活不到30,他说了个生辰八字,说找到这个生辰八字的孩子,可以让他为你替了所有的劫难,说您29岁,有一大难,那孩子用自己,可保你平安。”
  他缓缓抬头,看向司锦寒,幽幽开口:“这个孩子,就是时南。”
  司锦寒薄唇微抿,面色苍白。
  “老爷子威逼利诱,时家不从,最后时家夫妇以死相逼也没能挡住,老爷子依旧带走了时南。”
  “我以前对这些东西是不信的,但是自那以后,我对鬼神之说有了敬畏之心,您的体质在以r_ou_眼可见的速度好起来,甚至可以习武,以前补药一股脑的往你身上砸都没用,可小时南来了之后,你就连感冒都少之又少。”
  “可同样的,时南一个天之骄子,来了之后失了声,几次小感冒都险些要了他的命,再加上你的折磨,他活下来都变得那么艰难,几次体检又发现时南身体的所有器官都可以更换给你,老爷子开心的不了,称时南是个宝,不能让时南离开司家,不能让时南受到一点伤害,要让时南,随时为你“待命”而活着。”
------分隔线----------------------------
推荐内容